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6.五十六
作者:白做梦的小说
    四个合欢宫修士, 都灰飞烟灭、神魂俱散了。

    齐域收拾好脸上的表情,笑道“我怎会误解尊驾尊驾在此等混乱之境, 还能关切他人, 出手援助, 怎么会是那穷凶极恶之辈。”

    那三个散修也总算找到说话的地方。

    “尊驾救命之恩,”领头那中年模样的修士道, “感激不尽。”

    “对对,多谢”

    “要不是尊驾出手,我等一定也被那猛鸦群啄食干净了。”

    说话的修士打了个寒颤,似乎想起了可怕的画面。

    “这邪道修士, 委实可恶。”一名持剑的男修愤愤道,“禀尊驾, 我等原先有约七、八人结伴,遇袭之后哎原本以为是我们运气不好,偏偏招惹了妖兽,谁知道这妖兽是被人驱使的。”

    “合欢宫修采补之道, 怎么会驭兽呢。”又有一人疑惑道。

    “”

    夏泠没有说话。

    合欢宫自然是不擅驭兽之道的,驭兽虽只是小道,但也有正经传承。与邪道并非一路。

    她想起从那四个合欢宫修士神魂里读取的记忆, 这几个人,修为最高的也就金丹,只是底层喽啰, 知道的重要信息不多。

    不过, 足够夏泠分析出一些结论。

    散修们互相疑问了几句, 便隐隐将目光聚集在夏泠身上,主要是他们都见着夏泠搜魂,想来是知道了些什么,但这些人也都很有眼色,见夏泠沉默,似是不想提,也就十分知趣,半点没问。

    那中年散修,恭敬的拱手“尊驾,小修乃四海飘零之人,陷于此境,有幸得遇尊驾,愿为尊驾马前卒,受驱使。但求尊驾怜小修这一片赤诚之心。”

    另外几人也反应过来,开始争先恐后的向夏泠剖心。

    “小修也愿为尊驾驱使”

    “不敢自比马前卒,但当个为尊驾捡影之人绝无二话。”

    其实这三人被卷入堕月秘境之后,虽惊慌,但也是窃喜的。

    原本依他们的实力,几乎没可能拿到入秘境的名额,来堕月盟会不过是碰运气、长见识而已。这回能进入堕月境内,几人既惊且喜,一心想着在这丰饶的秘境里探寻宝物。

    只不过等那群合欢宫人被揪出来,他们就感觉不对劲了。

    虽然夏泠没点明,但合欢宫这几个邪道修士,显然不是在秘境之变的时候,与他们一道,被乱流卷进来的,看他们那样子,更像是早早潜伏进了堕月境里,伺机发难。

    只要稍微一联想这背后可能的牵扯,这丰饶的秘境就成了一个张开大口的血盆,随时能把他们吞没。几人哪还敢有别的心思啊,只想紧紧抱住夏泠的大腿。

    如此一来,倒是让齐域在一边捏着射日箭,内心不忿。

    “几位要跟着我”

    夏泠从沉思中回过神,她扫了一眼众人,便知散修的想法,摇摇头“跟着我才是最危险的。”

    见散修张口,夏泠抬手制止“我知几位内心担忧,不过猛鸦群已死,邪修已毙,暂时是安全的。几位不妨在山中寻个安全处,布阵避上一段时间。”

    待她把事情都了解,堕月境重开,这群人自然就能出去。

    散修哪里会听,仍要凑上来表“忠心”,中年修士堆起笑,才张开嘴,夏泠便抬起手,虚虚的一推。

    一股巨力顿时就紧箍住了散修,几人顿时面露惊慌。

    “我并不是在与几位商量。”

    夏泠淡淡道“退下。”

