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78章 踏仙桥与再的现圣人尸身
作者:洪荒之力的小说
    刚才那名推门的中年男子点点头赞同道:“不错,不过就算是现在这几株神药也完全够我们用的了,价值不菲啊!”

    “怎么样几位?我们来分配一下?”一名脸上带着疤痕的和尚开口道。

    此时周围众多修士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这样九株神药放在这里,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轰!

    终于有人出手了,一枚水蓝色的珠子从人群中射出,直接落在药田的四周,恐怖的爆炸传来,药田周围立刻泥土翻飞。

    这是一名神王巅峰的强者,他一直隐藏在人群之中装作普通修行者,可是面对这样的天地灵物也终究没有忍住。

    轰!

    又一人出手,直接袭向几名站在药田四周的绝顶大能,是一名半步圣人,手中握着一柄碧绿色的朴刀。

    “杀!”

    一声杀音如刮骨之刀,带着恐怖的杀意降落而下,那名疤脸和尚刚双掌合十,身上袈裟泛着血红色光芒的时候。

    朴刀男子瞬间从半空出现,手中的朴刀自上而下斩去,带着恐怖的刀芒重重地砍在了和尚头顶。

    瞬间此地陷入了混乱之中,药田四周是绝顶高手交战的地方,而在药田四周则是普通修行者交战的地方。

    而药田上面那九株神药也瞬间被人瓜分干净,所有人都是在一瞬间出手的,有人被看见了,有人却没有人看见。

    而那些拿到神药的人开始向着洞府的第二层跑去,那第二层的面积要比第一层还要大上一倍左右。

    宁川几人蹲在药田的旁边仔细搜寻,可是别说神药了,就连神药的种子都没有,光秃秃的什么都剩不下了。

    悟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骂道:“他娘的真是不给僧爷我留点东西啊!”

    敖烈也不甘心的一刀斩在了药田之上:“真是毛都不给留啊!”

    几人牢骚了几句连忙向着第二层冲去,第二层面积是第一层一倍差不多,是一片光秃秃的荒原,什么都没有,除了无尽的黄色的雾霭。

    没有人愿意放弃神药,所以众人拼命的抢夺,拿到神药的人不断地躲藏,而没有的人则红着眼睛的抢。

    就在众人抢夺神药的时候,忽然有人惊呼出声:“超越圣兵的法器!”

    众人闻言连忙向着前方冲去,当无尽的雾霭慢慢稀薄起来,在第二层最中间的位置漂浮着一尊小鼎。

    小鼎三足两耳,鼎身上面缠绕着一层层黄色的气流,“玄黄之气!”有人开口道出了小鼎上面的仙珍。

    只不过这小鼎现在确实破碎的状态,整个鼎身遍布着好几道裂痕,众人刚一踏入此地小鼎立刻碎成了无数的小块,向着四周四散飞射。

    一名修行者伸手向着旁边轻轻地一捞,立刻一块破碎的鼎身被他攥在手中。

    而起旁边的众多修行者纷纷向他出手,想要抢夺碎片,那名修士惊慌之下敲动了鼎身。

    当!

    一声清脆的声音向着四周扩散,碎块上面缠绕的玄黄之气流动,立刻将几人碾碎成肉泥。

    一名九星神将正要出手抢夺一块鼎身,可是鼎身却被另一名修士敲响,那名九星神将身上立刻出现了数道血痕,随后整个人在声波之下形神俱灭。

    这是一件太古年间的至宝,上面的气息超脱了大部分的圣兵,虽然破损,但是在此地也温养了无数年,威力依然没有消减,这样的一件超脱圣兵的法器,握在谁手中天下之大都可以去得。

    砰!

    悟德的身子被人从远处击飞而来,嘴角流淌出一长串的鲜血,他的手中死死地抓着一块残破的鼎身。

    碎块上面有着不完整的花纹,锈迹斑斑,不过却有着玄黄之气流淌,“妈的,僧爷我拼了命才抢到一块!”

