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60 六十
作者:白做梦的小说
    储温是魔主。

    这个真相是如此出人意料, 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 夏泠却又觉得,似乎在情理之中。

    她呼吸间都有隐隐的血气, 知道这次自己是受了重创,她功法、体质特殊,只要不是马上毙命, 所有以灵力为根基所施展的招式,都能被她缓缓化解, 令伤势自然愈合。

    但这突然出现的男子,诡谲莫测, 并非正统,似混有邪修手段。

    夏泠现在只觉胸口的伤处,一团阴冷之意附着其上,阻碍她灵力的运行, 令她经脉滞塞。好在这阴气不强, 再过一些时间,自能被她所化解。大约这男子也非主修邪道, 只是用做辅助修行。

    即便如此,也足够夏泠心中警惕了。

    “神女。”

    车架中的男子开口,语气甚是温和“我对神女神往已久,阴差阳错之下, 却与神女以这种方式相见, 令神女受伤, 甚是歉疚。”

    一边说着,他轻轻的咳了几声,纱幔后的人影抬起手,放在唇边,腰身微弯,仿佛一个病弱的凡人贵族。

    “接下来,只要神女安分守己,”男子微笑道,仍是温温和和的,“我绝不会杀伤神女,可好”

    “”

    “够了吧。”

    寂静之中,孽使忽开口道,他抬起手,做出一个拂抹的动作,石室内无形的重压,便陡然一轻。

    孽使轻斥道“这等言语官司要搞到什么时候,惹得现如今这个魔主恼了,他要死要活发作起来,还要不要继续开解禁制了”

    孽使以余光瞄了一眼储温。

    此刻储温面无表情,安安静静的,垂手立于室中。

    然而一道黑纹,如活物一般,在他的脸上浮现、扭动,仿佛马上就能破皮而出。

    那是魔纹。

    孽使暗自心惊。

    他跟储温,因着合谋的缘故,也算是共事一段时间了,不敢说对储温有多了解,但对此人的秉性,还是有所了解的。

    魔纹涌现,证明他心绪浮动,绝非表面那般平静。而储温居然把情绪给忍耐了下来。

    而能令储温这般忍耐的原因孽使悄悄去看软榻,只见少女被几个人团团围着,成挟持之态。

    那一掌伤她不轻,见她脸色如雪,孽使有一瞬间的不自在。

    他修行有成,已经几百年不曾体会过情绪为何物,平日里笑怒都只流于表面,而此刻,却好像有一根细针,戳入了他的心底,虽然只有一点点疼,但也足以令孽使震惊了。

    孽使按捺下这种不合时宜的情绪,冷声道“莫要再浪费时间了。”

    “如今五宗皆齐聚于外,”孽使道,“不过是因为尚不知禁制已松,这才没冲进界内,令我们多了一些时间,等阵法解开,可就没什么能拦住他们了。”

    “道君所言极是。”

    车架中的神秘人柔声道。

    接着是另一道声音“几位到底想要做什么”

    孽使循声看去,便见发声之人,正是夏泠。

    一会的功夫,她的脸色瞧着已经好了很多,这会虽暂时沦为榻上之囚,但她看起来倒也不惊慌。

    孽使心中又是一阵微澜,但面上不显。

    “你的问题可真多,”孽使唬道,“须知知道越多,死得越快”

    他还没说完,便听那纱笼之中,男子轻笑一声“道君言重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神女若是想听,细细讲也无妨。”

    “”

    因为戴着面具,孽使的表情被遮住,但在男子说完之后,他的气息却有瞬间的杂乱。

    与此同时,储温背在身后的手,也悄然收紧。

    室内之中,唯有男子的声音继续着

    “神女可知,”他隐没在纱幕后的身影微动,“堕月境,为何叫这个名字”

    过了片刻,夏泠才道“为何”

    “万物的命名,皆有由来,秘境自然也是一样,”男子柔声道,“神女既是极乐宗弟子,自然也该知道,当初为了堕月境,天下修士大打出手,相争残杀,血没遍野,尸骸如山。”

    他的声音在石室内回荡着,除此之外,再无旁声。

    夏泠默不作声,一边听着,一边悄悄探出感知。

    她自然也听到了孽使那句知道越多,死得越快,这车架之中的神秘男子,修为莫测,行事诡谲,且似是邪道中人。他这般轻易,就肯把内情说出,必有所图。

    但夏泠虽忌惮他修为,心中却另有底气,此时虽被困,却不惊慌。

    见男子提起堕月境来历,夏泠道“我自是知道,堕月秘境曾引发天下修道之人的大战。而后我玄门技高一筹,将此界收入囊中。”

    神秘人低笑一声“神女就不感到奇怪吗,区区一个元婴期的秘境,竟能引动天下干戈。”

    “”

    神秘人又问“既然已经抢来了界门,为何这个秘境,居然没被任何一个大宗收入囊中,反而向众人公开”

    “此界为玄门合力夺取而来,”夏泠道,“因此五宗决定将它作为玄门共有的秘境。”

    夏泠才说完,神秘人便低低的笑了起来。

    “尊驾有何高见,直说便是,”夏泠漠然道,“何必作此态度。”

    于是神秘人笑声一收,轻叹一声。

    “倒是我的不是。”

    他轻声道“许久未曾闻如此天真之语,一时愉悦,未免失态。还请神女见谅。”

    “大凡修士,”他轻柔地,“乃天地之间最恶之物,集自私凉薄苟且于一身,比那饕餮还要贪婪,吞吃天地间的一切。岂会将利益拱手让人”

    “五宗又是贪婪之辈里最为贪婪的,恨不得吸尽众生每一滴血,岂会如此大方”

    夏泠听这偏激之语,心中不适,但未开口。

    “堕月盟会之所以会存在,”神秘人道,“只是因为,五宗没谁能真的掌握堕月境界门罢了。”

    “什么”

    “堕月境的界门有两个。”神秘人微微一笑,“一个在里,一个在外,五宗拿在手上的只是其一,仅能借两百年一次的秘境地涌,令外部的界门开启罢了。堕月秘境,直到现在,其实仍是一个无主的秘境。”

    “而五宗之所以没法取出完整界门,乃是因为,堕月境根本就不是秘境。”

    夏泠忍不住打断他“什么意思”

    她惊讶道“堕月秘,不是秘境”

    “何谓秘境未成形的小千界残片,”神秘人道,“神女已亲身踏入境中,难道未曾感受到,此地与外界时间流速不同吗。”

    沙幔微晃,车架之上,神秘男人缓缓坐正了身躯。

    “小千界残片,依附于大千界之上,法则与大世界通行,堕月境时间流速却与外界不同,神女难道就不感到奇怪吗。”

    “尊驾直说吧。”夏泠道,“不必绕弯子了。”

    车架之中,神秘人低低一笑。

    “那我便据实已告了,”他柔声道,“此界实为一洞府,乃是寂月天尊的冢中。”

    “”

    好一会儿,夏泠都处于一种懵了的状态,回不过神。

    “寂月天尊”

    她眉头微蹙,喃喃地念出这个名号。

    修士境界不同,名号也会不同,筑基称前辈,金丹称真人,元婴为真君,化神、合道便是道君;而能够被称为一声天尊的。

    乃渡过劫难,随时能够飞升证果的,大乘期修士。

    如今整个修道界,据夏泠所知,目前仅有她极乐宗老祖,乃是大乘期,尊号破劫天尊。

    “你是说,”夏泠道,“堕月境是大乘天尊的遗府”

    “正是。”

    神秘人道“正因为寂月天尊陨落于此,此地方才被命名为堕月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