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4.五十四
作者:白做梦的小说
    刹那间, 只见一片黑暗迎面而来,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着她,若是修为弱一点,恐怕顷刻间就要毙命,夏泠的背后发出了淡淡的光,透过她法衣上的镂空,无声流淌着金色的图腾。

    如此持续大约数秒之后, 只听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无形的屏障乍破,夏泠只觉身体一轻。

    她进入堕月境中了。

    下一秒, 狂暴的灵气, 便扑面而来。

    虚无之间禁制碎裂, 导致两个空间相撞,堕月境虽没像虚无之间那样碎掉,但显然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夏泠以前去过宗门内的秘境,照理说, 这种小世界秘境, 又名声在外, 定然是物产丰饶、灵气极浓郁,而现在, 她放开感知,只觉堕月境内灵气犹如被煮起的沸水, 暴动不已。

    而整个地形, 也发生了剧变, 夏泠的落脚点在半空,脚下一片葱茏,原先应该是密林,不过现在已经大半成了微凹的平地,大地从中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山脉断裂,犹如经历了一场地动。

    碎石与倒伏的树木只见,还洒落着不少修士的尸体。

    之所以用洒落这个词,是因为,地上这些尸体,无一例外,几乎都是碎的。

    如今两境相撞,形成类似虹吸效应的引力,进堕月境相对容易,出去就要逆向冲破空间压力,但这是对夏泠这个境界的修士而言。

    大部分被卷入秘境的修士,只是筑基期的低阶修士,早在被卷进堕月境的瞬间,就被空间切碎。

    “”

    夏泠从半空降下,将这些尸体都筛查了一遍。

    在禁制碎裂时,她曾抓住一个少年,但却被对方给推了回来,那人的断臂还躺在夏泠的储物袋里。这会没在地上的尸体里发现那少年,夏泠心中略感安慰。

    她正打算离开,忽然一个声音,弱弱地“仙子”

    夏泠的动作便是一顿。

    便见百里之外,一块巨岩之后,走出来一名修士。

    此人浑身法衣破损,灰头土脸的,他主动现身,夏泠才注意到这人,不由有些为此人的隐匿手段而惊讶。

    这修士是名男性,起先他还有些迟疑,迈开脚步之后,速度却越来越开,目光很是热切的瞧着夏泠,忽闪忽闪的。

    他拢着衣袖,到最后几乎是飞驰而来,待距离拉近,那修士一幅欣喜的模样,此情此景,仍是不忘对夏泠拱手,才道“我远远瞧着,就仿佛是您没想到还能再遇到您。”

    “”

    夏泠心中疑惑。

    这谁

    “仙子不记得我了吗。”

    男修看出她的疑惑,略显出一点失落。不过很快便又笑道“也罢,您不记得我,委实理所当然我乃波州齐氏子,齐域,与您在竞夺会上,见过一面的。”

    他这样一说,夏泠才想起来。

    这是堕月盟会才开始时的事情了,因为她是被储温送到会场的,于是在会场上,是有不少人来与她打招呼,其中有三个筑基修士,还被储温给杀了把头拿给她瞧。

    而除了那三个枉死的桑歌派弟子,还有两名金丹真人,也曾与她交谈,其中之一,便是这齐域了,另一个夏泠也想了起来,似乎是叫商缺。

    想到储温,夏泠心中又是一叹。

    自从兽笼一别,她已经再没见过这位教习了。

    “原是齐真人。”

    夏泠按下思绪,对这齐域略颔首“想不到齐真人也被卷入这混乱之中,可还好”

    少女温和询问,柔声细语,齐域一时间没有回答。

    他心中很是感慨。

    自在会场见了夏泠,齐域便一见倾心。还猜出了夏泠恐怕就是极乐神女。

    等后来擂赛开始,临启台照壁显出名号,齐域见了,不免又是激动,又是失落。激动是因为终于又得了他心心念念之人的一点消息,失落是见天下宗门哗然,而那行宣布擂赛胜果的字,则明明白白的显示着元婴境定沙擂。

