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要去报案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生前仇怨东西分,

    死后男女合坟。? 猎?文  ???.lieen.

    灵魂伴我杀仇敌,

    再回故里拜亲恩。

    若大的坟前跪着两条瘦小的身影,远看过去千座木碑的映衬下,那两个身影越显得孤零。

    "张羽,现在村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了,我爹娘还有雪儿都不知所踪,张伯伯也下落不明。昨天究竟生了什么事,我们点头绪都没有。我想先去县衙伸冤。顺便到县里打听消息,看看是不是龙虎山的那帮人干的。你怎么想的呢?“说话之人正是泥猴,昨天的衣服还没换下,也没心思换了的。此时正脸肃容,看着身侧的满脸泪痕的少年。

    小公鸡就是张羽。张老六之独子。只不过泥猴从来不喊他张羽,直叫小公鸡”你老爹是铁公鸡,铁公鸡是没有羽毛的,却偏偏给你起个张羽的名字。我偏不叫你张羽,就叫你小公鸡。嘿嘿“张羽也不在意,”你不喊我名字,我还不喊你名字呢,就叫你臭小子,到死都喊你臭小子”臭小子就是皇甫轩。昨日的新郎倌,今天的流浪儿。

    "我现在好想我爹呀,也不知道我爹现在怎么样了。而且我现在也好饿呀。小轩,我们先去找点吃的好不好。吃饱了再说其他“张羽揉着圆圆的肚皮,脸委屈。

    看到小公鸡这个样子,皇甫轩纵然有寻亲觅仇的想法也得先放放。不为别的,只因小公鸡是唯的亲人,兄弟。

    两人虽然同龄,但自小张羽就力大无比,喜好舞拳使棒,在无双村争相从文的孩子里就是个异类,而且吃的还多,饿得也快。也只有皇甫轩不去笑话他。皇甫轩幼学多识,皇甫昊天不遗余力的栽培教导,心智成熟也非寻常人可比。少时就名闻四方,村里人都知道皇甫轩成亲完,就会被举荐到朝庭了。十六岁的“无双才子",无疑,竟来又是个传说。谁又能料到,最后的传说却绝非彼传说。

    ”也好,我们就先去洗洗再找东西吃“说完又对着大坟磕了三个头”各位爷爷奶奶,叔伯,婶婶嫂嫂,兄弟姐妹,我皇甫轩在此立誓,无论凶手是谁,有多大权势,他日必定带着仇人级来告慰诸位的英灵,不管千难万难!希望你们在天有灵,护佑我们两兄弟!“看到皇甫轩磕头,张羽也赶忙磕了”对对对,手刃仇人,给你们报仇,你们可定得保佑我们俩哟!“

    “好了。我们先去小溪边洗洗吧,看这身脏兮兮的”看到彼此狼狈的模样,本想嘲笑对方的话语也变成了声无言的叹息!

    两人互相拍打着对方身上的泥土向村里的小溪行去。

    “咦,臭小子,好奇怪哟,你看那边的水是红色的也”正在低头洗脸的皇甫轩忽闻张羽的声诧异。

    抬头望去,前方不远处分明有人趴起的。心头紧拍了下张羽。就向那人跑去。

    待把人翻身来看,顿时惊。“张羽快来,是你爹!”也不见伸手入怀,就只见双手上下翻飞,手印连连

    “呵”

    张老六胸口立时多了三根金针。针落的同时,张羽也到了。

    "啊。爹呀,你怎么了呀,爹。爹,你可别吓我呀,爹,你醒醒呀“张羽看果真是自己老爹,立马慌的大喊大叫。俯下身子,又是拍张老六的脸,又是测他的鼻息的。

    “咳。。。。咳咳 。。。额。。小。。。羽。。。“张老六在他儿子的连番拍打下,终于有了动静。

    “爹,爹,爹你醒了,你没事了,太好了”看到老爹醒了过来高兴地不知所措,浑然没注意到身边皇甫轩的表情。似自责,似痛苦,似惋惜。

    “小。。羽。。,羽儿,你和轩儿都没事,真是太好了。总算是苍天有眼。舍得给咱们无双村留条根儿。看到你们没事,就算我死,也可以瞑目了。”说完,口殷红的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爹爹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死的,我还没成家,你不可以死的,你说要抱着我的儿子您的孙子去山上捉兔子的。。。爹爹。。。。”看到爹爹这个样子,张羽心神大乱。“还有小轩在这,小轩的医术很好的,他定可以治好你的,小轩,快,你快帮我爹扎针呀,小轩”

    “小羽,张伯失血太多了,我现在勉强能同时施三针,再多就不是救人而是害人了,刚才的三针实属侥幸,毕竟那时张伯生死不知,我情急之下并没有想太多。如果爹在这就好了,爹可以同时施七针,定可以救回张伯的,但是。。“谁都知道但是后面的内容。皇甫昊天也是生死不知。

    “轩儿你也不用自责,生死有命,遭此大难能够再看你们眼,我也算赚了。趁我还有气力,我把昨晚事情的经过告诉你们。但你们要答应我,决不能轻易赴死。君子报仇,不择手段,十年不晚。“张伯看到皇甫轩脸自责的痛苦忙宽慰说。

    “好。我答应!”俩人异口同声。

    张老六欣慰的点点头“昨晚我和大脚到了小轩家后。。。。。。”

    在张老六断断续续的讲述昨晚生的切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昆仑之巅突然多了几十个黑衣人,奇异的是他们怎么出现的,为何还扛着个昏迷的女人。

    “记住关于这次的回去以后,不得透露半点风声,不然,我不介意让他尝尝”轮回“的滋味”为的黑衣人此时的声音竟然不再沙哑。他们不但没用自己的功法,竟然连声音都伪装了。到底有什么阴谋。

    “是,供奉大人”

    准备蓄力,打开通道。随着众人的蓄力,只见无边的天幕上道门形的标志缓缓出现。在黑衣领的带领下,众人鱼贯而入,只是最后个黑衣人进去时,肩上的女人身上似乎什么东西闪了下,随之消失在天际。

    昆仑之巅又恢复之前的平淡。

    随着黑衣人的消失,无双县衙的死牢里,突然传出了轰天的吼叫“消失了,烙印竟然消失了。。。。。”随即又平静了下来。

    无双村,枣树下。

    又多了座小土丘,座新坟。张老六的。

    坟前的跪着的两人却各怀心事,张羽在为父亲的离世感伤,脸凄苦。皇甫轩确实惊讶于刚才听到的真相,脸迷茫。

    原来昨晚黑衣人背后刀捅了张老六后,张老六并没有死去。黑衣人说的话也都听到了,他们放火退走以后,张老六就慢慢地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终因失血过多,昏死在了小溪旁。

    群武功高强的黑衣人。

    母亲竟然会武功。母亲怎么会武功呢?

    雪儿竟然被掳走。他们干嘛掳走雪儿呢?

    黑衣人所说的冰云仙宫是什么地方跟母亲又是什么关系?

    错综复杂的迷离让十六岁的少年越显得困惑。但不管如何,自己都要坚强,只为那冤死的亡灵!

    “小羽,我要去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