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3.五十三
作者:白做梦的小说
    “怎么回事”

    夏泠问道。

    她瞧着远处那漆黑的空洞, 心下微惊。

    自进入虚无之间后,夏泠一心都扑在擂赛上, 基本没关注过堕月境,但也知道,这虚无之间, 只是依附堕月境做出来的一个人造空间, 还不怎么完整。

    而此刻, 堕月境与虚无之间的禁制碎了, 造成两个空间相撞、重叠,人造小秘境怎么可能抵得住堕月境,于是现在, 整个空间都摇摇欲坠。

    “峰主。”

    此时符道生身边那名修士,突然开口道“堕月境入口, 似乎裂开了。”

    夏泠过了一会, 才察觉对方是在跟她说话, 那声峰主,也是叫的她。主要是男修的声音实在有些耳熟,她讶然道“项真君”

    项刺微颔首,即便是这般危机时刻,也十分沉稳“拜见峰主。”

    “神女。”

    此时宴行也忙忙赶来, 他身后带了不少极乐宗弟子, 修为有高有低, 虽然个个神情紧绷, 但因为本宗化神道君在, 倒不是很慌张,宴行替他们布下个阵法,便在夏泠几人身边布下隐匿的禁制,待周围一静,宴回眉头紧皱“此事不同寻常。”

    夏泠正要开口,耳中忽听符道生插了句话。

    “神女,”符道生问,“与您对阵那无极宗真传呢”

    夏泠哪里还管得着他啊,听符道生居然在这关头问起,心下有些诧异,只是摇摇头,随便说了句“他不敌我。”

    便继续追问宴行“堕月境怎么了。”

    她十分关切这秘境剧变,然而夏泠说完,便发现面前几人都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首先是符道生“小界的禁制塌了。”

    小界指虚无之间。

    接着是宴行“不知是谁施的手段,竟挑了神女擂赛的时机,恐是故意的。”

    夏泠“”

    她愣了一会,才突然领悟过来。

    夏泠不由自主的将视线投向隐匿阵外。

    她与无极宗那阵己对擂,来围观着不知凡几,其中又以低阶修士人数最多,而现在,侥幸在禁制崩塌时,没有被卷走的修士,大多已聚集在这火融界内。绝大多数人神色惊慌,各自拿出自己所拥有的、保命的底牌,全神戒备着。

    对这些底层的修士而言,他们中许多人,或许一辈子也摸不到金丹,更不用说元婴,他们忙忙碌碌,挤来这堕月境盟会,等着博个名额,进入秘境里,使尽手段心计,抢夺一份“机缘”。

    而这个“机缘”,于他们是头等大事,对于符道生等人来说,大概就是草籽。

    如今秘境有变,他们不知发生了什么,惶然无措,也没有抵御灾难的手段,虽然人人都铆足了劲,但夏泠敢肯定,要是没五宗那几个化神道君稳住这火融界,这界内绝大部分修士,只会被空间挤压成肉糜。

    蝼蚁草芥。

    但同样的境况,对于五宗这些化神道君而言,意义就完全不同了,说到底,堕月境只是个最高能容纳元婴期的中型秘境,五宗看重它,只是因为,它是面向全魔道宗门的平台,就算出了什么变故,这堕月境真的毁了

    也就毁了呗。

    因此,符道生最先问起的,是与她对擂的阵己;宴行关注的是,是否有人借她做恶,毕竟她身份贵重,如今她的擂赛被搅,显然是种冒犯。

    “如今的局面。”

    夏泠收束心神,问道“几位道君可有见解”

    便见宴行略有踌躇之色,而符道生则皱眉道“神女有所不知,堕月境与小界间的禁制,乃五宗所制,如今禁制崩塌,空间相撞,强令堕月境打开缺口,能做到这般,修为必然极高。”

    “况且,天下修士无人不知,堕月盟会为我道盛事,五宗看重,此人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实在狂妄。”

    “由此可见,”符道生言,“对方所图甚大。”

    “只是,”他略带疑问,“堕月境不过一元婴期封顶的秘境,里面的东西,也早就筛查过,若是对方想要入秘境”

    那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

    一个堕月境而已,想进去还不简单。

    “道君。”

    一直安静旁听的项刺忽然道“数千年前,堕月秘境现世之时,曾引得我道玄门与道门大打出手,最后集玄门之力,才将界门抢来。”

    “此事天下皆知。”

    符道生言“但时日长久,相关记载都语焉不详。”

    “”

    夏泠听着他们的交谈,感知却外放,探出了隐匿阵外。

    这短短的时间里,火融界已经挤满修士,有宗门长辈护持的,例如五宗弟子,倒是还好,被化神道君庇护于威压之下。小宗门或散修就惨了,不仅要忍受火融界的高温,如今虚无界碎,维持人生存所需的一切自然不复存在,空气、温度、灵力统统都在失衡。

    他们只是低阶修士,哪能抵御,不少人挨着,轮流制造阵法,一旦那薄薄的罩子碎了,里头的人就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去。