    她一挥手,连同齐域在内,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往后退去,至少退开了将近三里。

    等周边没人了,夏泠将脸转向东方。

    秘境之中,也有日升月落,此时正是日出之时,猛鸦群毙,阴云乍破,道道金光从塌陷的山脉一侧射来,披拂在少女的身上,使她仿佛沐浴着光。

    渐渐地,她身上的光芒越来越亮,仿佛并不是被照射着,而是她自己发出了光。

    又过了一会,齐域突然啊地一声,猛然反应过来。

    并不是错觉,他真的看见少女在发光。

    这光芒从她的后背、双臂,透射而出,仿佛燃烧一般,点燃了法衣上镂空的线条,忽地,一个虚影如日升起,再一眨眼,一只巨大的极乐鸟图腾,猛然间在这天地之间展翅

    齐域不由自主的仰起头,心中震撼。

    这图腾他当然是见过的,不久前极乐宗与无极宗发生冲突,这消息传到齐氏耳朵里时,这庞大的图腾,也一并在破望山脉的上空傲视。

    那时齐氏的驻地内很是沸腾,带队长老匆忙将信息传回家族之中。

    但远远的观望,与在近处看,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至少齐域之前就没察觉,这图腾、这图腾是如此的巨大

    他仰着头,微张着嘴,震惊的看极乐鸟,只觉如云幕,简直遮天蔽日,而后这图腾仰首亮翅,忽然间,它重重拍打起翅膀,高亢的清鸣一声。

    只见一股可怕的威压,如浩荡之大河,朝少女脚下的整个山脉冲荡而去

    明明只是虚影,但在极乐鸟挥动双翅的瞬间,身为金丹真人,齐域居然骇然地向后疾驰

    再一看那三个散修,俱是一幅肝胆欲裂的样子,还好他们本就站得稍远。才没有当场从云头上栽落下去。

    而后齐域只听一声巨响,天地间仿佛都在回荡这声轰隆,他愕然低头,只见极乐鸟挥翅所产生的威压,如有实质一般,从山脉上推过,直接将整片山脉从中击穿。

    大地动摇,本就坍塌了一半的山脉摇摇欲坠,烟尘冲天而起,而在烟尘之中,还有别的东西。

    那是灵光。

    修士的灵光。

    只见数道灵光,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升起,才一显露踪迹,就不约而同,往四下里散开逃命。

    齐域立马反应过来“合欢宫的修士”

    这山脉里,居然还潜伏着合欢宫的邪修。

    这被夏泠威压逼着现身的灵光,约莫有数十道,或强或弱,其中最厉害的似已大金丹圆满,隐隐跨入元婴之境。

    就在此时,极乐鸟图腾再度拍击翅膀,如海如渊的威压顿时重压而下,那正待逃窜的数十道灵光,当即有七八个,如被压扁一样,鲜血飞溅,成了肉饼

    只剩那半步元婴,虽缓了缓,但仍往东逃窜而去。

    夏泠读了合欢宫修士的记忆,对此情景并不感到惊讶,见这山脉果然还有其他邪修潜伏,便打算追上去。

    齐域见势不妙,鼓起勇气“尊、尊驾”

    他这声呼唤令夏泠稍顿,转身朝几人“如诸位所见,本座要去清缴邪修,就不久陪了。”

    又道“几位还是快寻个安全之所,结阵静待此事了结吧。”

    说完之后,夏泠对齐域略略颔首“告辞。”

    便驾起灵光,立刻追着那合欢宫半步元婴而去,只是转瞬,人已驰往百里之外。

    她行动时卷起的风压,令齐域等人几乎不能喘气,好半晌齐域才挣扎出来,极目远眺,只能见天幕间的一道破云痕。要划开天幕一般。

    “”

    又过了片刻,这破云痕也开始消散了。

    “我曾听说,”寂静之中,还是那中年散修,率先开口,“脉、脉月尊驾,在参加定沙擂时,把那芥子微界,直接击碎,差点让界中其他的元婴真君,身死魂灭。”

