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9章 我可以养你
作者:有匪君子的小说
    第129章 我可以养你

    陆少廷盯着她,神色有些复杂,不过被他很好的遮掩下去了,“我不懂,督军府是我的家。”

    文君知道这对他来说有些残忍,所以揉了揉他的头发道:“我也只是未雨绸缪,不一定会走到那一步,你别担心,万一万一情况真的很糟,我也会带你离开的。”

    “可是”他垂下了眸子,“我什么都不会做。”

    “没关系啊”文君神色柔和,“我会看病,我可以养你。”

    “所以你现在捣鼓药材,是为了将来养我吗”他抬眸,眼里亮亮晶晶的。

    “也可以这么说吧”

    虽然不完全是为了他。

    陆少廷高兴起来,“如果你要离开,我就跟你离开,不过你放心吧,我可以养你的,我有很多很多的钱。”

    “真的”文君故作惊讶,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陆少廷的钱都属于督军府,只怕人家到时候不一定让他带走。

    文君当然不会知道,陆少廷在大商银行有自己的私人保险箱,陆督军每年都会存大批的金条进去,而陆少廷自己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财产,这些,他现在还不能告诉她。

    在家里埋头研究了几天,文君总算把速效救心丸做了出来,她打算第二日便去德寿堂看看,谁知道督军夫人派人来说,陆少廷的姑姑明日要请他们夫妻吃饭。

    说起陆少廷的姑姑,文君略有耳闻,她是督军的亲妹妹,名叫陆珍。说起来,陆少廷的这位姑母只比陆少廷大十岁,十二年前嫁给了大商银行总经理的儿子许天泽,婚后两人十分恩爱,结婚十余年许天泽只有陆珍一个女人,没有纳妾,也从不在外拈花惹草,当真是羡煞旁人。

    不过这样一对恩爱夫妻,结婚十余年却一直没有孩子,虽然许天泽宠爱陆珍,可许老太太抱孙子心切,难免要帮自己的儿子物色姨太太,不过都被许天泽拒绝了。

    老太太气恼不已,但也只是说两句罢了,并不敢如何,谁让自己的儿子娶的是督军嫡亲的妹妹,便是她多年无所出,许家也不敢如何,但陆珍的心里怕是不好受的。

    一来,有了孩子能安自己婆婆的心,她和许天泽都不会有那么大压力。二来,她深爱许天泽,自然希望能和他孕育一个属于彼此的孩子,可无奈这么多年寻医问药,竟一直也没有怀上孩子。

    秦嬷嬷听说文君要去许家,便叮嘱道说,这位姑太太跟陆少廷的关系极好,让她说话要尊重些,又说她既然会医术,不如帮陆珍看看,能治最好,治不了也没什么。

    因为文君治好了她的腿疾,秦嬷嬷觉得沈文君的医术还是不错的,因为她这病很多年了,看了很多医生都没办法,可沈文君让她吃了几副药竟然就让她的病好了很多,所以秦嬷嬷心里已经认可了她的医术,这才说了这么一嘴。

    一来陆珍人不错,跟陆少廷关系又好,能帮自然是要帮的。二来,陆珍嫁的是许家现任的继承人,许家作为国内最大银行的创始人,家产颇丰,能搞好关系自然是要搞好的。

    陆珍嫁过去多年一直没有孩子,不只是许家,其实督军也颇为担心,毕竟是他唯一的妹妹。如果文君能治好陆珍,不只许家会感激她,连督军也不例外,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秦嬷嬷或许是在为陆少廷考虑,毕竟他情况特殊,能多一个帮手总是好的,可对文君来说这也是难得机会,她作为陆少廷的妻子,能治好陆珍自然最好,便是治不好,以陆珍和陆少廷的关系也不会怪她,这件事有利无害。

    所以秦嬷嬷跟文君说的时候她答应了,想着去了之后问问情况,再看看能不能治。

    第二天上午文君和陆少廷便乘车去了许家,许天泽和陆珍现在并没有住在许家老宅,因为许老太太每天都要提孩子的事情,许天泽怕自己的妻子受委屈,便在外面买了个宅子搬出去了,因此文君他们去了倒也自在。

    许天泽买的是一个三层的小别墅,带花园的那种,沈公馆也是一个三层小楼,不过跟许家就没法比了,人家可是安城首富。

    洋楼里的一草一木都摆放的十分讲究,可见陆珍是个生活的十分精致的人,说起来这应该是文君第一次见陆珍,结婚的时候或许匆匆见过,但是她没印象了。

    车子驶到许公馆,便看到门口站着一位约莫三十多岁的女子,她一身粉红色缎子面旗袍,领口别着一枚华贵的蓝宝石别针,面容姣好秀美,温婉大方,

    她旁边站着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男子,穿着一件深色西装,眼睛上架着一副无框眼睛,温文尔雅,一副世家公子的模样。

    许是知道两人伉俪情深的故事,第一眼文君就对他们的印象很好,刚要下车陆少廷已经先她一步打开了车门,三两步便上前走到了陆珍面前。

    “姑妈,你很久不曾去看过我了。”他歪着脑袋看她,语气里略有几分埋怨,说完又冲着文君招招手道:“这是我媳妇,文君。”

    文君闻言走了过来,对着陆珍和徐泽天施了一礼道:“姑妈,姑父。”

    “一家人不必多礼。”陆珍伸手扶住了文君,上下打量着她,“上次婚礼的时候匆匆见过一面,倒不知侄媳妇长的如此俊俏,本来早该请你们来吃饭认亲的,只是家里最近事情多,一时间竟也腾不出手来便拖到了今日,你可不要多想。”

    “姑妈不必客气,就像您说的,咱们本是一家人,没那么多讲究。”文君笑笑,“倒是少廷一直惦记着,今天知道要来看你,高兴了一上午。”

    陆珍伸手摸了摸陆少廷的头发,“少廷是我看着长大的,跟我的感情很深,如果不是摔下了楼梯算了,我说这些做什么,你们快进去吧”

    徐泽天也招呼道:“有什么话进家门再说吧,可没有把少廷跟他媳妇拦在外面说话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