    宁川几人惊讶,敢于抢夺碎块的都是半步圣人与神王,没想到这胖子居然虎口夺食,也抢夺到了一块。

    这仙府之中每一层都拥有着无数的仙珍,在第三层的位置,半空中漂浮的是一座巨大的石台,而石台上面则是数之不尽的仙珍。

    混沌土、仙银、五色神焰、凰血树……无数仙珍密密麻麻的拜访在一起,闪烁着冲天的神芒。

    而在第四层是成片的宫殿,每一座宫殿都拥有着传承,最尽头的那座宫殿更是浮浮沉沉飘在半空中,整座宫殿发出了令人震撼的仙音,好像有太古大能坐而论道,讲述天地真谛。

    众人一路打打杀杀终于踏进了第五层,此时修士的数量已经锐减到了一半,剩下的每一个人都带着伤。

    子众人面前是一座巨大的湖泊,湖泊没有任何的波澜,就如同一块透明的水晶镶嵌在大地之上。

    有强者直接踏着湖面前行,众人也连忙跟随在其后面,在湖泊的最深处居然出现了一座石桥。

    石桥古朴无华,就如同凡人世界最常见的石桥一样,可是这座石桥的桥身上面却布满了刀斧兵器劈砍的痕迹。

    “踏仙桥!”有强者认出此桥开口道。

    太古之时甚至到远古的时候,人们并不知道修行会有所谓的尽头,每一名圣人都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进入所谓的仙界,据传那时候会有一座石桥伴随着漫天雷霆出现,所以也叫做踏仙桥。

    “真的有这种东西吗?”一些半步圣人的存在低声自喃,当他们成为圣人的时候,便意味着修行之路踏入了尽头,可是谁都想要更进一步,面对踏仙桥最不能淡定的便是他们这群人。

    “那是什么”悟德忽然指着湖面惊呼道。

    只见湖面迷雾破开,一名头戴斗笠,身穿灰色道袍的中年男子踏湖而来。

    此人浑身不显露任何的气息,就这样平平凡凡的走过来,踏在湖面之上如履平地。

    “你是何人?”推开石门的中年男子沉声开口,这一切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

    只不过那人没有开口,只是双目无神的望向那座踏仙桥。

    “我家圣上问你话呢?”那中年男子身后一名好似太监的人走了出来,看着男子沉声问道。

    嗖!

    没有任何犹豫,那人伸手向着那太监的眉心轻轻地一点,只见一个血洞瞬间出现在其额头之上,神识瞬间被抹掉。

    看着眼前之人出手,剩下的人心中大惊,那名太监的修为达到了六星神王境界,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却被此人如同抹杀蝼蚁一般轻松的杀掉了。

    周围众人瞬间哗然,这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狂妄!”这时候一名半步圣人的存在走上前,甩袖之间一面古朴的镜子出现在男子的面前。

    这镜子是他温养了一生的法器,当他成为圣人的那一天,这件兵器同样会晋升为圣兵的。

    只见那男子依旧没有任何言语,五指张开定在半空中,随后骤然抓紧。

    一声轻微的响声,整片镜子突然浮现出了无数的裂痕,最终化作了一枚枚的碎片落尽湖中。

    “你……”还没等那名半步圣人的存在说完话,只见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着男子的手掌飞去,好像把自己的脖子送到人家掌心一样。

    男子高高的举着那名半步圣人,嘴巴微微张开,一道雪白的神芒从男子的嘴中呼啸飞出,瞬间斩断了那名半步圣人的头颅,连同头颅里面的神识也瞬间抹杀掉。

    这时候众人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这男子太过于强大了,一名半步圣人就如同捏小鸡一样,直接捏死了。

    所有人疯狂的向着两边倒退,一瞬间男子的周围瞬间被清空了。

    而站在宁川旁边的悟德则身子轻颤,抓着宁川的衣服低声道:“他来了,他就是那具圣人尸身!”

    宁川惊讶的看向湖中的圣人尸身,在地宫之中因为过于昏暗所以并没有看清楚这具圣人尸身的面容,但是装束却不一样,没想到这就是地宫的那一位。

    这时候男子脚下轻轻地迈出,向着众人走来,五指之间还流淌着鲜红的血液,那血液如同血钻一般晶莹剔透。

    轰!

    疤脸和尚和那名朴刀男子联诀而出,和尚手握着巨大的禅杖,身后浮现出一尊巨大的佛像,这佛像如同实物一般,通体流淌着金色的霞光,怒目而瞪,手中同样握着一枚巨大的禅杖。

    而朴刀男子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闪烁之中出现在了圣人尸身的头顶,手中的朴刀闪烁着碧绿的光泽。

    轰!

    二人同时下手,巨大的禅杖同碧绿色的朴刀交织在了一起,成片的金色神芒同惨烈的刀芒汇聚在一起。

    众人心中惊叹,这两人同样是半步圣人的存在,刚一出手就掀起了滔天的气势。

    可是那名男子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缓慢的抬起了自己的脑袋,无神的双眼望向半空中。

    忽然在男子眉心的位置开裂,诡异的是没有一丝鲜血流出,反而是一道漆黑无比的裂痕出现在男子的眉心。

    嗖!

    一道神剑从男子的眉心射出,黑色的神剑转瞬即逝,速度快到了极致,瞬间同碧绿色的刀芒碰撞到了一起,刀芒破碎,然后剑身一转又刺向了禅杖的金芒,金芒消散。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太恐怖了!”有修士不解道。

    而这时候也终于有人认出来这是地宫的那一位了,嘴中惊呼道:“圣人尸身!这是圣人尸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