    他说的是夏泠所参加的第一场擂赛。

    也正是这一擂,让壁照将她的名字,展现在天下宗门面前。

    中年散修不过是低阶修士,自然是无缘亲见那场比试的,但是他却听了一耳朵的传闻。

    是的,在夏泠本人并不知情的时候,她的名声,其实已经在这次来参加堕月盟会的修士之中,如雷贯耳了主要是她当初释放出极乐鸟图腾太过醒目。

    而后在第一场比试之中,可谓石破惊天,骤然扬名。当初夏泠在芥子微界中,为了速战速决,便如今天这般,释放出极乐鸟的图腾,以威压碾压整个芥子微界,逼迫藏在界中的选手们现身与她对战。

    这些人她没一一杀死,于是赛后,她那堪称击碎微界的举动,就随着对手惊慌的描述,扩散了出去

    中年修士震惊的喃喃道“我原不是很相信,现在”

    现在亲眼见夏泠,以威压横扫一界,还有什么不相信的。

    对于散修而言,只要是元婴真君,那就都是云端之人,遥不可及,他以己度人,自己平日里若遇到同阶的敌手,哪怕小境界上领先,一对三都是艰难的,然而夏泠却能以一当十,把同是元婴的真君们,当成草芥来碾

    这等差距,简直比亲眼见她抽魂,还要来得震撼。

    几人不由五味陈杂,半晌,持剑散修感慨一句“不愧是极乐神女”

    “道友此言差矣。”

    剑修转首,便见齐域揣着手,神色淡淡“哪怕没有极乐神女的头衔,脉月尊驾,也是我道修士之中一等一的人物。”

    齐域想起与夏泠的初见。

    那时他还抱着愚蠢的幻想,以为这娇贵的人,是来这盟会一览天下俊才,以为她只需躺卧云端,偶尔给他们一些眼神,等着众人上贡就好。

    不如说,这天下间,对极乐神女的种种妄想,几乎就是这么蠢。

    而现在

    齐域不由自主的仰起头,仿佛还能看见不久前占据半个天幕的庞大图腾。

    齐域出身波洲齐氏,而齐氏这一修真豪族,所赖以成名的,乃是一个传说中的法宝射日箭。

    传说中此箭为上古大能,为挽救天下苍生所制的法宝,将日夜不修炙烤着大地的太阳射落,从此才有日升月落。当然这个传说听听就好,齐氏现在拥有的射日箭跟传说中的没有太大关系,只不过威力巨大,据传能够穿透罡风层,直入太阳之中。

    作为嫡支子,齐域手中自然有射日箭的仿制版,不过在他手里的,威力最多能轰碎几座山。

    只是有一点,射日箭与极乐鸟图腾一样,都是从上古所流传下来的符号,所代表的,乃是一种荡涤妖氛的正气。

    中年修士不知齐域底气,不过见他器宇轩昂,同是金丹,不欲与他争辩,便拱手笑道“道友所言极是,小修受教。”

    “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剑修试探性道,“我等既然一并蒙难,不如相守互助。”

    “正是如此。”

    中年修士道,没抱上夏泠的大腿,他到底是有些遗憾。因此此时争取齐域入伙就显得情真意切了。

    齐域却摇摇头。

    “几位自去避难吧。”

    若是平常,身为世家子,他哪里会理睬这些散修,不过见这几个人被夏泠帮助过,齐域便多了几分耐心与他们搭话,但要一起行动那就算了。

    况且

    “在下不才,”齐域的脸上露出一种向往,“但也为脉月尊驾所动,堕月境乃我魔门秘境,此刻竟然混了邪修进来,岂能坐视”

    散修三人俱露出讶色。

    “什么意思,”剑修问,“你也要去追杀那些合欢宫修士吗”

    齐域矜持地点点头。

    “在下不才,不敢与脉月尊驾相比,但收拾几个邪道,还是不在话下的。”

    “道友,”他对散修三人道,“这堕月境,可是我魔门的秘境,堕月盟会,乃我魔道盛典,如今中途变故,搞成这番局面,我们既然被卷了进来,何不反守为攻”

    “那合欢宫修士,有什么可怕之处一群修采补的老鼠罢了。”

    一番话说完,三个散修还没动静呢,齐域忽听一阵轻轻的拍手声。

    啪、啪

    这声音十分突兀,几人一惊,齐域蓦然转头“谁”

