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5.五十五
作者:白做梦的小说
    不过瞬息, 夏泠已经挟裹着齐域飞抵山脉上空。正迎着那猛鸦群。

    此时被猛鸦追赶的修士, 也出现在她的感知之中,只见是三个神色惊慌、衣衫褴褛的修士, 各个都带着伤, 正慌忙的逃窜着, 猛一见前方居然多了个人,几人顿时浮出惊讶之色。

    这一惊、一停的片刻,后方的猛鸦群,已经追赶而来。

    便见一片黑云, 铺天盖地,数量不知几千, 如啄食虫子一般,朝众人飞来。

    “不好”

    逃窜的修士惊叫一声, 面露绝望之色,话音还未落下, 夏泠出手了。

    只见一道磅礴罡气,横扫而过,把那猛鸦群,如纸片一般卷起、揉碎,整个过程不过一秒。

    充斥山脉的尖锐鸣叫,陡然为之一静,那修士脸上的惊恐, 还未彻底展开, 就变形成滑稽的愕然。

    几人不由愣住, 同样愣住的,还有在后面驱赶着猛鸦群的人。

    是的,这群猛鸦,居然是被修士驱赶着的。

    夏泠雷霆一击,直接将妖鸟瞬间绞死之后,一直缀在猛鸦后面、驱赶着这群妖鸟的人,也就猝不及防的暴露了出来。

    夏泠倒是没料到,这猛鸦群居然是有人驱使的,她微微一怔,随后把齐域一丢,吩咐一句“等我一会。”

    便如闪电般疾驰而出,转瞬就跨越了数十里的距离。

    驱使猛鸦的修士尚还没反应过来呢,夏泠已至近前。

    双方甫一照面,俱都是一惊。

    驱使猛鸦的一共四人,为首是名男子,修为约莫在金丹后期,见夏泠猛然袭来,他口中道“不好”

    接着也不管同伴了,立刻转身逃窜;

    而夏泠则吃惊于他们的身份。

    这四个修士,所穿法衣上,都带有门派的标识,附着着灵气的图腾,在夏泠的感知之中,就如幽幽燃烧着的冷火,醒目无比。

    那图案,乃是两条交缠的虫子,组成如同花朵一样的形状,此图她不久前才见识过。

    正是合欢蛊食虫合欢宫的图腾

    这是夏泠第二次看到这双虫首尾相连的图案,第一次是在宗门驻地,她还为此处置了几个金丹掌事;

    第二次就是现在了,两次都没给她留下什么好印象,最关键的是

    合欢宫这邪道,怎么也在堕月秘境内还驱使妖兽夏泠可没听说过,合欢宫还修御兽之法。

    夏泠心中惊怒,出手毫不容情,只一击,就将那带头逃窜的金丹男修头两条腿全部斩掉,男修惨叫震天,夏泠又接着一擭,把四个人全都攥入灵力构成的巨网之中。

    “闭嘴。”

    她冷冷地抽了惨嚎不止的男修一耳光,待对方恐惧的止声,夏泠厉声“你们是合欢宫弟子”

    几人皆惊惧的瞧着她。

    此时齐域等人,已飞抵了过来,齐域惦记着心上人,冲得最快,于是就刚好听见夏泠的质问,不由一愣“合欢宫”

    原先被猛鸦追得逃窜的那三名修士,也小心的缀了过来。见了被夏泠攥住的几人,也是一惊。

    他们几个,都是散修,被卷入堕月境后,好不容易没死在空间的挤叠之中,还没喘口气,就被一群妖兽袭击,倒是没想过,这番遭遇,居然还是人为的。

    待冷静下来,细看夏泠,又是一吓。

    夏泠与阵己对擂,围观者众,这几个散修,自然是认得她的。

    “原来是脉月尊驾。”

    散修中修为最高的金丹修士,情绪激动,心潮起伏“幸得尊驾搭救,我等感激不尽”

    “收声。”

    夏泠抬手制止散修,她现在根本没心思理会这些客套话,待众人屏息,她把那断腿的合欢宫男修抓在手上,分出一缕灵力刺入他体内,稍一探看,便冷哼一声“灵基虚浮,灵力驳杂,果然是修采补一道的。”

    见男修冷汗涔涔,夏泠道“堕月盟会,乃我玄魔门盛事,除我道修士,外道绝不允许参加,合欢宫乃邪道,你们是怎么混进来的”

    且看这几人的样子,不慌不忙,在堕月境内,驱使妖兽袭击修士,种种行迹,万分可疑。

    “或者我换个问法,”夏泠道,“你们背后之人,是谁”

    合欢宫男修终于说话了“尊驾此言何意。”

    他吐出口血沫“堕月盛会,我等慕名而来,谁知竟有变故,我等被卷入其中,见着落单的”

    “想糊弄我”

    夏泠打断他的话。

    “合欢宫五十年前被围剿,一度销声匿迹,现在居然又卷土重来,不仅好端端的发展着,还频频往各宗送炉鼎。一个三流的邪道宗门,背后若是没有大势力支撑,焉能如此”

    这是那衡夫人,上门送炉鼎的时候,夏泠就猜到了的,毕竟合欢宫复苏得太顺利,还在破望山脉大摇大摆在的行事。

    只是她毕竟管不着,只能肃整宗门。

    可在堕月境内,如今情况下,抓住这合欢宫弟子,意义就绝然不同了。

    男修露出惊慌之色,但仍是闭口不言。

    齐域总算是找到了插话的时机,连忙凑上前“仙子”

    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见少女头也不转,直接挥挥衣袖,不轻不重地将他推到一边。

    “齐道友,”少女道,“莫要打扰本座。”

    “不肯说”

    夏泠垂眸瞧着合欢宫弟子“无妨,本座想知道的,自有办法知道。”

    而后她掌中灵光涌动,合欢宫几名修士都露出惊骇之色,领头男修冲口而出“不”

    下一秒,夏泠一掌拍下,瞬间震碎了这四人的心脉。

    灵光乍现,映衬着少女漠然的面容,她毫不犹豫将这几个合欢宫修士毙掉后,巡视片刻,将手放在那金丹男修的胸口,做出抓握的姿态。

    随后夏泠往外一扯,把那金丹修士的神魂,从他的残躯内,拖了出来。

    齐域与那三名散修,已经看得呆住了。

    只是顷刻,夏泠已经把那金丹男修的神魂拖出,捏在掌中,虽是魂体,男修的神魂,却发出了尖锐的惨嚎。

    夏泠充耳不闻,她把这魂体捏着,如展开画卷一样,丝缕抽着其中的意识。

    她现在所做的一切,正是臭名昭著、修士人人谈之变色的法术搜魂。

    三名散修的脸上都流露出骇然之色。

    很快夏泠就读取完了金丹男修神魂中的意识,又如法炮制,把那三个筑基弟子也搜魂了一遍。而后一袖卷下,四个合欢宫弟子,顿成飞灰,身躯与魂魄,都消亡天地间了。

    “”

    好一会,齐域等人都不敢说话。

    搜魂这等手段,哪怕是在魔门弟子看来,也委实酷烈,毕竟被搜魂的对象,往往神魂俱灭。只有邪道修士才会这样不留余地。

    “仙子”

    半晌,还是齐域先颤声开口了“这些合欢宫弟子,可是与如今堕月境之变有关”

    夏泠从沉思中回过神。闻言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说更多。

    又见几人一脸苍白,似是被她的手段吓道,便稍缓态度“道友不必害怕,我非那嗜杀之辈,只是非常时期,当用非常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