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鸡鸣夜归人不寐
作者:樱桃洼的小说
    春节小长假是积攒出来的,哪怕是个周末,为了积攒春节小长假,这个周末是不休息嘀,大家要上一个超长的工作周期,一切只为春节小长假。

    也就是是,祁景焘明天还要上班,折腾一个晚上还要赶回滇中市上班。等祁景焘表兄弟仨进入滇中坝子的时候,已经能够听到周边村子此起彼伏的雄鸡唱鸣声,这是更鸡在鸣叫。天快亮了,等雄鸡第三次鸣叫的时候,那些打工族们也该爬起床,洗漱一番,去上班打拼了。

    “买得晨鸡共鸡语,常时不用等闲鸣。深山月黑风雨夜,欲近晓天啼一声。老表,我就不回五区了,把我送到春熙小区,你们也回去补个瞌睡。”听到周边村子此起彼伏的鸡鸣声,祁景焘有感而发地吟咏着诗句,吩咐开车的陈德明他的目的地。

    陈德明通过后视镜瞄了眼衣冠不整的祁老表,好心好意地建议道“老表,这才四点多钟,还有三个多小时才到上班时间,回家一趟也来得及。”

    陈德祥满脸疲惫地看看依然漆黑片的车窗外,打个哈欠,开口吩咐道“五区坝子就不回去了,老二,把我们送州城家里,随便迷糊一会儿,洗漱收拾一下再去单位上班。”

    祁景焘精神上的疲劳早已经消除,并不需要休息。只是时间不早不晚,现在回到祁家花园折腾一番又要赶回州城上班,有饶人清梦的嫌疑,他也不打算回祁官营了。

    陈德祥和祁景焘都还要上班,在州城也都有住房,陈德明一听也觉得有道理,下了高速,分头把这两位大哥扔到他们在州城的家门口,他自己就回老家补觉去了。他为领导解决了大问题,这个春节难得休个长假,不好好利用就亏大发了。

    祁景焘被扔在春熙小区大门口,这是有他最初的小窝,是他和苏敏、徐曼丽共同构筑的小窝,已经多长时间没来这里住宿了?想想还真怀念住在这里那段温馨浪漫的日子。

    时间还早,又是冬天,街道上连早起晨练的人影都见不到一个。祁景焘来到熟悉无比的2栋306,从戒指空间找出钥匙,打开房门,一股温馨清香的味道扑鼻而来。

    开灯,屋子里面的陈设没变,一切依旧,保持着他们最后一次居住的模样。祁景焘虽然长时间没过来春熙小区居住,这里却干干净净,显然有人经常过来打扫清理,浇花透气,甚至更换插花?是的,客厅茶几上那个花瓶里的几枝香水百合娇艳欲滴,馨香扑鼻,显然是新更换的鲜花。

    用不着猜,肯定是现在的房主人徐曼丽的杰作,这丫头拥有这套房子的所有权,这里属于她的私人领地,是她拥有的第一套私人房产。莫非,这丫头昨天来过这里?

    正对着那束绽放了两朵的香水百合出神,

    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祁景焘一个激灵,转身一看,就看见徐曼丽正满脸惊喜地站在身后,大眼圆睁地注视着他。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来这里?”!爱奇文学 ……免费阅读

    随即,两人相互注视着对方笑了。只是,身披睡袍,鬓发散披的徐曼丽在这冬天的早晨很容易勾引起男人的火气。

    幸好,祁景焘的自控能力很强,或者说是一夜未能睡觉休息的缘故,对于徐曼丽这妖精慵懒的风情有足够强悍的抵抗力。

    注视着徐曼丽那双喜出望外的大眼睛,祁景焘这才想起来,昨晚,他主动收敛了自己的神识,没主动扫描周边,对周边的感觉没那么敏锐,这才没发现徐曼丽居然在屋子里。

    看着因为意外惊喜更显妖艳动人的美女,祁景焘开心地笑道“老实交代,怎么偷偷摸摸溜到这里来了,什么时候过来的?……莫非,你昨晚居然夜不归宿?”

    徐曼丽不以为意地笑笑,继而,满脸幽怨地盯着祁景焘说道“焘哥,昨晚夜不归宿的人是你,说好的让人家洗白白等你,害得人家独守空房。反正也没人陪,一个人辗转反侧也睡不着,干脆回来老地方看看我自己的房子。快过年了,顺便收拾一下,不可以吗?”

    祁景焘顿时满心都是惭愧和内疚,不由爱怜地拥抱着徐曼丽柔软的身子,轻声说道“丫头,哥陪你,我们再睡一会儿。”

    徐曼丽幸福满满地呢喃道“你昨晚没睡觉?”

