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纪元全部章节 第八百三十五章 诡暗黑河的主人
作者:鱼初见的小说
    “能救她的,唯有……至尊巫女!”

    夏长老开口说道。

    她的情绪没有太多的起伏波动,脸色尤为的平静。

    至尊巫女。

    巫域地位最高的掌权者。

    “那赶紧向至尊巫女禀明情况,让她救如烟……”上官语汐道。

    此言一出。

    韩莺,秋雁等人目光皆是一触。

    柳鸢脸上也是闪过一抹波动。

    而,夏长老却是不热不冷的回答,“至尊巫女不是相见就能见的,即便是我,想要见至尊巫女,也需要经过大长老的允许。至于外人相见至尊巫女,更是天方夜谭。”

    “那如烟怎么办?难道你们要见死不救吗?”上官语汐有些急了,“她不是你们巫域的巫女吗?求至尊巫女出手救一下她,难道不也是你们巫域的分内之事?”

    对于上官语汐所言,夏长老的神情依旧平静。

    “真要说起来,她已经不是我们巫域的人了。”

    “什么?”

    众人一惊。

    柳鸢也是不由的双手轻握成拳。

    夏长老给人的感觉俨然就是不痛不痒。

    “当年她放弃巫女身份,独自离开巫域的时候,她就已经不是我们巫域的人了。现在让她进入巫域,也只是念在昔日的情分上而已。不要想着至尊巫女会出手救她,不现实……”

    不现实!

    说完几句话,夏长老直接是与之几名巫域之人离开。

    而,从始至终,夏长老都没有正眼看过苏逸辞,黎子规,狩虎几人一眼。

    女尊男卑!

    对待的不仅仅是巫域的男人,同样也针对外人。

    夏长老一走。

    上官语汐俏脸顿时泛白。

    她眼中含泪,一脸不知所措的望着苏逸辞。

    “怎么办?怎么办?如烟怎么办?”

    好不容易把柳如烟带来的巫域。

    本以为事情将要好转。

    可夏长老的一番话,感觉就像是把柳如烟判了死刑一样。

    苏逸辞侧目望向柳鸢。

    “为何巫域的人不认她?”

    方才夏长老说柳如烟已经不属于巫域。

    至尊巫女不会管她生死。

    柳鸢微微摇头,“阿馨当年是同时期的所有巫女中天赋最好的一位,她六岁的时候,就能够沟通神树的力量。如果当年她不离开巫域的话,现在她很有可能已经是至尊巫女了……”

    众人心头一怔。

    尽管他们知道柳如烟在术法方面的天赋无人能及,但没想到她竟然还差点成为至尊巫女。

    在几人疑惑的目光下,柳鸢开始简单的讲述当年那不被提及的往事。

    巫域自古以来就是“女尊男卑”。

    族内女人的地位都要高于男人。

    巫域的女孩自小都会灌输这种思想,所以在她们的眼中,哪怕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只要是男性,都无法突破这层界限。

    “但是,阿馨却不一样,她有个很好的玩伴,那是个叫‘冰叶’的男孩子。在她眼里,冰叶就跟其他人一样,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即便后来她成为了地位崇高的巫女,甚至被视为下一任至尊巫女的继承人之一的时候,她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

    “直到有一次,冰叶外出任务,然后没有再回来。可是族内的其他人对待冰叶的态度,完全不以为然。那个人的消亡,没有丝毫的重视。沉重和压抑,加上其他人的漠视。阿馨在三个月之后,选择了独自离开巫域。”

    柳鸢深深的舒出一口气。

    她看向苏逸辞,道,“阿馨这些年在外面,她的功体应该很差吧?”

    苏逸辞一怔。

    上官语汐木然的点点头,“嗯,她的身体很虚弱,一旦消耗过多的符文术力,就会出现心悸的症状。”

    柳鸢再次轻叹。

    “当时的阿馨已经是下一任的至尊巫女继承人之一了,尽管当时还有几个储备的继承者。但那时候的至尊巫女显然是更看重阿馨的。所以提前就让阿馨接收神树的力量。后来,阿馨独自离开,其体内的神树力量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得到补充,就会影响到自身功体。所以阿馨的身体比正常人还要弱。”

    “这些她当时知道吗?”上官语汐问道。

    “知道!”柳鸢回答。

    众人不禁沉默。

    明明知道后果,柳如烟仍旧是放下了一切。

    放弃了至尊巫女的位置。

    放弃了神树的力量。

    放弃了巫域的所有。

    “因为阿馨的离开,上一任的至尊巫女只能是另选继承人。一直拖到三年前,新的至尊巫女才登位。”

    听着柳鸢所言,众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真要说起来,柳如烟如果是清醒状态的话,相信她绝对不会回巫域。

    她当时离开就想好了所有的后果。

    也因为她的离开,也一定程度上的影响到了当时新任至尊巫女的接替变化。

    但是。

    既然已经来到了巫域,且唯有至尊巫女才能救她,那么不论如何,苏逸辞也要试着争取这一缕机会。

    “要如何才能见到至尊巫女?”苏逸辞望着柳鸢道。

    “别想了,你是见不到她的。”柳鸢回答。

    “是吗?”苏逸辞眼神深邃,其盯着柳鸢那俏丽的面容,道,“最近巫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嗯?”

    “鬼域,海域的人都出现在巫域。听说还有其他的隐世势力宗门的人也有来过。相信这么多的外来者来此,不会是巧合。巫域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逸辞继续追问。

    柳鸢秀眉轻蹙,身旁的韩莺,秋雁也是神情有所变化。

    而。

    苏逸辞身形微侧,眼角轻抬,接着道,“是关于暗域?”

    “哗!”

    气流轻轻颤动。

    苏逸辞的连番发问,让柳鸢几人有些不知所措。

    她们倒是没想到,眼前这个来路不明的年轻人,不但实力惊人,就连心思都如此缜密。

    “你们不说也没关系,我可以去问那两位海域的朋友……”苏逸辞平静的说道。

    柳鸢,韩莺,秋雁对视一眼。

    后者开口说道,“你说对了,巫域的确出了一点事情。如果你们能够完成那件事,倒是有希望让至尊巫女救阿馨……”

    “秋雁!”柳鸢打住对方,并看向苏逸辞,“因为你是阿馨的朋友,所以我劝你们别以身犯险。”

    “所以……你是要我去问御无厌他们吗?”

    “你……”

    苏逸辞的神情很平静。

    也很决然。

    黎子规,上官语汐,戚小常等人也都是面露询问之色。

    稍作迟疑。

    柳鸢无奈,道,“一个月前,暗域的人突袭我们巫域,趁我们不备,偷走了‘风霓之心’。风霓之心是巫域防御大阵所需要的能源之灵。有风霓之心,才能启动巫域的防御箭塔,避免神树受到外来的入侵。”

    “你要我们去暗语拿回风霓之心?”苏逸辞问道。

    “不是暗域!”

    柳鸢否认。

    “当时风霓之心被偷走,我们也是第一时间进行追赶。但是途中,风霓之心却被另外一方抢走……”

    “谁?”

    “诡暗黑河的主人……巫毒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