    便见不知何时,在几人后方,竟多了一行人。

    齐域一惊,定睛看去,只见这行人约数十个,各个都披着遮掩面目、隔绝神识的兜袍,簇拥在一架车旁,车并无拉车的使牲,一片帐幔笼下,隐隐可见其中的乘客。也不知已经来了多久。

    便见那人端坐纱幔之中,轻轻的拍着手,轻笑着道“反守为攻吗倒是挺有意思的一番话。”

    散修几个脸上都露出疑色,那中年修士拱手道“不知这位尊驾是”

    他还没说完,端坐车中之人,忽地停下了拍手的举动,口中轻轻地“去取来吧。”

    话音刚落,便见侍立在车架一旁的人,忽扬起手,手中握一柄雪亮的长刀,接着凌空一挥。

    只听嗤一声,如断匹练,如切草韭,中年散修的脸上,还维持着一点讨好之意,整个人便从中一破为二。

    鲜血如炸开的花,猛然间朝四面溅射。

    这番变故只在顷刻,剩下那两名散修面露惊色,剑修一点也没迟疑,剑光一闪,顿时远遁,才逃出去一段,便如纸片一样,猛然四分五裂。

    顷刻间,四人已毙其二。

    “你们是什么人”齐域惊怒道。

    此时那杀了散修的披袍人,已举刀转向齐域。

    而后便听帐幔中,那神秘人轻声道“此为齐氏子。”

    “其丹可用。”

    齐域心中猛然浮起极度的骇然,他想也不想,扣住一枚远遁符,下一秒,却觉腹部一凉。

    鲜血猛然从男子的口鼻中涌出,齐域睁大眼睛,只见一名披袍人,已瞬息闪至他身前,手中持一如钢爪的事物,猛然刺入了齐域的腹部。

    而后旋转一扯,只听噗嗤一声,血肉俱落,齐域一个出身世家的金丹修士,在这群人面前,便如砧板上的肉,一点也没反抗的余地。

    剧痛之中,齐域脸白如纸,却盯着披袍人,恍然大悟。

    “你”

    他眼中浮着不可置信“你们是”

    话未说完,披袍人一刀挥下,齐域身躯一晃,便一头从云端栽落。

    披袍人则将那钢爪甩动几下,而后打开,便见一枚金丹,赫然悬浮其中。

    披袍人将此物上呈车架上的神秘人,对方略略端详,便道“灵光氤氲,丹纹三道,三转金丹,确是不俗。收起来吧。”

    “尊驾,”立于车旁的一名披袍人低声道,“听这几个人所言,那极乐宗的脉月神女,也在境内”

    车内之人轻笑一声“我听到了。”

    “你似有忌惮之意”

    披袍人犹豫片刻,略略颔首“属下恐怕她会陡生波折。”

    “有波折,才有趣。”

    车内之人道“若是毫无阻碍,顺利达成,反而不美呢。”

    “”

    于是披袍人便不再提了,转而问道“尊驾,几个散修都已毙命,可要让阴童子来收拾”

    车内之人点点头。

    “虽说我们的同盟者,自称已将材料备齐,但多准备一些,总是不会错的。”

    “去吧。”

    他微垂下头,将手抵在额上,似有倦意“手脚快些,莫要让我久等。”

