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修仙无敌 第六百三十四章 选择救治
作者:寒冬的小说
    收回自己的手,严墨梵直言道,“如果不接受治疗,发病的次数会越来越多,像她这种情况已经不适合接送孩子上下学了。”

    “那怎么办”程息剑现在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严墨梵的身上了。

    其实这种神经类的疾病并不难治,无非就是让她的大脑神经恢复正常,不再有突发异常放电的可能。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体内的精气与灵力结合在一起,注入她的神经,清除有畸形的血管,再生出健康的血管,不过过程会有点痛苦。

    但即使做到了这一步,他还不能保证病情不会复发,只有保证了血液的浓度,患者才不会有复发的可能。

    可如何才能保证血液的浓度呢人有七情六欲,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持良好的心态,也不可能不感冒发烧,这些症状一旦经常出现,那么复发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所以想要保证血液的浓度,他需要将自己的精血注入她的体内。

    但精血是非常消耗元气的,他要救的话,便是救三个人,那所需要的精血量自然不少。

    半天也不见严墨梵说话,而且表情还越来越严肃,这让程息剑的不安感也越来越强烈。

    当即他将目光转向了卫桥枫,那眼神似乎再说,不是你说可以治好的吗怎么一副这样的表情

    卫桥枫也觉得奇怪,按道理以墨梵的实力,这点小病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面对程董事长的质问,他只能示意别急,看严墨梵怎么说。

    最后严墨梵还是决定帮助程息剑的家人,刚刚他已经答应了,又怎么能反悔。

    失去的精血,多吃些大补的丹药,几天就能恢复如初。

    做好决定的严墨梵站起身来,他看着焦虑不已的程息剑,微微一笑,“你放心,我说过能根治,就一定能根治,我们先把你的妻子抬到床上去,随后我就给她治病。”

    听完严墨梵肯定的话,程息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唉。”

    应了一声后,他抱起妻子的上半身,卫桥枫则抬着两只脚。他跟着程息剑的步伐,进了他们的卧室。

    将安然轻轻地放在床上,程息剑问,“严董事长,那接下来你要怎么做”

    “你和桥枫到门外等即可,好了我会叫你,期间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进来打扰。”严墨梵看着安然回道。

    程息剑一看,要所有人都回避,只留他陪在妻子身边,他心里有些膈应,但随后想想,严墨梵年轻有为,长的又这么英俊,而自己的妻子虽说长的也不差,但毕竟孩子也十多岁了,他不可能会对妻子有其他的想法,便安心的离开了。

    两人来到门口外,卫桥枫眉飞色舞的道,“程董事长我没骗你吧”

    “不管你们出于什么目的帮我的妻儿,在我眼里你们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你们提出来的任何要求我都会答应。”程息剑想到妻子和儿子马上就能恢复成正常人,他的心情就无比的激动。所以什么条件对于他来说,那都是浮云。

    卫桥枫也是对严墨梵治病的技术坚信不疑,当即道,“听说你看中了湿地公园那块地,正打算以15亿的价格拿下那块地的使用权。”

    听到这里,程息剑已经明白了卫桥枫的意思,他立马回道,“其实我对湿地公园并不是很重视,,都是投着玩的,如果你家董事长对那块地比较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在批下来后直送给他,就当是报答他对我妻儿的帮助。”

    没想到程息剑这么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卫桥枫知道严墨梵的为人,他是不会接受程息剑的馈赠。

    当即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并不是说想要董事长将地送于我们,只是希望你能退出这次的投标,届时我们严氏集团的人会拿下名额。”

    “这不太好吧那不等于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你们吗不过是一块地而已,我程息剑送的起,如果你们接受,那我的心里反而会不太好受。”

    他不喜欢亏欠他人,更何况是这样的人情,如果让他什么也不做,只是放弃湿地公园的投标,那他一定会寝食难安。

    “你可能还不太了解我们董事长的为人,他这人做事向来光明磊落,从不会做出落尽下石的事,就这个还是我自作主张跟你提的,这要是他知道了,只怕我不会答应。”卫桥枫的语气很认真,没有半点假话的意思。

    程息剑从刚刚短暂的接触中,他看的出严懂事长的人品那绝对是过关的,不然他也不会放心任由他和昏迷不醒的妻子独处。

    只是他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就提这么点微不足道的要求,实在是让他过意不去。

    “不如这样,既然你的董事长什么要求也不肯提,那这样咱们建立合作的关系怎么样”

    jk集团在全市有着响当当的名号,而且生意非常的广泛,与他合作那可以说是稳赚不陪的生意,卫桥枫想着合作的话也不过分,严墨梵应该不会说什么,当即就答应了,“那真是太好了,能与你合作,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

    见卫桥枫答应下来了,程息剑松了一口气,“那咱们可就说好了,这两天我就会拟好合同,再由你的董事长签字。”

    就在两人谈事情时,严墨梵已经将精气和灵气结合在了一起,他伸出右手,掌心对着安然的额头处。

    随即,他闭上眼睛,嘴巴正念念有词的小声说着什么,只见淡蓝色的光芒就像一缕白烟出现在安然的额头和头顶处。

    他正在利用灵气寻找已经严重畸形的血管,很快他就找到了,当即逼出了体内的精气和灵气,进入了安然神经受损的地方。

    这灵气就像高压电一样,不断的吞噬着神经受损的地方,刚开始

    安然看过去睡的还挺祥和,可随着灵气和精气注入的越来越多,能量越来越强,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

    她不安的左右转动着脑袋,仅一会儿的时间,她的额头就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显然再承受极大的痛苦。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严墨梵注入了更多的灵气和精气,他目光坚毅的看着床上的人。

    他能感觉到安然头部有畸形的血管正慢慢的被吞噬掉了,很快,他就能彻底清除有问题的血管了。

    不知道是不是忍受到了极限,安然突然睁开眼睛,发出了痛苦的尖叫声。

    这时,她已经完全的清醒过来了,头痛欲裂的她,来不及做出任何思考,她伸出手捂着自己的头,不断的喊着疼,疼。

    站在门外的程息剑听到了妻子的声音,见她正在承受着某种痛苦,他的内心就无比的煎熬,差点就忍不住进去看情况了,但被一旁的卫桥枫给制止了,他没忘记严墨梵的交代,如今就算天都要塌下来,他都不能让他人进去,否则很有可能就会让其前功尽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