    “难道堕月境中,藏有秘宝”

    此时符道生正与宴行讨论起幕后之人的目的“若是如此,当得一争”

    “道君。”

    夏泠打断了他们的话。

    符道生三人皆朝她看来。

    “且不管打碎禁制之人有什么目的,”夏泠道,“如今虚无之间碎裂,有办法阻止吗”

    宴行摇摇头“虚无之间只是人造小界域,禁制不在,便自然被堕月境吸过去,与之相撞,如今已不可逆转,必然要彻底碎掉了。”

    “如此,”夏泠道,“还请道君庇佑这火融界内的修士们。”

    宴行一怔。

    “此事算是我对道君的请求,”夏泠拱手作揖,朝宴行,行了一礼,“我如今的境界,没办法广设阵界劳烦道君了。”

    “神女旨意,岂敢不从,”宴行惊讶道,当即将阵幕升起,把附近一片全都纳入其中,不拘是否为极乐宗弟子,“只是神女为何”

    “道君,”夏泠道,“无论如何,五宗都为堕月盟会背后的举办者,不管今日搅动风雨之人是谁,都是对五宗威严的挑衅。此时全道一同受难,也算是我们五宗疏漏。正该补救。”

    “另外,就算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

    “您看,”她示意宴行等人去看火融界中低阶修士们“这些修士,他们大多抵御不住界碎冲击。”

    “我知道修行乃逆天而行,断然无施舍援助之理”

    夏泠微默然。

    是的,修士与天相争,互相之间,也残酷的相争着,天地间资源就那么多,每个修士都可谓是竞争关系。

    哪怕同门亲人间尚且如此,何况毫无关系的外宗、散修

    “只是”夏泠慢慢道,“只是,虫蚁尚且会在洪水之中,结成蚁阵,相守互助,如今虚无界碎,就如天灾,这些低阶修士,虽与我们不同宗,但都是我玄门一道的新秀,没有死在求道的劫雷之下,也没有死在争夺机缘的相斗之中,却要在此地白白死去我,委实可惜。”

    “这只是我个人的所思所想,”夏泠再度朝宴行拱手,“因为这私心,要劳烦道君出手,我心里也十分过意不去,等事情结束,我必有重谢。”

    宴行讶然。

    他欲要说什么,还未开口,便听夏泠继续道

    “另外就是,”夏泠道,“我打算进入堕月境。”

    话音才落,见宴行一脸惊讶,夏泠道

    “我修为不足,却因为身份之故,忝为玉华殿上君,既然担起了这名,就要负担责任。”

    “更何况,刚才那一阵空间动荡,吸走了不少修士,里面说不定就有极乐宗的弟子,于情于理,我都要把他们救回来。”

    “”

    宴行一梗,忍不住道“神女若是担忧被吸入堕月境的弟子,何须亲身犯险,我这就去”

    “道君可是忘了,堕月境最高只能容纳元婴期进入。”

    夏泠摇摇头,抬手制止他开口“道君不必劝我,我心意已决。”

    宴行心下大惊。

    这堕月境眼看着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浑水摊子,此时进去,凶吉难料。若是神女有所损伤,此时在场之人,除非叛出宗门,否则一个都逃不掉,定要被宗主施以雷霆之罚。

    若是神女就此陨落

    宴行马上停下了这个想法。

    在宴行看来,就是这秘境整个的碎了,也比不上夏泠的安危重要。更何况可能是被卷进去的一些低阶弟子然而神女一言既出,便不会轻易改变决心了。

    过了片刻,符道生忽地放声长笑。

    “好”

    他注视着夏泠,眼眸中似有光盈盈闪动“怜苍生无辜,当百夫之首。不愧为我宗神女”

    他一边笑,一边抬手按在宴行的肩上,紧紧的按住他。

    “神女且放心去吧。”符道生言,“这里就交给我等。”

    “好。”

    夏泠也不废话,略微颔首之后,便倏然飞身而起,冲出了隐匿之阵。

    在这人人紧蜷入火融界的局势之中,她逆人流而上,如一道惊雷,猛然冲开虚无之间的混沌,直直朝着堕月境那漆黑的洞口冲去。

    方才宴、符两人交谈时,提到这堕月境内,或许有秘宝。

    而此刻,这境内,也显而易见的危险。

    但夏泠并不在意这些。秘宝也好,或者那背后搅事的大能到底有什么惊天阴谋,她都不关心。

    她只是不想在安全的地方,任由事态发展。

    既为玉华殿上君,便做执掌雷霆人。

    万钧天崩待重任,

    我当为先一力承

    无论这堕月境内,现在是何等局势,她都要将其逆转

    只见灵光如飞虹,转瞬间冲入秘境入口,立刻消失不见。

    从夏泠飞出火融界,到她冲入境中,不过数秒而已,速度可谓极快,于是等她的身影消失不见,火融界中其他人等,才反应过来。

    一道灵光,毫不犹豫,飞掠而起,紧随在夏泠之后,也朝那堕月境而去,正是项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