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医生那些年》 正文 第329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的小说
    我知道朱丽花在想什么东西。

    她担心我真的杀了人。

    我如果杀了人,她绝对会告发我,去告我,抓我,判死刑。

    她为人就是如此正直。

    当然,如果我死了,我想,她会给我陪葬。

    很有可能。

    我让人把沉下去的几个人都给拉起来,对我们手下来说,这是很简单的事,这点水深,不值一提。

    也把朱丽花给拉了上来。

    我问朱丽花道“至于那么疯狂吗。”

    她说道“我是在救你!”

    我说道“放心,我也没真的想让他们死,我就是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知道错字怎么写。”

    朱丽花说道“交给警察,交给贺兰婷,贺兰婷知道怎么处理。”

    我说道“那不一样,这帮人皮厚了,坐牢不会怕的,只有让他们真正的面对死亡,他们才会害怕。”

    果然,这帮人被捞起来后,一个个咳嗽哭爹喊娘的不成样子,还有的,水和尿流地上一滩,腿软都站不起来。

    有的直接给我跪下磕头,求我饶了。

    我问那个头目道“怎么,不是出生入死吗,这样就知道错了。”

    他说道“是我错,是我错,有眼不识泰山,求你放了我。”

    我说道“呵呵,就这样子,放了你?你们也太天真了吧。”

    他急忙问“那,那你想怎样。”

    眼睛中, 透着恐惧。

    我说道“肯定不会让你们轻易一走了之。说,刚才谁给我发的信息。”

    他立刻招了,是他发的信息。

    而前几天的信息,是上边的上级用的微信,他自己并不知情。

    看来,对方可能绑了高晓宁,并且利用一个变声软件什么的,模仿高晓宁的声音发消息。

    不然,高晓宁在哪。

    我捡起了他刚才指着朱丽花的枪,指着他“好了,你没有价值了,去死吧!”

    这家伙又是求饶。

    朱丽花一把抢走我手中的枪。

    我问朱丽花“疯了吗你。”

    朱丽花说道“别犯罪!”

    我说道“不想理你。”

    我转身走了。

    我只是做做样子,吓吓人。

    朱丽花可当真了。

    没办法,她这个人,开不得玩笑,也见不得别人开玩笑,她会以为,都是真的。

    一切都以为是真的。

    比如,我曾经对她说过的那些所谓情话,胡扯出来的瞎编乱造出来的鬼话,她全都相信,她全都信。

    世间,怎还会有如此好骗之女子。

    怎么做人如此的认真。

    朱丽花跟了上来,问道“你生气了。”

    我说道“没生气,我开心得很。你救我,我能不开心吗。我要感谢你。”

    她说道“你不能杀人,我们不能犯罪。”

    我说道“朱丽花,那帮是恶人,他们想杀我们。”

    她说道“会有法律惩罚他们。”

    我问道“法律惩罚?法律惩罚不来这类烂人恶人。你看,监狱里很多女囚,法律是能惩罚镇住一些人,但没法镇住少部分像这样子恶人的人。他们不怕坐牢。他们只怕死!甚至有很多人都不怕死,不惧死,所以能彻底消灭掉,从世上除掉,世上才安稳,好人才有好日子过。明白吗?”

    她摇着头。

    我说道“我知道你明白,但是让你这么做,你就是做不到。朱丽花,你可知道,不少出来了的人,可是会重新犯罪。”

    她摇头。

    我说道“你也许信奉每个人都能成为好人,我也相信,但某些人,没法改变,生来如此,一生如此。”

    我上了车。

    她也跟着上了车。

    她问我道“那那帮人,怎么处理,你还是要杀了吗。”

    我说道“我敢杀吗,我要是杀了,你就把我送上法庭,送去枪毙了。我敢杀吗?”

    她沉默。

    我让手下把这帮人送去给贺兰婷处理。

    让贺兰婷深挖,挖幕后黑手。

    尽管很大可能是没法挖出来的了。

    但也要试试。

    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

    李姗娜啊李姗娜,如此绞尽脑汁要我死,何必,何必啊。

    明知道如果对付我,会让我变成她强大的敌人,她还如此的一往无前,何必,何必啊。

    既然你不仁,那我便不义了。

    希望我们能尽早查到她人在哪,抓到她。

    不过目前看来,李姗娜应是控制了一个集团,可能控制了不少牛叉的人物,调动这些人的手下力量来对付我。

    我好不怀疑李姗娜能做到那一步。

    她能随心所欲的控制男人。

    柳智慧和程澄澄控制人,会有她们的办法。

    包括贺兰婷黑明珠,也有她的办法。

    但是,李姗娜控制男人的方法直接粗暴,就是,身体。

    是的,她付出的,是她的身体。

    谁让她美呢,身材还那么好。

    而且她具备着柳智慧贺兰婷等人都不会具备的一个大优势,一个是唱歌好听,那可是顶级的。

    另外一个,便是她的名气。

    只报出她的名号,很多男人便趋之若鹜,飞蛾扑火,哪怕是明知会死,也勇往直前。

    天底下的很多男人,在拥有的足够的金钱,名望,地位,权力后,追求的征服的,便是女人,名气越大,越漂亮,越有才气,就越想征服。

    好吧,我也是吧。

    身旁的朱丽花打了个寒战。

    我问道“冷了吧。”

    她说道“不冷。”

    我说道“打冷战了还不冷。”

    她双唇发白。

    看起来,是真的冷。

    我把衣服给脱掉,身子很快就干,她则不同,不能脱。

    我让司机开车开快点,要找地方给她换掉衣服才行。

    到了一家酒店门口,我让司机停车。

    叫朱丽花下车。

    朱丽花问道“干嘛?”

    我说道“上去酒店洗澡换衣服啊,你想感冒?”

    她说道“没事,回去再说。”

    我问道“没事,回去再说?冷都冷死了,还回去再说?你要回去哪里。”

    她说道“监狱。”

    从这儿到监狱,差不多一个钟的路程,撑到那?

    就现在这个情况,撑到那衣服都干了,会撑出病的。

    我说道“神经病,下来!你怕我吃了你不成?”

    一把把她拉了下来,然后开了个房间,推着她进去洗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