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尘缘断 第一章 大婚前夕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魏晋时期,天下动荡,官僚**,百姓流离。? ?? 猎?文??? ? ? ?.?l?i?e??e?n?.?人人都向往能有片净土,安身立命。

    无双村,大6西南十万大山里个弹丸之地。传说魏孝文帝时期村里出了名才子,后被推举到朝廷,大展才华,整吏治,顺民意,成就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荣耀地位。举世无双。人得道,与有荣焉!以前的“无名村”也因此成了“无双村”。村庄不大,两百来户人口,大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这动荡不安的年代守得这份难得清静。孩子们大都会聚到村西头的“皇甫学堂”,听皇甫先生谈古论今,授业解惑。这里民风淳朴,不喜争勇斗狠,家家户户都以读书为荣。都盼着那天谁家里再出个“无双才子”,那就是整个村子的头号喜事。

    但是今天整个村子同样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处处洋溢着喜气。就连乡间小路上的白鹅,也感受到了村民的喜悦,个个挺胸抬头,像体面地绅士般路曲项向天歌,高唱着村民们无法理解的快乐歌。被春风融化了的溪流,涓涓的轻轻流淌。日渐西沉,通往村西头的小路上,孩童们摇着颜色万千的烟火,礼炮,相互嬉戏,或者与大人们大呼声,就匆忙的向着学堂的方向跑去,还不忘调皮挠挠猫儿狗儿的颈部或者摇摆的尾巴,往往惹得猫儿狗儿追着其跑程,才不甘心得抱怨几声,又往回跑,与同伴玩耍起来。

    “张老六,你怎么去这么早呦?还有两个时辰才是吉时的嘛“

    “李大脚,你也别说我,你不也是现在去的嘛。你那点心思我还不清楚嘛,嘿嘿。咱俩是大哥别说二哥,心里明白就行。”

    “嘿嘿,那是,那是。不过,说起来这也是百年来咱村里的件大喜事了,先不说人家皇甫家书香门第,就说人家娶的新娘子也是沉鱼落雁,贤淑大方,倾国倾城呀“

    “你又没见过,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了呀!净胡说。要我说能配的上咱们”无双才子“的美人,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嗯,李大脚你还别说。咱们的”无双才子“以后肯定会青云直上,指不定会跟那个传说样,封侯拜相呢,哇,到时候我们就是相爷的叔叔伯伯啦 哇哈哈,想想都激动呀"二人边说话脚下不停,已隐约看到了红红的大喜字.

    "是啊,是啊,你是张伯伯,我是李叔叔,哈哈哈“

    “先不忙笑,马上就到了,你给带的什么贺礼呀,让哥哥先开开眼呗,”张老六边说遍看李大脚肩上抗的袋子,好大,又瞅瞅自己怀里的,眼里闪过丝肉疼。生怕被李大脚比下去了,在皇甫先生家落了面子。

    “嘿嘿,不是啥好东西,就是前两天去西山的时候,偶然现的坨黄黄的物事,看着挺稀罕,就给取来了,皇甫先生见多识广,顺便让他给掌掌眼。”“你呢?我怎么看你什么都没准备呦,亏得咱那”无双才子“天天喊你伯伯,你也不嫌臊得慌。”“哼,难怪别人都喊你铁公鸡,我先走了,不跟你道儿了,小气鬼,铁公鸡,只进不出无人理!”言毕,李大脚就要迈开了他那比普通人都大几号的大脚。

    “喂,你等等我呀,我带礼物了的,在怀里揣起的,别人家娶亲送不送礼都不打紧,这 皇甫先生家的礼是必须要送的,我还指望着皇甫先生让我家那不成器的“小公鸡”出人头地呢“”哎哎,你倒是等我下嘛。大脚,大脚。。。。。。” 张老六边说边小跑着追着李大脚而去。

    相似的情形生在村里的各个路口,巷到。唯恐自己去晚了,礼轻了。君不见,村东头那颗历经五百年风雨的大枣树,这会儿正默默垂泪叹息:你们摘早归摘枣,干嘛把叶子也给人家捋完了呦。

    皇甫家门口,人头攒动,村落里的老老小小基本都到这里了,院落较小,皇甫先生没想到全村人都来了,只得临时决定礼堂设在屋外。今天的皇甫先生改平日的先生装扮,身紫色长衫,儒雅之气外平添了些许贵气,似乎与生俱来,退去了为人师表的严容,换了副笑呵呵 邻家大叔形象。让帮孩子们大呼不可思议,毕竟他们可没见过如此状态的先生。似乎又觉得现在的先生才是真正的皇甫昊天。

    是的,皇甫先生,本命皇甫昊天,十七年前携妻子上官泠岚落户于此,无人知其来历。只知道皇甫昊天文学医理博学多才。起初,村里人还有些排斥,时间久了,村里人也渐渐喜欢上了这对郎才女貌的年轻人。待到年后皇甫轩出世,大家都认可了他们。还起出力帮他们给皇甫轩办了满月酒。皇甫轩长至三岁口齿伶俐,思维敏捷,见了村里人这个喊伯伯那个喊叔叔,年轻的女士喊美女,年长的妇女喊婶婶儿,白的老头喊爷爷,银的老太喊婆婆,加之这孩子完全继承扬了父母强大的基因, 粉雕玉砌真正个金童般。村里人更加喜欢这家子了。可以说皇甫轩是吃村里的百家饭长大的。这次皇甫轩大婚,全村都来,他是最不意外的个。也是最不上心的个。

    这不,马上就到吉时了。我们的新郎官还在树上吊起的。谁把他吊起来的?嘿嘿

    “小公鸡,死公鸡,叫花鸡,你这只不要脸的小铁公鸡,竟然耍炸,阴你爷爷的。要不是小爷我中午饭吃少了,怎么可能上你的当。。。快把小爷放下来 ,不然等小爷解脱了,定要拔光你小子的鸡毛” 趁着落日的余光隐约可见颗歪脖子大树上面晃晃悠悠的条白影飘来飘去,伴随着骂骂咧咧的叫喊声。

    “臭小子,王蛋,竟然骂我小公鸡,死公鸡,叫花鸡······还要拔我鸡毛。嘿嘿。那咱们就走着瞧。看看到底谁拔谁的鸡毛”在离大树不远的块大石头后面,个浑身裹满泥浆的少年呲牙裂嘴的趴在那里,似乎受了很大的屈辱。殊不知那身泥浆正是被吊起的少年的杰作。

    两个年龄相仿的少年,为了时之争,此时他们个竟忘记了已经开始的婚礼,另个却是忘了回家洗个澡换身

    服再来挣这口气。冥冥之中,也有天意。正是他们的时意气,竟使他们躲过场血光之灾。而此时的皇甫家已经成了遍地尸,人畜皆被屠戮的修罗场。人间地狱。

    第二章 灭村血案

    却说皇甫轩和小公鸡还在山上进行对方祖宗的”问候“时,山下皇甫家已经乱了套了,婚礼开始前新郎官竟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