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6岁女上司》正文 第370章:姑娘,你没事吧?
作者:小白菜的小说
    总说男人得到就会厌倦,可是我得到了宋清漪却一直没有厌倦,反而越加喜欢她,喜欢她的每一个优点和缺点,喜欢她的一颦一笑。

    我揽住她的腰肢,用力网上一带,她“呀”的小声惊叫一声,甚至紧紧撞在我身前。

    “嗯!弹性很好!”我一连坏笑的看着她说道。

    宋清漪怒视着我说:“你太色了。”

    怒视的时候,她依然媚眼娇媚,尔后将脸伏在我的肩上,紧紧抱住了我。

    我笑道:“天底下就没有不好色的男人,说实话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是杯里的眉毛吸引,很多人都是凭第一直觉去慢慢接触一个人,然后渐渐喜欢上对方其它优点。”

    她不说话了,就这么紧紧的抱着我,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的下巴轻轻摩挲着她柔顺的头发,她忽然就说:“我就是太想你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还在办公的,网上突然弹出一条新闻,我就突然想到了你,就跑来找你了。”

    “不是吧?什么样的新闻能让你突然想起我?”

    她哼哼唧唧的说:“是一个关于喝酒的新闻,有一个三十五岁的男子喝酒胃出血后,几天后突然就死掉了。”

    “啊!难道你怕我也……”

    “不许乱说!”她急忙打断我的话。

    “好好好,不乱说了,放心吧!我可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走了呢。”

    她轻轻应了一声,突然又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就又问道:“你说啥?”

    “没什么。”她摇摇头说。

    可我刚才分明听见她小声说了一句什么话,我确实没有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安正人还没走进办公室,他的声音便传了进来:“向兄,江北那边的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现在可以过去取材料,一起去还是……哎呀!我擦……”

    听见安正的声音后,我和宋清漪急忙松开彼此,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打扰我们了,我心情有点不爽。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告辞!”安正低着头就准备退出去。

    “站住!”我喊住他说,“你刚说什么?”

    “我说江北那边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可以过去取材料了,我问你一起去吗?”

    “一起吧,正好我还有点事找他们。”我说着,随即又转向宋清漪说,“要忙了,晚上见吧!”

    “嗯,你先忙,我也得回公司还有个会议。”

    宋清漪还算镇定,说完就拿起自己的手包往外走。

    安正立刻为她让出路,规规矩矩的喊了声:“宋总好!”

    宋清漪淡淡一笑,急步走了出去。

    安正一直看着宋清漪走远后,才长吁一口气说:“你说说,怎么每次我来你办公室都能碰见这么激情的一幕呢?”

    “你下次来能不能先敲门,你说万一我正在……”

    “我懂我懂,办公室是要比家里更激情,下次我一定敲门,一定敲门!嘿嘿……”

    “笑你妹,东西带上走吧!”我瞥他一眼,抓起办公桌上的手机就往外走。

    由于我的车还在交警队没去认领,我的驾证也还没去重考,所以安正这辆开了七万多公里的本田,便成了我们公司的公用车,他也成了我的御用司机。

    去江北的一路上我们聊着工作上的事,安正告诉我,等家具商城这边的业务结束后,咱们就扩大一点经营范围,必要时候可以拿出一部分钱做推广。

    我觉得有这个必要,现在我们就是要壮大队伍,然后高度曝光,做大做强,*!

    去江北那边取了材料后,我和那边老板商量了一个事,我打算和他们长期合作,准备建立一个属于咱们‘创美’的广告圈。

    一个成熟的广告公司必须要有自己的圈子,比如‘思美’就有自己的圈子,我也要建立属于我们的圈子,今后才好开展工作。

    一切都比较顺利,傍晚时分我和安正又开车回公司,我们在路上商量着今天晚上准备吃点什么。

    就在我们聊得正起劲时,我发现了车前方一个穿着白长裙的女孩,她正要横穿马路,虽然是在行道上,可已经是红灯了,而且她正低头看着手机,完全没管有车来。

    当时安正的速度挺快,我们又在聊着天,所以他似乎也没有注意到,毕竟从他驾驶位看出去是盲区。

    我脑海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等反应过来后,立刻冲安正大喊:“刹车,刹车!”

    吱嘎!

    砰!

    安正猛地一脚踩下刹车,可是速度太快,车身擦着那女孩的瞬间,我看到了那张惊慌失措的表情,她小嘴微微张了张,身子后退,向街边倒去……

    车子终于在女孩前面大约十米的距离停下,窗外飘来一股刺鼻的轮胎与地面摩擦的气味,安正吓得脸都白了,不断喘着粗气。

    我经历过车祸,虽然不是我撞别人,但是别人撞我,所以在刚才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有断断续续出现了那天我出车祸的画面。

    我重重吞咽了一口口水,从后视镜小心翼翼地往后看了看,那女孩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心顿时颤抖了起来,安正突然推我一把颤着声音说:“向,向兄……你,你下车去……看,看一看……”

    我缓和了好一阵才打开车门,站下地的双脚感觉都软了,我向那白裙女孩走过去,她躺倒在路边,手机还在身边摆着,屏幕已经碎了。

    我的心“突突突”地跳得厉害,机械地挪动脚步来到她身边。

    女孩较小的肩膀动了动,我仔细观察着她,好在人没事,身上也没有血迹,但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

    我蹲下身来,向她问道:“姑,姑娘,你……你没事吧?”

    女孩面色苍白,她微微动了下身子,我这才发现她的膝盖在流血,显然是刚才倒下时磕在街边的水泥台上了。

    殷红的血从伤口往外流着,滴落在她雪白的裙裾上,染红了大片白裙,而她自己似乎并没发现,挣扎着想站起来。

    我不敢轻易去扶她,因为怕她身上有骨折,只好小心翼翼的问说:“你没事吧?身上有没有哪个地方疼?”

    女孩像没听见我说话似的,困难地从地上爬坐起来,茫然地左右看了看,抓起自己的手,发现自己手机屏幕已经碎了,女孩顿时哭了出来。

    我心说:姑娘,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关心你的手机!

    不过在这时我才发现,这个女孩长得好清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