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医生那些年》 正文 第329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的小说
    既然朱丽花叫我去床上睡,那我肯定要去睡。

    多好啊。

    难得她这么的主动。

    马上过去了床边,准备钻进被子里。

    怎知,朱丽花从被子里钻出来,走向沙发。

    我奇怪了“你干嘛?”

    她说道“睡觉。”

    我问道“不是啊,你不在床上睡?”

    她说道“我睡沙发。你睡床。你不是睡沙发睡不着吗。”

    我说道“你这么想的?”

    她说道“是。”

    她躺倒在了沙发上。

    好吧,她的确就是这么个单纯的人罢了。

    和薛明媚,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我说道“要不,你还是回床上睡吧,我睡沙发。”

    她说道“不用,睡了晚安。”

    她盖好了被子。

    行吧,我还能说什么。

    关了灯,睡觉。

    第二天起来,见朱丽花已经穿戴整齐坐着看着书。

    我看了看时间,七点半。

    我问道“起来那么早?”

    她说道“我已经去散步,吃早餐回来了。”

    我说道“这才七点多啊。”

    她说道“习惯了。”

    对,她习惯十点睡觉,六点起来,运动健身,然后吃早餐,上班。

    这就是她生活的全部。

    她没有任何的所谓吃喝玩乐。

    她活着,就是为了工作。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同定好时间的机器,每天重复着昨天做的事,如果没有意外,不会有一丝丝改变。

    这种一眼望到头的生活,我以前可能觉得枯燥无比,但是我现在觉得,这么过一生,其实挺幸福。

    因为,她不需要担心什么。

    也不需要担心什么。

    没有担惊受怕,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脑子里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不像我们这般活得辛辛苦苦担忧受怕。

    如果,她能找一个爱人,生一个孩子,这一生就此走过,也算完美。

    可惜,她这样子的人,很难爱上一个人。

    并不是眼光高,而是,很难有人走进她的内心世界,触及她的灵魂。

    她永远封闭着心墙,永远关着心门,她的交友圈永远也不打开,她就这么一个小圈子,而她,也无所谓有没有朋友,有没有对象。

    她家又和别人家不一样,军人世家,对婚姻这块,没任何施加压力,一切以事业为先。

    默默的贡献自己有限的力量,做好一颗螺丝钉,便是他们家全部的生存信仰。

    她没有穿着裙子,穿的是她已经晒干的昨天的她的衣服。

    保守,这就是她。

    很难想象,现在这个时代还会有这样的女人,并且还是看起来如此美貌的女人。

    我去洗漱刷牙,出来后,说道“然后呢,去哪。”

    她说道“送我回去监狱,我要上班。”

    我说道“你除了上班,上班,就没其他事了啊。”

    她说道“没有。”

    我说道“好,那就去上班吧。”

    到了楼下一起上了车,送她回去上班。

    路上,朱丽花问我“接下来呢。该干嘛?”

    我说道“接下来。接下来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至于我,我让人查查高晓宁怎么失踪,人在哪吧。”

    她问道“监狱失踪了这么一个人,上边查下来,不好交代。”

    我说道“先拖着啊。”

    她说道“已经拖了很久。”

    我说道“那这样子,先报人失踪了,找不到,然后找个人顶罪,慢慢找回来。让贺兰婷搞定吧,她搞得定。”

    她说道“好。那你可千万要小心。”

    我说道“我知道。我每次,每天,每时每刻每分钟每秒,都十分的小心。无奈,有些人总是轻而易举的,找到我,然后对付我。”

    她说道“那你就不能躲着不要出来,老老实实的躲着。”

    我说道“我也想啊,但总不能一直都躲着,缩着,对吧。你在意我呀?”

    她说道“没有,怕你死了。”

    我说道“放心,死不了我。”

    送她回到了监狱,我去监狱办了点事,然后才离开。

    又带了孩子几天,然后打算离开这边,出境。

    在临走前那晚,我拿着手机看着,打开了和高晓宁的微信通话窗口,听着高晓宁对我说的那些话。

    听起来,怎么都是高晓宁的声音。

    说是变声软件,变声软件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如此可以以假乱真的地步啊。

    我又听了好几遍,明显的,就是高晓宁的声音。

    这样子的声音,怎么能让我分辨出来是假的?

    “听什么呢?”

    有人走了过来阳台。

    嗯?

    贺兰婷。

    对,是贺兰婷。

    贺兰婷居然回来了?贺兰婷居然有空回来了。

    这已经是很晚,已经是深夜。

    我奇怪的问道“你居然有空回来。”

    她说道“明一早就回去,知道你回来,总要来见见你。”

    我说道“谢谢啊,真是感激你呢。”

    她坐了下来,微微闭上眼睛“很忙。”

    我站起来,给她按肩膀“忙就不要揽下那么多事啦。你说你,怎么都不听话。”

    她不说话。

    我说道“两个娃已经睡着。”

    她说道“明早再看了。”

    我说道“好吧。”

    她问我“什么时候走。”

    我说道“明天。”

    她点点头。

    我说道“你说你也不挽留一下,就这么我说走就让我走啊?”

    她说道“我也没空陪你啊。”

    我说道“好吧,我无话可说了。”

    她问道“刚才听的是高晓宁说的话吧。”

    我说道“对。”

    她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我说道“高晓宁叛变是不可能叛变,但肯定被抓走,人在哪,我们谁也不知道,只能靠你去查。”

    她说道“好。”

    我问道“查得出来吗。”

    她说道“不清楚,不知道,一切都是未知,手中那么多案子,能破的少之又少。”

    的确,她手中的,都是要案,大案,很多都是陈年的,以前的基础设施落后,破案工具科技手段落后,所以很多案子成了悬案。

    正因如此,她要破案,难上加难。

    不说以前,光说高晓宁失踪案,都够她忙的了。

    能不能找得到,还真的是个未知数。

    也许,高晓宁死了都不一样。

    李姗娜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