    得了命令,披袍人躬身退下,接着一挥手,从队列后方,走出三个年龄在十岁左右的童子来。

    这些童子都生得白白净净,模样好看,只是一个个都沉默不言,每人抱着一个几乎有他们一半高的瓶子。

    而后两名修士,领着这群童子,按下云头,往地面寻觅而去。

    他们要寻的,是刚才被杀的那三个散修。

    只见地面一片狼藉,到了地上之后,修士就停在一旁,任由童子们踏入碎石断木里面,在里面寻找尸首。

    童子之中,落在最后的一名小童,此时露出了些许忧郁的表情。

    他偷偷斜眼,见修士站在后面,并不关注他们,便抱着自己的瓶子,转入一块巨石,然后把瓶口拔开,小心的往里面探看。

    只见瓶中阴气弥漫,黑烟缭绕,仿佛是阴间景象。

    而在这阴气黑雾之中,有一少年,伏倒在瓶底。

    少年身披一黑袍,小半张脸染着青紫色,身后背着个巨大的棺材,浑身没有一点生气,活脱脱就是个死人。

    但若是死人,早就该被这炼阴瓶,化为阴气才对。

    可这人已被小童收入瓶中多时,不仅没化掉,不知是否是错觉,每次往里面查看时,童子都觉得瓶中的阴气,似乎在减少一样。

    因为这个异常,童子忧心忡忡,又不敢对外人言,想到把差事办砸的后果,童子蓦地打了个寒颤。

    “发什么愣。”

    后方的修士扬声催促,童子一惊,连忙轻手轻脚的把瓶口塞好,抱着瓶子,跟上前面的同伴。

    童子们在树林间转了一圈,把那三个被劈得稀碎的散修,愣是给找了出来,而后收入瓶中不提。

    一番行动,只用了半刻,等童子返回禀告,车中之人,将抵着额头的手移开。

    “走吧。”

    他下了命令。

    “别让我们的盟友久等了。”

    于是一行人向东逶迤而去,很快,此处便毫无痕迹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自西起,一道灵光猛然疾驰而来,行至此处时,缓缓停下,落入林中。

    光芒散去,只见这来人,正是项刺。

    项刺追着夏泠进入秘境后,由于两界时间流速的差异,虽然他紧跟着,几乎是与夏泠前后脚冲入堕月境,但还是晚了几乎半天。

    等项刺追着痕迹,慢慢搜寻到此处时,距离夏泠离去,已有好几个时辰。

    不过好在,使用遁诀之后所散逸的灵息,有迹可循。

    项刺在乱石与断木之间寻觅,同为极乐宗弟子,他能察觉到此处的斗法痕迹,有极乐宗遁诀踏影诀的灵息,因此断定夏泠来过这,还停留了一会。

    又见这处干净得很,虽然山脊崩塌,但没有激烈打斗的迹象,心中略松一口气。

    正当这时,一个轻微的喘息声,蓦然传入项刺的耳中。

    项刺迅速转身“何人”

    他的声音在乱石之中回荡,并无人应答,过了一会,一棵断成两截的巨树覆下的树荫之中,有一团东西,略微地动了动。

    项刺才发现,那里倒伏着一个人。

    他微微一怔。

    “是、极乐宗的道友吗”

    那人开口,声音十分微弱。

    项刺身穿法袍,其上有极乐宗宗门的标识,闻言他略略颔首“我是极乐宗弟子。”

    一边说着,项刺朝巨树走去,走近一看,才发现这附近因地形缘故,构建了一个天然的障目之阵,而这倒在树下的人,气息又太微弱,刚才他一心想搜寻夏泠留下的痕迹,因此竟没在第一时间察觉到。

    只见巨树的树干上,一名男修靠在上面,浑身是血,面目也被血与土所掩盖,看不清楚,他靠着树干,下半身盖着一团树叶。

    见项刺靠近,男子睁着眼睛,目光涣散,却盯着他衣袍上的极乐鸟图腾看了半晌,露出一点安心的表情来。

    “想、不到能在,这时见到,极乐宗的弟子”

    “我、是波洲齐氏,”他声音微弱,“叫、齐域”

    “道友可是要寻求帮助”

    项刺道“若是需要丹药,我手中尚有一些”

    话还未说完,忽有一阵风,吹拂卷过,男修搭在身上的树叶,如纷纷的碎羽,被风卷起。

    项刺当即停下了话。

    只见男修腹部以下,宛如被挖去一截身体,丹田的部位,到大腿之间,居然是空的。

    这个伤势,就算有灵丹,吃了活不下来。

    躺在这的男修,正是齐域。

    他移动手臂,扯了一截树枝,葱茏翠绿,又把自己那截身体给盖了起来。

    “看、不到伤口的话,”齐域笑笑,“感觉、就能撑久一点似的。”

