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7章 不要心急
作者:有匪君子的小说
    第447章 不要心急

    秋容垂眸想了想道“您先走,我留下来,您带着我不好走。”

    她自己的能耐她自己清楚,带着她肯定会拖累文君的,她如何都不要紧,但自家小姐一定得离开。

    “你说的什么傻话。”文君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当然是要走一起走。”

    “我会连累你的。”

    “连累什么,你又不是要我背要我扛,我们两个一起走彼此之间还有个照应。”她好笑的道“这事就这么定了,我们尽快离开。”

    “那好吧!”秋容点点头,“但万一有什么状况您不要管我,自己跑就好了。”

    “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文君抬眸,“万一逃跑被发现,我们两个就分开跑,到时候你不要管我,只管跑就是了,我们能逃出去一个也是好的,你逃出去之后可以找人来救我,总比大家都被关在这里的强。”

    “我知道了,您放心吧!”秋容重重的点了点头。

    两人正说着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田七在门外道“刚才少爷打电话说这两日有些感冒,让沈小姐开个药方子,一会他回来了好喝药。”

    文君皱了皱眉,“府里不是有大夫吗?”

    “少爷说您开的药方他才放心,让您一定要亲自开。”

    文君撇了撇嘴,怕不是她开的药方子放心,他是想着法子要折腾她。

    “知道了,一会我写好了让秋容给你。”

    左右不过是个方子。

    陆少英一直到九点多才回来,喝了药便上楼去文君的房间了,文君正在看书,听到开门声也不抬头,直到陆少英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白日都做了些什么?”他笑着道。

    “我哪里都去不了能做什么。”

    陆少英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是个爱热闹的,不愿意总窝在家里,你放心,很快你就能自由活动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总之你记住了,以后你想过什么样的日子我就让你过什么样的日子,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文君没说话,垂眸继续看自己的书去了。

    陆少英坐了一会觉得无趣,侧头盯着文君道“这两日督军府事情多,我明日就不回来了,等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我就接你回去。”

    “督军府有什么事情?”文君抬头,“陆少英,你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你关心我是好事,以后会知道的。”陆少英站了起来,“你好好待着,别想太多。”

    “他是你的哥哥。”文君猛然站了起来,“少廷跟你是有血缘关系的。”

    “是谁跟你多嘴了。”陆少英皱了皱眉。

    “还需要别人跟我多嘴吗,你整日里待在督军府,除了少廷的事还能有什么。”

    “那你真是多想了,母亲这段时间病了,我一直在照顾她。”他道“至于陆少廷的事你就不用关心了。”

    本来陆少廷死了那日他就想告诉她让她死心,可犹豫了很久到底还是没说,一旦说了他和她的关系马上就会变的紧张起来,虽然她早晚要知道,可晚两日也是好的,到时候一切都尘埃落定,她难过一阵子也就放下了。

    第二日一早陆少英就出门了,秋容等他离开了便来找文君道“我听陆少英吩咐田七说他今晚不回来,我们今晚是不是该离开了?”

    她知道文君做事情一向是赶早不赶晚的,陆少英不在正是个好时机。

    文君摇了摇头,“他今日不在肯定会吩咐卫兵戒备的更加森严,想离开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您的意思是?”

    “再等等吧!”文君道“不要心急。”

    也许陆少英是故意这么说的呢,如果是故意的,她此时逃跑就是自投罗网,以后再想跑就难了。

    到了半夜的时候陆少英果然回来了一趟,见府里安安静静的,他微微松了口气,这是文君住过来之后他第一次晚上不回来,他真怕她生出别的念头,还好她没有让他失望。

    陆少英谁都没有惊动,来别墅看了一眼便又连夜下山了。

    督军府。

    房间里就督军夫人和陆少英两个人,她将左右都屏退了,压低了声音道“凤城那边传来消息,你父亲不日便到了,你可想好怎么跟你父亲交代了?”

    “是我没有照顾好陆少廷让他被人杀了,父亲要打要杀我都认。”陆少英帮她掖好被角,“母亲放心,父亲就算再生气也不会将我如何的,您别忘了他还病着呢,陆少廷的丧事还需要我来料理。”

    “陆少廷虽是个傻子,可你父亲对他一向亲厚,势必是要查下去的,你自己要处理妥当了,最好不要被你父亲看出端倪,否则会伤害你们父子感情的。”

    虽说陆广肯定不能将陆少英怎么样,可心里肯定会有芥蒂的。

    “我明白,您不用担心。”

    督军夫人不再多说,转移了话题道“沈文君你打算如何安置?”

    “自然是娶她。”

    “娶她?”督军夫人盯着他,“我看就不必了,她是什么身份我们都知道,何必让人指指点点的,让她住在你的别墅里也就是了,没事不要让她出来活动,免得被人猜疑。”

    “猜疑什么,沈文君已经死了,就是有人认出来了又如何,我倒想看看谁敢乱说。”

    “别人不敢乱说,那你父亲呢,你当你父亲瞎了?”

    陆少英没说话,沉默了一会道“我过一段时间再带她回来也就是了,反正沈文君死了是板上钉钉的事,纵然父亲怀疑也没用。”

    “若沈文君是个好摆弄的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怕你前脚带她出来,后脚她就会把你做的这些事情公之于众,你以为她沈文君是什么软柿子,任你拿捏不成?”

    “这点母亲就不用担心了,文君是个重感情的,只要她母亲和弟弟还在安城,她就不敢不听我的。”陆少英微眯了下眸子,“我是一定要娶她的。”

    “就算要娶她做姨太太,也得等黎冬卓嫁过来之后再说,哪有少夫人还没娶,就先将姨太太娶进门膈应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