女子监狱风云全部章节 第305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的小说
    第3059章

    没想到啊,甘嘉瑜居然加了我的微信和我说这些。

    虽然现在明知道她在哪,但我们真的拿她没办法。

    不过我奇怪的就是她为什么先通知我们,她已经知道我们在哪里了呢

    大马也不小,真要找起来也不容易,可是话不是那么绝对,找我们并没有那么的难。

    我看着贺兰婷,说道“甘嘉瑜发现了我们的行踪了。”

    贺兰婷说道“不奇怪。”

    我说道“那目前看来还是挺安全,可就不知道以后怎么样了。”

    贺兰婷说道“我们还有黑明珠的人。”

    黑明珠的人固然厉害,但是现在是在外面海外,地盘到底属于谁,天知道。

    甘嘉瑜不可能不知道我们这边有那么厉害的二十来个人跟着,她要是真的要找上门来,肯定会找出不低于我们人数的战斗精英出来,那帮人例如秦豹那些,全都是经过战争的历练,战争的技巧技能并不比我们差。

    所以,我们要预防他们会找上门来,搞不好他们派出一个百来人的精英小队过来就能把我们给团灭了。

    次日,众人又开了一次会议,贺兰婷和黑明珠也是有点担忧我们的藏身位置会暴露的问题。

    贺兰婷和黑明珠商量要找地方撤离。

    至于柳智慧,其实柳智慧并不在他们报仇的范围之内,至少不是第一第二号人物,不是主要的报仇对象。

    所以,柳智慧意思是不要着急,先等等再说。

    我想了想,说道“如果要撤离,我们能去哪这里不能去,还能去哪。亡命天涯吗”

    想不到,叱咤风云的我们几个人,竟然沦落到被人追杀亡命天涯的地步。

    对方的反弹力量之强度是让我们始料未及。

    明知道对手是那帮人联合,可是为什么他们联合起来如此的坚固如此的一体,总感觉冥冥中有一个我们所不知道的人,在牢牢的控制着这帮人,这个集团,让他们能够得于如同手指关节手臂胳膊脑袋连成一人,能够最快的时间速度做出反应,并且指哪打哪,特别是觉辛甘集团这帮人,看起来是一个牛气轰轰的军阀集团,以前是独立的一个团体,现在怎么好像是听命于别人呢

    甚至是好像甘嘉瑜都能对他们发号施令

    甘嘉瑜到了那边,反而是做了老大

    这有点不可思议啊,以甘嘉瑜的身份,明显就是个境内的一个地头蛇,却能到了那边当强龙还压住了觉辛甘军阀集团的那帮地头蛇。

    想不通。

    我提出了这个疑问,为什么觉辛甘势力和境内的非法势力能联结成一体,当时林斌那么牛叉林斌都没有能做到的事,现在居然有人做到了。

    是秦豹吗。

    贺兰婷说秦豹只是一个雇佣军的头领,一个带军的头儿。

    最多负责防备,军事,不可能牵着头,不可能全盘操作。

    看起来也不是甘嘉瑜在牵头,到底是谁有这么个本事。

    黑明珠和贺兰婷面面相觑,她们也不知道会是谁,后面她们说也许在林斌他们倒下去之后,他们四联集团出现了一个极其厉害的高手,也许是大老虎中有一个牛人,把这些人都联合在了一起也不一定。

    贺兰婷也认为这全盘定是有个人在操作,但这个人不但是全盘操作,是这些人的大脑控制器,更有可能跟我们有着血海深仇,所以才会如此不留余地的灭掉我们,那到底是谁

    我提出了这后边问题后,贺兰婷说道“对付我们的也不止是一个人,之前四联帮的余孽,还有老虎们的余孽,还有觉辛甘集团,他们那么多余孽,那么多亲朋好友,亲戚家属,恨我们入骨,想要致我们于死地也正常,就是你之前提出的问题很值得考虑,到底是谁才是这帮人的主要大脑。”

    我说道“实际上甘嘉瑜应该就能当大脑。”

    贺兰婷说道“她有那个能力,但是没有那个资质,没有那个资格,她年纪较轻,虽然在监狱的时候就凭着她母亲的关系和她自己的能力笼络了一批死党,但也够不到上面的高层。”

    我说道“那我们也只能顺藤摸瓜,一步一步的走,一个一个的抓。”

