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2.五十二
作者:白做梦的小说
    阵已扬眉。

    “好”

    他高声道“这就来领教极乐神女的高招。”

    说罢擒出一柄,往手中一握, 接着将手心一张, 擂赛分配给他的名签便倏地浮现。

    玉华殿中的长台上, 摆放着数百个大大小小的沙盘,皆为芥子微界的缩影, 不待夏泠回答, 阵已便将名签抛向一满是活跃火山的沙盘。

    他本是火属性灵根, 对高温有着极强的耐受性, 这充满躁动火灵气的沙盘,是阵已早就挑选好了的。

    从天聆女战死, 极乐宗送来挑战书, 阵已就愤怒不已,他与天聆女并无交情, 却觉宗门受辱, 咽不下这口气。当即就要点了法器, 打上极乐宗驻地拼命。却被敬重的前辈阻拦了。

    有什么事, 到擂台赛上再解决,我允你主动挑战。尽管使用手段,为宗门打一场漂亮反击战。

    正是这句话, 让他压下了心思。苦苦等到擂赛乱斗结束,这一对一的擂台之中, 阵已自觉已抢了先机, 选了合适自己的沙盘, 便道“我已占一分先机, 便让你先进去,请吧”

    这一番动作,阵已做得是一气呵成,等众人反应过来,沙盘已经点亮。

    “放肆”

    宴行忍不住呵斥“无极宗的小辈,谁允许你擅自做主”

    先不说此人竟如此无耻,选了近百个沙盘之中最为灼热的一个,五宗化神道君在此,轮得到他一个小辈,越过玉华殿的安排,擅自启动芥子微界

    又不解的去看破使,只觉这无极宗传说中的破使,简直是个废物,容自家一个元婴小辈,在这撒野。

    宴行自动忽略了刚才夏泠也当即答应了阵已挑战的事,更不觉得夏泠若是要僭权玉华殿,有什么不妥。

    极乐神女,又岂是无极宗一个真传弟子可比的。

    “好。”

    殿中响起空灵的女声“我允你这一战。”

    宴行的声音便是一止。

    他有些惊讶,瞧着夏泠,欲言又止“神女”

    少女抬起手,示意他止声,而后她趋近几步,朗声道“诸位道君,本座擅自做主,启这一擂,还请见谅。”

    神女,宴行忍不住传音,那是火融之界,那无极宗的小子,似是火源之体

    若在此擂内定胜负,岂不是要被他占去极大的便宜

    道君不必忧心。

    夏泠只是道。

    她如阵已那般张开手,掌心倏地飞出一道光符,接着夏泠飞身而起,紧随名签之后,纵身扑入那火融之界。

    玉华殿内顿起一阵惊呼,就在少女飞身而起的刹那,一直冷眼旁观的金斩终于忍不住出手,衣袖舒展,如一道匹练,想要将夏泠给捞回来。

    然而夏泠的动作太快,他落了个空。

    紧接着,阵已也激活名签,身影倏然不见。

    这丫头

    金斩面上不显,冷然的收回手,待手藏回袖中,却倏然收紧,愤愤传音风逍她这是做什无极宗那破使,也真是个废物

    “”

    风逍沉默,见阵盘已亮,丢下一字走。

    便一甩袖,倏地驰向玉华殿外。

    而后殿中众人如梦初醒。

    只见道道灵光,自殿内飞驰而出,全都往虚无之间涌去。

    与第一阶段的乱斗不同,一对一的擂赛场地会小很多,既然夏泠与阵已,都是在玉华殿内激活了名签,启动了阵盘,此时他们便已被传送至悬在虚无之间的火融擂上。

    而这对战擂,是可以容所有人观战的。

    只见照壁石上投影一闪,一行字符广而高之

    极乐宗脉月神女;

