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8.五十八
作者:白做梦的小说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超过50就可以解决它  “不知道友高姓大名”

    商缺没想到, 他会在这种场合下,被极乐神女问起名字。

    他恍惚片刻, 才从惊艳中回过神“在下商缺。”

    “原来是商道友。”

    少女又微笑起来。她笑容的弧度很浅,只是略微弯起唇角, 很快便消失不见, 但却如冰雪乍裂,令这满室的修士, 都不觉沉醉。

    “商道友,”少女与他颔首,“后会有期。”

    便如刚才那样,轻轻掠起,如一缕轻烟,轻盈的穿过会场的正门,踏入阵法,瞬息消失不见。

    “”

    又过了好一会, 商缺才吐出一口气, 从一种类似屏息的状态里恢复过来。

    他一回眸,便见齐域捏着射日箭, 用一种略显复杂的目光看着他。

    见他看来,齐域收起异色,如常笑道“恭喜道友, 竟能得神女青眼。”

    “既然入席之争已定, 我也不欲久留。”

    神女离去, 这位齐氏子马上就兴致缺缺,敷衍一般的对他拱拱手“就此告辞了。”

    商缺微微一笑,并不答话。齐域轻哼一声,拂袖而去。

    会场中其他修士也陆陆续续踏入阵法,商缺感到不少人经过他时,都隐隐地投来了不善的目光。

    等到着会场中人走得差不多了,商缺走到了夏泠坐过的席位。

    他伸出手,顺着木椅的扶手,缓慢的抚摸了一遍。

    而后他收回手,垂下眼眸,在掌心轻轻一嗅

    “生死勿论、唯胜者强呵呵。”

    商缺想起少女飞掠而起,朝盟会执令而去的那一幕。

    那时

    她的衣袂翩然翻飞,云雾一样拢着她,所有人都只顾追逐着她的背影,商缺却注意到,少女没有散发出一点灵力的波动。

    既不像是被法宝遮掩了,也不是凡人的武技。

    不用灵力便能御空而行

    他又想起少女看过来时的眼神即便是被云纱所遮掩,被封住了视感,她的眼神,也太过平静了。他跟那齐域,好歹也是金丹修士,而这位神女,看向他们时,仿佛在看平辈修士。

    更甚者仿佛,是在仰视着。

    是他多心了吗

    商缺蜷起手指,仿佛将那缕香气,留存于掌中。

    阵法启动,灵光微闪,再踏出时,夏泠眼前的,便是一片平坦的峰头。

    盟会的入阵之处是需要修士自己找的,每个人的入口出口都不同,用过后即销毁。这次盟会选择的场地在诸金州破望山脉。

    夏泠赶到之后,很快就找到了不少入口,她选了其中较为偏僻的一处,便是这披华林。

    山风微凉,夏泠漫步于夜空,似踏月而行,不大一会,她行至山涧,伸手在一处石壁上敲了敲,石壁随即洞开,一个简陋的石室呈于少女面前。

    夏泠踏入石室,关上壁门,洞内旋即陷入一片黑暗。

    她取出一枚夜光珠,放在石台上,一寸光明,便将这仅数尺的山洞填满。

    这是夏泠自己开辟的临时洞府,说是洞府可能不那么准确,就是个石洞不过她一向节俭苦修,除了必要的修炼资源,宗门下发的、长辈赐予的、比斗赢来的都被她拿去搞脉月峰的建设了。

    时至今日,虽然夏泠的峰头除了她以外,仍是没半个人影,但论条件优越程度,能评得上全极乐宗前五。

    室内有了光,夏泠又习惯性的使了一遍净尘诀。这才在蒲团上坐下。

    她取下覆眼的云纱,又将盟会符令,放在手中摩挲着。

    夏泠入门即被宗主封了视感,她其实是没有光感的,会用夜光珠点亮石室,只是一种习惯,此刻她也是用手指抚摸着符令,感受其中的阵法运行纹路。

    但她并非不能视物,看东西这一功能,靠着感知实现了。

    只是她眼中的世界,与常人不同,没有生命的死物,例如石头一类,在夏泠眼中,是幽暗的冷色调,而活物,例如今天那几个跟她搭讪的修士,他们的脸,便是一团填充在五官轮廓里面,或深或浅的红色。

    体表温度高,则颜色鲜艳,低,则略浅。

    若是她集中精神,而对方又没有防备,夏泠甚至能看透别人的皮肉,看见内脏、骨骼、经络。

    这十六年,自夏泠有记忆起,她眼中所见的世界,便是如此。

    她并不知道宗主为何要封印她的视感,但总归不是要害她。

    红尘皮相无需执着。

    等你修炼有成,这封印自会解开。

    红尘皮相么

    夏泠并不傻,她伸出手,捏了捏自己的脸皮,入手细腻,比她法衣的料子摸着舒服得多。在宗门时,她一心修炼,偶尔与同门接触,总能得到许多善意。

    再加上今天那群陌生修士的表现

    可能、也许,她,长得还行

    只是既然都已入道,区区皮相,居然能影响修士吗有点匪夷所思啊。

    想不通,又看不清自己的脸,夏泠很快便放弃探究,她摩挲着符令,思索着这堕月盟会。

    堕月盟会的历史不算久远,且秘境所容纳的修士,封顶境界只是元婴。

    对于大部分宗门而言,这秘境可谓物产丰饶了,但夏泠出身极乐宗,且身份特殊,一入宗门,便是一峰之主,堕月境里的物产,对她没什么吸引力。

    她会争取来这堕月盟会,只有一个目标堕月境擂赛。

    这是从筑基,至元婴期的修士,都能参与的。

    倒是秘境本身,对夏泠而言,还是其次了。

    让天下宗门,领教我极乐宗神女的威光

    正沉思间,忽然石壁的阵法被触动。

    “何人”

    夏泠先是戒备,而后眉目一松。

    石壁洞开,月光射入洞内,如在地面漫上一层清霜。夏泠走到洞口,便见月轮之下,虚空之中,有一名身形纤细之人,正披光踏月,悬于她的洞府之外。

    听见响动,来人转过身,身上的玉珏随之相撞,发出泠泠的清脆响动。

    “原来是储教习。”

    夏泠略略颔首“见过教习。”

    此时恰有清风吹来,来人的发丝被风抚开,他的脸便也浸于月华之中。

    当是绝色,美若瑶仙。

    然而一开口,却是温柔的男声“师侄。”

    他轻声道“你回来了。”

    一边说着,他从半空稍稍降下,朝石洞飞来。

    与此同时,夏泠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气味之浓烈,简直像是从血池里浸泡过一样。

    她不由诧异的“教习,您身上”

    说到一半,夏泠自己停下了话。

    男子已行至洞前,距离极近,那股血气,也分外鲜明。

    月光之中,男子的法衣上,衣襟、袖口、衣摆

    全都是血。

    大片大片,呈喷溅状的血迹,这肯定不是他自己的。

    夏泠心中讶然,这片刻的功夫,男子已经踏入石室内,脚上的枷锁拖在岩石上,随着他一步步走近,发出沉闷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