    “本来也没什么计划,只是去大舅家看看有什么事,结果被德明老表拐骗到省肿瘤医院,那里有四个癌症患者等着我呢,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来来回回折腾一夜,哪里有时间休息?刚刚回来,打算来这里迷糊一会儿再去上班,你在这里正好。”祁景焘的解释有些多余,不过,他还是给徐曼丽一个解释。

    徐曼丽非常满意,拥抱着爱人呢喃道“那你要好好陪我。”

    “一定一定,今后都会好好陪你。”

    ……

    天光大亮,吃过丰盛的早餐,吻别明艳动人的徐曼丽,祁景焘神采奕奕地离开春熙小区,踏着钟点来到信息中心办公室上班。

    给自己泡上一杯香气四溢的茉莉花茶,舒舒服服地坐在办公椅上,开启电脑浏览一会儿网站新闻。搜索浏览一番,没发现关于大神医一夜治愈四位癌症患者的相关报道,祁景焘满意地点点头。

    那些家伙的保密工作还不错,昨晚的事儿没被媒体得知,也没在省肿瘤医院那些患者中引起一丝波澜。

    不过,这才是正常反应,昨晚的知情人虽然多,除了那四个患者和他们的家属,在场的都是医院的人。

    应该是肿瘤医院方面不希望外人知道这件足以震动医学界的

    大事,影响他们医院在彩云之南肿瘤领域的权威地位,保密工作才执行的如此彻底,如此有效。

    已经住院治疗的患者家属动用私人关系请祁景焘上门,施展他们看不懂的神奇手段,轻轻松松就把他们束手无策的癌症患者治愈。不管怎么说,对于肿瘤医院方面都不是什么体面的事,肿瘤医院才不会给祁景焘宣传。

    最关键的是,祁景焘并没有接受肿瘤医院院长发出的邀请,担任肿瘤医院的特聘专家。也没有接受在场的彩云医科大学校长发出的邀请,担任彩云医科大学的名誉教授。

    这样一来,祁景焘和作为彩云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省肿瘤医院没半毛钱的关系,人家怎么能宣传他的光辉事迹?这不是白白给祁大神医做宣传,反打自己的脸吗?这种出力不讨好的傻事没人做,保密工作自然要加强了。

    没人宣传自己光荣事迹,给自己扬名立万的机会,这正是祁景焘需要的结果,要不然今后更没安宁日子过了。长长舒了口气,喝上一口茉莉花茶,口齿留香的祁景焘开始自己的本职工作。

    今天已经是2月13日,再坚持上两天半的班就可以放春节假了。祁景焘打起精神,召集综合组成员开会,部署落实春节放假期间工作安排,关键是春节假期的网络维护值班计划安排。

    不论放什么假,大集团公司都不可能全员放假,有些部门还需要有人值守,信息中心的网络设备就属于不能停机那种,哪怕春节期间也必须保持网络链路和电话的畅通。虽然他们率先实现全集团综合布线,把计算机网络和电话线路归集到一起?他们的任务越来越重要。

    祁景焘还没开口说话,赵志峰就愁眉苦脸地说道“祁工,这几年都是我值班,虽然只是电话值班,随叫随到,可是,大过年的,我也不敢离开滇中半步。我今年刚刚买车,打算带父母出去旅游,自驾游。”

    “好事啊!尽孝要趁早,不要等以后哀叹什么‘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鬼话。你准备出去自驾游也行,网络值班计划你如何安排?”祁景焘笑眯眯地问道。

    “网络维护归海通公司负责,日常值守由麻教授的春城海通公司驻厂工程师值守,网络值班也没必要随时呆在机房,保持定时巡查就可以了。这是值班人员安排表。”赵志峰眉开眼笑地说着,递给祁景焘一个文件夹。

    祁景焘翻看几眼,点点头说道“这个安排还行,我这个假期不会离开滇中范围,正好替你值班好了。我家就在滇中市区,我会经常过来查看,你就放心好了。嘿嘿,这几年私家车越来越多,春节假期出门旅游的人也是越来越多,自己开车出去,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安全第一。主机房呢

    ?”

    “祁工,主机房这块主要是二号主机房的改造还有一些装修的收尾工作没完成。另外就是镜像系统的安装调试工作,麻烦的是负责系统调试的梅工,他要赶明天下午的飞机回家过年。”负责机房业务的李海波汇报着自己负责的工作进度。

    祁景焘微微皱眉“那个梅工是哪里人?麻教授那里是咋个安排?”

    李海波苦笑道“呵呵,梅工是i香港公司的系统工程师,他们出来做技术服务的收费是按小时收费,以往返机票的登机时间为准计费。梅工这次过来只有59小时,时间紧张的很。麻教授的意思,今晚通宵加班,争取在明天早上完成系统调试。”

    “多购买一两天时间能花几个钱?时间安排的这么紧张。算了,他们的时间既然是按小时收费,我们也就奉陪到底。小李,你再坚持一下,下午我过去帮你盯着。你下午就在家休息,养足精神晚上加班。麻教授那里你要盯紧点,年前必须完成机房改造。机房装修的收尾工作也要督促他们的工人抓紧,不行就让他们加班,干不完就别回家过年了。小吴,计算机设备维修有没有安排轮值人员?”祁景焘的目光转向吴宏伟。

    吴宏伟早有准备,递给祁景焘一个文件夹,笑容满面地说道“春节假期值班的部门不多,斯达公司和马特力公司都已经协调好,他们都安排有电话值班人员,在家待命,保证随叫随到……”

    “这个安排不错,小马,你那块业务不需要值守,好好回家过年。今年过年,你们几个有没有出行计划?”祁景焘心情很好,开始关心其他同事的春节安排。

    作为业务组长,掌握组员的动向还是有必要的。综合组的工作有些特殊,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发生,他也能及时调配资源处理应急。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