    元婴。

    他所倾慕之人,不仅在身份上,与他有云泥之别,连修为也是他可望不可即的。

    波州齐氏,在魔门的世家之中也算是新秀了,一般的宗门真传见了他,也得对他客客气气,但跟极乐神女,差距何止万里,齐域自觉给夏泠当门仆的资格也没有,不觉十分伤心,差点都要掉下男儿热泪。

    因此,此时竟然在堕月境中,见到了夏泠,哪怕境况糟糕,风雨欲来,齐域也只感到万分惊喜。

    过了好一会,齐域才收拾好心情,回答道“竟劳仙子忧心,实是惶恐,我没什么大碍。倒是仙子。”

    男修露出担忧的神情“您竟也被卷入这堕月境了吗”

    夏泠不欲多说,略略颔首“齐真人,我入秘境略晚,你在此处,可有遇到其他人”

    “仙子可是问那些被一同卷入的”

    齐域轻叹一声“您也看见了,这满地的”

    他略停片刻,才继续道“我被卷入,身上恰好有老祖赐予的护身符,才得以抵过虚空裂隙,但一同卷来的人,大半死去了。落地之后,我便一边寻出路,一边寻人,已有两日而后便见了您。想来已没有其他活人了,哎。”

    “不过,”齐域补充道,“我见堕月境这裂隙甚大,不少人的落点,或许是不同的。”

    夏泠注意到他提了句已有两日,便问“齐真人觉得已经过了两日光景”

    “呃是的。”

    夏泠跟符道生等人交谈之后,就冲入堕月境,绝对没有耽误两日光景的。

    难道因为冲击,这堕月境内的时间流速,也跟那沙盘擂台一样,与外界并不相同

    此时夏泠并不知道,因为两界流速不同,追在她后面而来的项刺扑了个空,与她生生错过。

    “原来如此。”

    夏泠颔首“真人,既然我等都在这秘境内,此时正该齐心协力,度过难关,真人若是不介意,可愿跟我结伴,一起走”

    齐域一阵发怔,而后大喜过望。

    且不说夏泠修为高于他一个大境界,若能与她结伴同行,安全大大提高,能跟心上人在一起,哪怕只是暂时的,也是他齐域难得的运气啊。

    他哪里会不愿意,他千肯万肯。

    “仙子”

    夏泠忽听男修的声音中,居然有一丝哽咽,再看去,惊讶的发现他灵息波动剧烈,情绪仿佛十分激动。

    “能与仙子结伴,哪怕是刀山火海,小修也敢一闯”

    这番激动的表白还没说完,东方忽传来一阵隆隆之音,只见一片连绵山脉,忽如被压塌一般,层层的塌陷下去。而后一片黑压压的鸟类,腾空飞起,如一片乌云,遮盖住天幕。

    强烈的瘴气也随之猛然扩散开来,尖锐的鸣啼不断。

    夏泠立刻便认出,那是三阶妖兽猛鸦群,这种妖鸟虽然单只力量低下,然而一旦成群,其战斗力便成倍上升,猛鸦群是金丹期修士也感到棘手的。

    此刻妖鸟似被堕月境内狂暴的灵气所影响,妖气冲天,尖鸣不已。

    而就在这妖鸟群之中,数道灵光,从已经动摇塌陷的山脉中飞起,而后被猛鸦包围,微弱挣扎着,一面冲杀,一面朝夏泠这个方向逶迤而来。

    若是平时,夏泠不见得会特意去出手相助,但她进入堕月境,有一部分原因,正是那些被卷入境中的修士。

    “有人被困。”

    于是现在,夏泠一把拖起齐域,一个净尘诀飞快打在男修身上,把他从头到脚清了一遍,然后夏泠就将这人一拖、一拽,架到自己身边,不待他再说话,便嗖一声,飞掠而起,朝那猛鸦群飞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