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两个遗孤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为什么?嘿嘿,阎王爷会给你答案的”在张老六充满绝望和不甘质问中,黑衣人抽出了尖刀,溅了满身的鲜血。猎 文 ? ? ?.?l?ieen.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刀身的血液,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成果,眼神越的明亮了。

    望向四周,只见热闹的婚礼下子寂静了下来。众人都戚戚的望着自己,唯独有双满含煞气的目光。黑衣人对此似乎有些意外。愣了愣。缓缓道:“你竟然不怕?”沙哑的声音更让村民觉得来人是地狱的恶鬼。

    “装神弄鬼的,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根本就无需任何兵刃,却偏偏用着笨拙的法子。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意欲何为?“上官泠岚平静的问道。可她紧握的手掌,眼神的闪烁都显示着内心的凌乱与波澜:难道最终还是被他们找到了么?难道平静的生活就在今晚结束了么?难道这切都是天意么?

    黑衣人明显哑然上官泠岚处变不惊的镇定和她所说的内容。定定注视了上官泠岚几秒,又很纳闷,确认并没有见过对方后道:”你知道的太多了,就更不能留着了。动手!”身后十几个黑影飞跃而出扑向村民。顿时响起片哀嚎。

    被黑衣人注视的上官泠岚顿觉置身于阴冷的世界,充满血腥,杀戮,罪恶。回过神来,就听到呼救声,哀嚎声四下响起。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练手无寸铁的无辜之人也不放过”

    “嘿嘿,我们就是地狱的使者,恶魔的化身,今晚这里的人个都跑步掉。。。杀”抬手间,又个孩童到在其脚下。

    “魔鬼,你们这帮魔鬼,竟然连孩子都不放过”说完就不由得担心起来,“轩儿,我那可怜的孩子“眼睛撇向儿子出来的方向,没有人,在纳闷怎么儿子还没出来的同时,又暗乎庆幸。哪里能想到,新郎官这会还在树上吊起的。

    此时,上官泠岚也看出来了,这帮人根本就不是奔她和皇甫昊天来的。也不知道他二人在此。不然以他二人的身份和地位,这些人肯定不会刀剑相加。如此,老娘也无需隐藏遮掩了,上官泠岚如是想。

    随即展开身法,游走于杀戮之间,凭人之力生生打断了边倒的屠杀。殊不知外表美貌娴熟的泠儿,也是个身怀绝艺的高手。

    黑衣人这边看到手下扛着人,眼见任务完成。正要催促时。却见手下个个狼狈不堪。只见院子里个白衣飘飘的影子来回穿梭,浑身笼罩着层层雾气。恰如个仙女游走人间。

    "缥缈仙踪步法!!!怎么会是缥缈仙踪???“”这里怎么会有冰云仙宫的人出现?难道这次事情败露了?难不成圣教有内奸不成?“想到这里。黑衣人毫无表情的面庞出现丝狰狞。先解决这里的事情再说,还好自己跟着过来了,不然还拿不下着这个女人。抬手间片黑云笼罩,载着他飘向场中的仙女。化解她的翻凌厉的攻势。

    “敢问是冰云仙宫的哪位仙子驾临,又何必趟这蹚浑水”冰云仙宫的强势让黑衣人不得不小心。

    “哼,老娘跟你口中的冰云仙宫没有毛钱的关系”言外之意就是关系大了去了,就是不知道你这个傻x能猜到么。上官泠岚如此对自己说。

    "阁下也无需否认,冰云仙宫的缥渺仙踪步法,可不是谁想学就学得到的。“

    “废话少说,今天我就给倒下的亡魂报仇'说完攻向四周的黑衣人。

    “这个女的交给我对付,你们去不比其他人灭了”随大吼声”阁下的对手是我“飞身与上官泠岚缠斗在起,时竟也分不出高下。

    上官泠岚越打越是焦躁,随着黑衣人的纠缠,院里的村民尽数倒下。眼睁睁看着十几年的乡里乡亲朝被屠,其内心愤恨程度可想而知。晃看到几个黑衣人奔儿子的院落而去。眼神更显恐慌。倏忽之间,小腿被黑衣人划了道口子,身法骤然不如之前灵活。黑衣人眼看胜券在握,也不打算逼其狗急跳墙。他可是知道冰云仙宫的冰云决自爆起来,他自问无把握全身而退。

    决不能让他们伤害我的轩儿。绝不。母亲永远是伟大而充满力量的,尤其是保护自己的孩子时。

    黑衣人只等上官泠岚内力耗尽,好擒获她。哪曾想又出变故,股惊人的力量从对手那里爆,顷刻间挣脱自己的压力,向后院逃去。稍愣神,提刀便追。及至后院,却看到手下架着 人正与白衣女子对峙。

    “呵呵呵,原来还有重要的人物在里面呀。难怪跑的这么快。”皇甫昊天仓促被捉,也是头雾水。眼见得妻子受伤,登时目眦尽裂,把挣脱脖子上的尖刀。

    ”泠儿,你受伤了!哪个该死的杂种伤了你!我。。。。。。我先帮你治伤啊“也不管四周境况如何,扶着上官泠岚席地而坐。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就多了几只金针。

    黑衣人闻得皇甫昊天的突然破口大骂,时间竟忘了接话。几百年没让人骂过了,你该死。上前正要结果其性命是,眼球又再次瞪大。”老天。我看到什么!!竟然是凤凰!!!“比刚才看到缥缈仙踪更为吃惊。毕竟他们所在的天域,缥缈仙踪虽然厉害但毕竟还可以看到。可这凤凰已经千年未曾现世了。他带来的人里面只有他有资格翻阅教中秘典,知道些秘闻。

    黑衣人 平复下内心的激动与热切。 “竟然是传说中的《凤舞神针》。看来这次的事不能按照原来的方案了。凤舞神针的传人现世。此事需告知圣者知道。”想到这里,便从怀里掏出颗晶体状的圆形物体,朝着正在专心治伤的两人吹去,而两人混然不觉,恍惚间闻到股香气就双双倒地,不省人事。

    “把他们两人带到村口,其他人毁尸灭迹。这里事了,我们即刻返回圣教”黑衣人率先消失在黑幕里。

    村东头的大枣树似乎不忍看到自己守护的地方化为灰烬,用力摇摆着枝桠召唤着树下昏迷的两人。奈何。徒劳。

    阵风起,昏迷的两人旁边突兀地出现了道靓影,虽窥不见她的容貌。但绝没有人会说她丑,因为她的眼睛很美丽,也很干净。丑陋的人才不会拥有双这么美丽干净的 眼眸。来人对身后的大火视若无睹,仿佛只有眼前的两人,不,应该是个。君不见她直盯着地上的女的嘛。

    良久,白影才吐了两个字“孽缘”。似乎察觉到有人要来了,挥袖间连带昏迷的两人没了踪影。只留下片芳香让大枣树在风中凌乱。风啸间传来两个少年的呼喊声。只是他们还不知,仅短短的半个时辰,他们就成了孤儿。他们的人生就生了转折,冥冥又预示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