    对阵无极宗阵已。

    待片刻,整个临启台,便似沸腾了一般。

    此时风逍已经赶到擂台边,只见一方平台,被阵法笼罩,内里如凹陷的盆地,地面尽是灼热岩浆的河流,右侧又有一片隆起山脉,正在间歇的喷发着岩浆。

    这便是火融擂界了。

    风逍是第一个赶到的,紧随其后的是金斩,两人悬在火融擂上方,风逍袖中飞出一道灵光,接着一个形如刀鞘的法器便悬于半空。

    两人在这法器上站定,过后陆陆续续来了不少首阳宗的弟子,谨慎的聚拢于这处。

    又过了一会,各大宗门的人也都到了。

    放眼看去,来观战的修士可谓摩肩继踵,幸好虚无之间足够开阔。

    人人都面带兴奋极乐神女,那可是,极乐,神女

    活的,刚出现的,热腾腾的极乐神女。

    人群之中,九原洞三子,也在努力的探看着。

    几日的光景,这三人的伤势便已然好了大半,各自换了件干净的衣服,相比与夏泠相遇之时,外形气质可谓是截然不同。

    他三人本就相貌出众,此刻虽只穿着最为次等、仅有清洁功能的简朴法衣,也依然不减风采,引得附近不少女修探看。

    “师兄。”

    弥弥眼都不眨一下,试图看见擂台内的情景“神女就在里面吗”

    阵幕呈现出半透明的质感,内里是一片火红,在弥弥看来,他就看不清楚更多东西了,虽说是公开的擂赛,但元婴跟筑基的差距太大,他根本看不清界内的动静。

    但即便如此,弥弥也很高兴。

    “不知那无极宗阵己是何人”一名少年轻声道。

    他面貌极清秀,名为小貂,是弥弥的师兄,虽然修为是九原洞三子之中最高的,但最为沉默寡言,尤其不喜欢与外人接触,因此遇到夏泠那日,他虽然也十分感激,然而全程竟没说一句话。

    此时才敢轻声的“脉月尊驾,定然会赢的吧。”

    虽然小貂声音很轻,然而当即有人怒目而视。

    “哪来的野修士,在这呱噪。”

    一名筑基后期的法修当即道,他身边还簇着不少人,都对九原洞三子投来不善的目光。

    这群人的法衣上有飞羽符,这是擅刹门的标识,而擅刹门虽是个末流宗门,但却是无极宗的附庸。此刻听见九原洞三子的话,自然不悦。

    最先出声的那名法修呵斥道“滚开,域外野人,也配站在这”

    小貂不语,只是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

    他的指尖隐隐闪起微光。

    九原洞,虽然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域外小宗,然而他们师兄弟三人,却是自入道起,便从底层厮杀上来的。

    药鼎门是二流宗门里的一流,修士数量众多,还有大量丹药作为后盾,在擂上也没能将九原洞三子给拿下,至于这群擅刹门修士,虽同为筑基,但若要杀他们,小貂有把握在三刻内,将其全灭。

    擅刹门修士浑然不觉,仍在道“野修士敢夸大话,擂上风云变幻,元婴尊驾的实力,岂是尔等能揣测,无极宗阵己尊驾,定然能将一切”

    “将要如何”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九原洞三子一怔,同时侧目看去,便见两道人影翩翩而来。

    两人皆身披带有极乐宗标识的法衣,法衣底色为白,其上以金线细细绣着诸多暗纹,行动间衣袂翩然,这二人相貌又极好,一时间如九天之君,降临凡俗。

    不多时,来人已至近前,前方一人笑吟吟地“既知元婴尊驾不可擅议,竟还敢在此饶舌。”

    另一人则抬起手,一道凌冽罡风毫不留情,径直而来,直接击中了那说话的擅刹门修士。

    擅杀门男修被击中胸口,顿时脸色惨白,口中涌出血来,他惨叫一声,立刻晕了过去,而后那名面容冷肃的极乐宗弟子收回手,淡淡道“滚。”

    他说话间自有强大气势,震慑众人,擅刹门修士两股战战,竟连辩解一句都不敢,驾着那昏迷的男修,一道烟似的走了。

    原本凑在周围的修士,也不约而同的让出了好大一片空间。

    “真如虫蝇,”极乐宗那名面容清俊至极的男修,面露一丝嘲讽之意,毫不客气的讽刺着擅刹门人,“卑者议贵人,可笑。”