    只要能搞来秦豹等人,基本上就能知道谁下令的对我们动手,从而挖出背后的境内主谋。

    可是想要抓捕秦豹这条路,可以说是很难行通了,而我们商量了那么久,也没有商量到一个可行的好方法。

    日子就这么悄悄的过去,说要找程澄澄,也没有个消息,铁虎说找了几个人,每个都说给钱就能找到,贺兰婷给了钱,但是找她的消息依然石沉大海,还找到了几个联系方式,邮箱,扣扣,微信,电话号码等等,贺兰婷在深思熟虑后以我的口吻我的角度来写了一封信给她,请求她来帮助我们,不过发出去后,依然是石沉大海。

    这天,我陪着贺兰婷出去外面走走,当走到了小区门口不远处的海边时,有人跟了上来,回头一看,又是矿二代。

    估计是来等柳智慧等久了,见不到柳智慧,见我们出来,又跟上来了。

    他看到我和贺兰婷在一起,他想不通柳智慧为什么还跟我,特别是我们还住在一起,他怎么想得出来,他怎么能甘心,他去问柳智慧,柳智慧都懒得理他,柳智慧也都说了我为什么要解释。

    柳智慧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柳智慧还真的就不解释了,所以这家伙直接就疯了,天天发信息打电话,来等柳智慧,柳智慧却见都不见他。

    越是这样他越是不服气,他就是想要等柳智慧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矿二代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女保镖走过去,拦着他面前,我走过去,让女保镖靠旁边一点,我看着矿二代,这家伙一脸怒气汹汹,我问道“有什么事吗。”

    他看了我一眼,恶狠狠瞪了我后,又看看贺兰婷,对贺兰婷说道“你知道他交往了很多女人吗”

    贺兰婷说道“怎么了,他是我男朋友。”

    他指着我对贺兰婷说道“这男人是个骗子,他还有其他女人,我暗恋的女人。”

    贺兰婷说道“你暗恋的女人,喜欢他。”

    矿二代问贺兰婷“那你什么都知道”

    贺兰婷说道“知道,她喜欢我男朋友,我男朋友嘛,和她是朋友。”

    贺兰婷说只是朋友。

    矿二代马上问“真的只是朋友”

    贺兰婷说道“你为什么不去问柳,哦,为什么不去问白琉璃。”

    贺兰婷差点口误,把白琉璃说成柳智慧,矿二代并不知道柳智慧是谁,柳智慧在这里化名白琉璃。

    矿二代说道“不,你们都被他骗了他和白琉璃在一起,还和你在一起,这男人是个骗子”

    贺兰婷说道“你好好问问白琉璃,其实既然她不喜欢你,你问她什么也没用,也许她是因为不喜欢你,烦你了,才拉出我男朋友来假装她男朋友,让你不要纠缠她,离开她。”

    矿二代摇头“不一定是你们被骗了。”

    这家伙有点走火入魔的意思。

    感情投资中,投资越多的人,就越爱得深,越难以自拔,思念,行动,金钱,关心,付出越多,越难以抽回,越得不到,越是疯狂。

    我说道“够了啊你,人家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

    他摇着头“为什么,为什么连那么聪明的白琉璃都能被你骗得团团转。为什么”

    我过去牵了贺兰婷的手“走了。”

    我打算往前走。

    谁知矿二代却不让开,说让我把白琉璃叫出来当面把这些事说清楚。

    我懒得理他。

    我对贺兰婷道“回去了,在小区里走,搞得出来的心情都没了。”

    打算牵贺兰婷的手回去别墅小区里,谁知他张开手拦住了我们,非要叫我们给他个说法。

    找不到柳智慧,他把气往我们身上撒。

    女保镖让我们走,她过去一把推开了矿二代。

    矿二代不服了,原本文质彬彬的,被爱逼成了怎么样了

    他冲了过来,女保镖一拳过去,并不是很重,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足以击倒在地。

    矿二代倒在了地上,挣扎着爬起来。

    跟着矿二代过来的司机还有一个跟班看到自己的老板被揍,立马冲过来,女保镖过去一人一脚,两人当即倒在地上没了攻击力。

    我牵着贺兰婷的手赶紧离开。

    矿二代爬起来后朝着我们冲过来“不要走”

    我回头一看,慌了神,他冲过来一个趔趄摇摇晃晃要摔跤,担心他撞到了贺兰婷,我一脚踹过去,正中胸膛,这一脚其实也没什么,但是却把他踢摔出栏杆掉到了栏杆外的海边。

    我和贺兰婷对视一眼,往下边看,下边是刚好那一角落有一堆杂石,而矿二代刚好落在了那个地方,他竟然一动不动,他的头部有血流出,完了,竟然那么巧,头砸在了石头上,头在流血,人一动不动,恐怕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