    “齐道友,”项刺沉声道,“你被人挖走了丹田”

    齐域点了点头,这个动作消耗了他不少精力,他疲惫的垂下眼眸“道、友”

    “你是、极乐宗弟子”

    齐域歪倚在树干上,眼中似乎微微氤氲着光“能不能、请你把我手中的东西,转交给脉月尊驾”

    “如果是、在,她的手中”

    一定比在他手里更有用吧。至少不会像他这么没用,在生死关头,连法器都没用上,就被人摘了内丹。

    “阁下见过我宗神女”

    齐域的脸上似乎泛起一点光彩。他不知想起了什么,声音之中,忽有一些默默的温柔。

    “是、啊。”

    “我”他呢喃道,“见过的。”

    渐渐地,齐域眼中的微光,脸上的光彩,都暗淡了下去。

    一口气从齐域的胸臆中舒出,徐徐消散,仿佛有千言万语,氤氲其中,然而再也说不出来了。

    “道友”

    项刺问了几声,见齐域已毫无动静,上前一看,便见这名年轻的金丹真人,已然断气。

    他心中有不少疑问,比如这人自称见过夏泠,又一幅被人挖走了丹田的样子,大有内情,然而人已经死了,项刺有再多疑问,也只得按下。

    项刺想起齐域那句嘱托,转而去看他的手。

    只见修士的右掌紧紧蜷缩,此时随着齐域的逝去,他的手指逐渐松开,便见一枚如箭的事物,从他的掌心中滚了出来。

    虽然沾着血与土,但项刺还是一眼认出“射日箭”

    他不由又看了一眼齐域,想起他自称波州齐氏。

    射日箭乃是这一族的标志之物了。

    项刺将这箭头捡起,擦去表面的尘土,只见宝物自晦,但居然没有任何禁制在其上,是无主的状态齐域在死前把射日箭上的禁制抹掉了。

    如此一来,此宝便是无主之物,人人可以使用。

    想起齐域临死的嘱托,项刺心下有些疑惑,不过射日箭名声在外,这支虽然不能与真正的射日箭相提并论,但也是难得的宝物,既然是要交给夏泠的,他并无二话。

    于是项刺将射日箭收起,对齐域道“虽不知道友与峰主之间的渊源,但道友赠宝之情,在下心中感激。一定会将此物,转交到峰主的手中。”

    而后项刺伸出手,替齐域合上双眸。

    “情况紧迫,并没有时机为道友举办哀典,道友见谅。”

    接着项刺捏起法诀,只见周围的土地升起,很快地面凹陷下去,土层层覆没而过,只是顷刻,便将齐域掩埋了。

    死亡如此平等,在它面前,修士也只是一捧土而已。

    做完这一切,项刺又垂首肃然,片刻之后,方才驾起灵光,在天空徘徊片刻,便继续循着踏影诀的灵息,朝东方飞驰而去。

    话分两头,项刺那边的一番变故,夏泠自是不知。

    她以威压,逼出合欢宫潜藏的修士之后,便追逐着那修为最高、已近半步元婴之人,想要将他擒下。

    谁知这人的遁术居然很不错,一路追赶,虽然都黏住了对方,但每每将要靠近,对方便又猛然爆发,把速度提上来,再度拉开距离。

    仿佛是故意钓她一样。

    待到一片连绵的残垣断壁,蓦然出现在夏泠的感知范围之中,她回首一看,才发现已经飞跃了大半个秘境。

    这附近灵气极浓郁,随处可见巨木成林,显然是堕月境的中央地带,才有这般丰沛的灵气。

    “”

    夏泠感知片刻,便将重点,放在了地面那片残垣之中。

    只见断壁楼台,与藤蔓相伴,占据一片广阔的地带,仿佛是个等待发掘的遗迹。

    她从未听说过,堕月境内,会有建筑,然而这显然曾经是一片宫殿式的建筑群。

    那名合欢宫弟子,一路逃逸至此,一头钻入其中,若要去寻他,也必须进去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