    而后转眼,对着九原洞三子,则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三位可是九原洞门下”

    “正是。”

    三子有些惊讶,最为年长的阿镰谨慎道“两位贵人,乃极乐宗弟子罢”

    “何必这般客气。”

    男修笑吟吟“我自知几位,便一直想找机会来见见你们。”

    “”

    阿镰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必惊讶,”男修道,又指指身边那神情淡淡的修士,“我二人乃神女门下。听说我家尊上与几位有些交情,便想着能认识一二。”

    “原来如此。”

    阿镰恍然,又不好意思道“不是的我们、我们哪里配跟脉月尊驾论交情,反而是被救了一命。”

    三人实在是受宠若惊。

    极乐宗弟子肯来跟他们谈话就够让三子惊奇的了,没想到言语间还这般亲和。

    “三位何必自贬,”男修道,“我曾久居域外,自非那井底观天之辈,九原洞虽然门人数量较少,然而代代都有在域外有名有姓的人物。”

    “若是有机会,”他微笑道,“我都想要与几位把酒长谈了。”

    “”

    阿镰半晌才憋出句“哪、哪里”

    “对、对的。”

    “您太客气了。”

    “哈哈。”

    男修又笑了起来,他这人虽面容清俊,身如纤竹,然而做派却有股豪气,挥手间男修布下隐匿阵,才道“人多眼杂,嘈杂得很,我与几位投缘,实是不想让旁人探听。”

    又道“我名符道生,如今忝为神女尊上座下客卿。这位”

    他指指身边的修士“乃神女峰内弟子,名项刺。”

    “”

    那被提到名字的修士,略略颔首“幸会。”

    小貂等人早就在注意这人了。

    这名为项刺的修士,甫一出现,便展露出威严气派,抬手击伤擅刹门,而后便不言不语,只由同门发话。

    他站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做动作,然而却尽吸目光。

    无他,这人的相貌,实在是太好了。

    他身拥法衣,长发以一白玉束起,但仍有几缕垂下,滑落脸旁。宛如一气质华贵的佳公子,拥尽凡世繁华。

    修道者,有清冷如雪的,有翩然出尘的,也有贵气十足的。

    但如这般,整个人宛如美玉,却是很少。

    他与那清俊如竹的男修站在一起,两人的光华,几乎要盖过众生。

    弥弥不由有些钦羡。

    不愧是那位尊驾的座下

    少年出神的想着。

    也只有这般出色的人,才有资格伴随在她左右吧

    他不由去看那擂台。

    仍是那样,一片雾蒙蒙的,此时那名符道生的极乐宗男修已经撤掉了隐匿阵法,弥弥能听见周围人的惊叹声。

    他努力的、努力的去张望,想要看到朝思暮想的那个身影,等人群的惊叫声连绵起伏,身边之人突然如飞起的浮絮,他才恍然惊觉。

    弥弥只觉身体一轻,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他拉扯着,从原地拖起,挟裹着往一个方向吸去。

    “不好”

    那两个极乐宗的修士,反应极快,迅速布下阵法,将周围被卷起的修士们往回拖,然而还是慢了一步,弥弥听师兄弟大喊“阿弥”才猛然反应过来。

    他一惊,终于回过神,此时他已被卷到百丈开外,环顾四周,只见众多修士,如被网罗住的小鱼,统统往一个方向飞去,灵光闪成一片,不少人挣扎着试图脱开,却只是徒劳。

    他再回首,不由惊愕的睁大眼睛,差点停下呼吸。

    只见悬在虚无之间上方、那庞大的堕月境入口,此时竟犹如崩塌了一般。片片界域碎下,每一片都落下得极其缓慢,但触碰到虚无之间,立刻便引发了空间的碎裂

    这种情景描述起来十分抽象,空间仿佛拥有了形状一般,被压塌、折叠弥弥一时间看着这情景回不过神,直到最前方的几百个修士,倏然被那崩裂的堕月境入口给吸了进去,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糟糕

