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冰棺玉人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十六年幸福夕散,

    心怀愿景府衙鸣冤。

    无情现实毒计连环,

    心冷血寒壮志凌天。

    乡村路口出现着两个人影。

    “小羽,前面就是去县衙的路了,此去,未来如何,无法预料。我走以后,你自己保重,那些没烧坏的食物,够你个人生活阵子了。如果个月后还没听到我任何消息的话,你就放弃寻仇的念头,好好活下去。这也是张伯的心愿。明白么?“换了身白衣的皇甫轩语重心长地向小公鸡交代着。

    小公鸡脸不舍“臭小子,你真的决定要去了么?我常听爹爹讲外面人很喜欢骗人的,都很坏的。你还是别去了。我个人孤苦伶仃的在这,多可怜呀,不要走好不好?乡亲们的仇,爹的仇,我也有责任也有义务。不然,你就带我起走, 如果有人欺负你,还有我在前面替你挡着。”

    看着小伙伴满眼哀求 与坚定,心下也犹豫了起来。小公鸡自七岁那年出了意外以后,已经不能习练任何内功。虽然是被自己失误所致,但小公鸡从未对自己有所抱怨。此去前途茫茫,本想让其留下避免风险。奈何兄弟情深,遂决定祸福同担。心中有了决定”好,我答应你。无论前途如何凶险,未来多么坎坷,此生兄弟,不离不弃!“皇甫轩稍显稚嫩的脸庞此时洋溢着坚定与执着!

    “恩,此生兄弟,不离不弃!”小公鸡语气郑重。

    句誓言偌,生兄弟情。

    似乎为了见证这对兄弟誓言,更为见证对传奇的崛起!万里无云的晴空,突然声霹雳,震惊了两方大6!

    与此同时,不知名的大6深处,片繁花似锦的院落中,个满头银的中年模样的人缓缓行进在花间小道,无声无息,似是怕惊扰到什么。

    就在其走到门前台阶时,声叹息响起。“唉,十六年了,你每天都要来此趟,却每次都不进来。满头青丝也成了白。难道你就不想进来看看她么?”声音是从房内传出的,中气十足而又充满惋惜与复杂。

    听到房内的人如此说,台阶前的人顿时颤抖不已,满脸的悔恨与懊恼,声音嘶哑而矛盾“我又何尝不想再看看她,哪怕眼也好。可是我不能,我没脸再见她呀。看眼我都会觉得是对她亵渎。当初如果不是我,她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都怪我当初心胸狭隘,我应该成全他们的。。。。。。如果她能醒过来,我愿为此牺牲切。。。。。。“白人越说越激动。

    “无名,此事说来也不能全怪与你人,只能说双方立场不同,都有各自的责任与守护。想当初你与他结拜,不也是看中他对事的执着与自身的信念么?造成你们三人如今这样的局面,只能说是天意弄人。我辈苦苦探求天道的玄妙,不就是想求得丝机缘,以证大道么。这些年你改名“无名”不理圣教俗事,虽内心痛苦,但在“情”之道上你却得到了机缘,不然怎么会在短短数年内从先天之境步入天道巅峰,成就尊者之位.天意如此,你也该放下心中愧疚。你还是跟我说说刚才的晴空霹雳怎么回事,竟然连我的心神都动摇了”房中人似乎并不打算在那件事上多说,随转移了话题。

    “是,圣者。多谢圣者刚才的开释,无名内心顺畅了许多。刚才的霹雳无名也不知为何,只感到阵浩气扑面而来。至于其他还待查证。今天前来是向圣者禀告,加上昨晚三供奉带来那位,十位圣女现已寻到三十六位。圣者是否还要前去验明正身“白人说完,默然而立。

    年少情怀少年心,

    争风吃醋本常情。

    不该存恨失大义,

    白冰棺阴阳分。

    简单至极的房间内,张床,看床上摆设,应该是女生闺房。

    此时人背窗而立,头丝不苟的倾而下,俊秀的面庞透漏着威严,腰背挺直而不屈,更显得刚强与倔强。本该充满凌厉与果决的双眸却充满了温情,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可人儿。

    个双十年华的女孩沉沉的躺在这人面前的冰棺内,安静而安祥。

    女孩身雪白的连衣,双手自然地叠于胸前,脸色洁白似雪,眉如墨画,小嘴轻轻的闭合在起,跟小巧的鼻子连在起宛如沉睡的精灵般。

    似是从回忆中苏醒,眨了眨眼,看了看女孩眉心的通透的珠子。放心了般。

    开口道“昨晚带回的圣女可查清了底细,我可不想节外生枝,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影响最后的计划。”门外的似乎直在 只听到“三供奉回复说已经查清,女孩名叫慕容清雪,家里人务农,没什么亲戚,也无背景”

    “哦,那你我便道过去看看”说完房间内空间阵晃动,人已消失。

    或许是圣者刚才想到往事心神不定,并没有留意到,室外的人说道“慕容清雪”这三个字时,棺内放于女孩眉心的珠子阵剧烈闪烁,似有什么要挣脱出来般。

    珠子名曰“镇魂”,十六年前女孩受伤陷入自我封印的时候,圣者用个诺言从冰云仙宫换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女孩的神魂不受损伤。亦可借助其修炼神魂,神念。其价值可见斑。圣者能从冰云仙宫将直借来,可见其诺言之重大。棺内人对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圣者走后,无名站在阶前,想对着棺内人说些什么,良久,只是悠悠叹,闪身随圣者而去。

    留下满院的花圃,静静的。似是在等待着谁的归来。

    花开花谢十几载,

    满院花香为谁芳。

    苦苦守候卿不醒,

    莫如句清雪来。

    是的,正如个装睡的人你永远叫不醒样,个想醒的人,即便之前再怎么昏睡,该醒时她也会不顾切醒来。不愿意醒,是因为有不愿看到的人,不愿面对的事;不顾切的醒来了,是因为期待的人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