    弥弥心下一紧,连忙运起全部灵力,此时已有不少修士抵御不住,与他擦身而过,惊叫着被那吸力给卷入堕月境内。再放眼一看,整个虚无之间,简直乱成一团。

    几乎所有参与堕月境擂赛的修士,都被这场不同寻常的比试吸引而来,此时人群竟如惊慌的蚁群一样。

    而后,在虚无之间灰蒙蒙的混沌之中,弥弥看见了一束耀眼至极的光。

    只见那火融界,阵幕倏然碎开,一道人影猛地飞掠而出,径直穿透混沌。

    她仿佛在燃烧,仔细一看,却会发现,那是她背后所透出的、犹如极乐鸟形图腾的金光,将她环抱住,她便在这光芒之中,飞身而来。

    少女越飞越近,待靠近了,还有一股灼热炎气,扑面而来,带着火山熔岩所特有的硫磺味,而附着在她身上的、暴躁的火灵气,则力证她刚刚还在陷入激烈的战斗。

    而现在,她神情肃然,目不转睛,直直盯着突然崩塌的堕月境,而后一股强大的灵力,如流泉一般,席卷而来,转瞬拉扯住数百个被吸走的修士,紧接着,她又再度加快速度,朝前方伸出手

    在弥弥的视线之中,少女便仿佛是在对着他伸手。

    神女

    他差点不由自主的喊出声来,连忙伸出手,在这瞬间,弥弥余光瞥见那崩裂的堕月境,突然落下一块体积庞大的碎片。

    嗡

    空间仿佛震铃一般,震荡起来,与此同时,少年也不由主的惊呼道“危险”

    崩裂的空间猛然扩大,这个瞬间,夏泠也刚好挨到附近几个修士,并一把抓住了弥弥。

    危机关头,她并没有心思分辨对象,自然没认出这个她随手抓住的少年,正是不久前被她救下的那三个九原洞修士之一。

    只是肃然的看着猛然笼罩而来的崩裂空间,准备应付空间撕裂时的冲击。

    下一秒,夏泠感觉握住的那只手,轻轻的回握了她一下。

    少年的手指,从她的掌心,温柔的划过。

    只是一下而已,很快便松开。

    紧接着,那个被她拉住的少年,突然将身体往外探了一下。

    他做的这个举动,十分微小。然而在这庞大的空间重压之下,显然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借着这微小的举动,他成功的做了一个推的动作,把显然是唯一能够救他的夏泠,往崩塌的范围外推了一下。

    只听噗嗤一声,锋利的空间裂口,如刀一般,顷刻间切断了少年的这条手臂,而后产生的巨大反作用力,将夏泠猛地向后推去。

    夏泠一惊,不由抬头,却模糊的看见半个身体陷在黑暗之中的人影,黑暗之中,他唯有双目,一眨不眨,似乎在微微的发着光,接着便被斥力推远。

    此时又一片碎掉的界域落下,夏泠只好返身,带着先前拖住的那几百名修士,迅速的远离堕月境半开放的入口,又落回原本作为擂台的火融界。

    此界域内早就被她跟阵己打得支离破碎,又在刚才被夏泠以蛮力撞开阵幕,内部的火灵气狂躁到快要爆炸的地步,但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在外面的话,低阶修士怕不是立刻要被卷走。

    待落地时,才发现自己手中还抓着一截断臂。

    是那个少年的

    “神女”

    呼声传来,夏泠回过头,便见符道生并一个修士疾驰而来,后面跟着宴行等人。

    “神女,”符道生问,“您可无恙”

    “我还好。”

    夏泠将断臂的血封住,收入储物袋中,想着将来若还能遇到那少年,将断臂归还,再辅以药物,还能断肢再续。

    做完这一切,她问道“这是怎么了”

    她先前在擂盘内,与阵己对战,而后忽然感觉阵盘剧变,因为要容纳修士观战,擂赛周围的阵幕并无阻隔探查之效,夏泠便见那一直悬在虚无之间中央的堕月境入口,居然提前开放了。

    等她破阵而出,才知情况远没这么简单,见周围的修士都被那崩塌的秘境吸走,其中还有不少本宗弟子,夏泠赶紧出手,努力把人往回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