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含冤入狱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朝局动荡以至于天下流寇四起,为官者亦多不再以“为官任,造福方为己任”大都想着如何在任上多捞取些黄白之物。?? ??猎??文? ? ???.lieen.也好为自己在这乱世中留条后路。

    无双县县衙位于无双村四十公里处。也还算富裕之县。在前任县官精心辖制之下,百姓也算安居乐业,少问盗匪之事。怎奈前任县官年事以高,朝廷特派“年轻有为的官二代接替。到任两年,毫无建树不说,还搞的民怨四起,哀声载到。把本来门庭若市的县衙也搞的冷冷清清,百姓有冤有苦亦不愿前去申诉。

    县城的个偏僻茶寮里,两三桌客人都在议论着现任父母官的种种劣迹。 唯独角落的两个少年,沉默不语,静静地听着。

    “我跟你们说呀,七天前,咱们的父母官可是又做了件了不得大事哟。城西的王大壮,你们知道吧,半个月前在赌坊里抽老千,被人当场抓住,让人顿好打,回到家两天就咽气了,留下了媳妇就可怜咯。不光要料理王大壮的身后事,还要天天应付王大壮生前的那些债主们。。。“

    “王大壮抽老千被打那是他活该,债主们上门讨债也是天经地义,常言道,夫债妻还的嘛 ”其中人插话道。

    “这又跟咱们的青天大老爷有什么关系呀"1又有人插了句,只是说到道青天大老爷几个字时咬牙切齿,似是与其有弥天大很的样子。

    “哎,你们别打岔,听我往下说呀。本来嘛,欠债还钱是没错。错就错在王大壮娶的这个媳妇太漂亮了。那些个前去讨债的眼见王大壮的媳妇,貌若天仙,感叹王大壮好运的同时又对他的早死感到兴奋。可不是嘛,那么漂亮的媳妇,谁都想占有。要债的人中有个叫魏豹的,你们都听过吧,此人极端好色,被他糟蹋的少女没有千也有百,奈何其家势庞大,受害人敢怒不敢言,只能接受赔偿了事。那魏豹见过王大壮家的绝色后,便每天都去骚扰,白天言语挑逗,晚上装神恐吓。不胜其烦之下,王大壮家的只好到县衙鸣鼓喊冤。“似乎说的口渴那人,喝了口水。

    这个空档有人问“虽然咱们现任的父母官大人不务正业,游手好闲,遇到这样的事应该不会袖手不管吧?魏家也不可能跟官家斗得”

    “哼,咱们的县官大人确实管了。他不但管了,还是亲力亲为。魏豹这才不来骚扰。王大壮家的心怀感激,当晚便设宴招待县老爷以表谢意。谁曾想,这可怜的寡妇是刚送走虎豹,又迎来豺狼呀。酒足饭饱的狗官竟然借此把人家给奸污了呀。之后,众人大摇大摆地回了县衙。可怜那小寡妇,不堪受辱,当夜便上吊自尽了。。。。。。“说完便恨恨的又喝了口茶。

    “此时当真么?如次说来,狗官手中确是又多了条人命”

    “如何作假,我就住在王大庄家隔壁”

    此话讲完又是引起众人的长吁短叹。世道如此,小人物也只能感叹声,扼腕之余也无力做些什么。

    “小羽,听他们说这些,咱们的县官大人好像不是什么好人呀,我突然感到我们这次来不是什么好事。” 角落里的个少年悄声对另外个说道。

    “现任县官的确鲜有作为,之前村长还想把我举荐给他,好筹日后官途。我这次来也是想亲眼看看,这朗朗乾坤,泱泱华夏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为虎作伥者是不是真的就无所顾忌,肆无忌惮。走,我们去会会这所谓的父母官。”

    这俩人赫然就是无双村前来报案的皇甫轩和张羽。俩人历经三天三夜方才走到县城,口渴难耐,适才茶寮饮水中又听到了关于现任知县的所作所为。明知希望渺茫,皇甫轩仍抱线希冀。毅然擂响县衙前的鸣冤鼓。

    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鼓声响彻大地,整个县城的人都听到了,似乎感受到擂鼓人的莫大冤屈。

    “何人击鼓,败坏大爷雅兴,给我带进来”此时县衙正堂个气急败坏的官员正破口大妈,其头顶“为民请命”四个大字在其光辉形象下显得暗淡无光。此人正是县官,徐为民。

    “禀大人,击鼓人带到”衙役回到。

    啪

    惊堂木响下

    “堂下何人,有何冤情,为何午时鸣鼓。”徐为民嘴里这样讲,心里想的确是你可知搅扰本官好梦,待会有你好看。

    “大人,草民皇甫轩,旁边这位是我兄弟,我们有天的冤情请大人为我兄弟做主”皇甫轩脸激动地说道。

    “好说,好说,你且把冤情详实到来,本官还为你等做主”

    “谢大人,事情是这样的。。。。。。。”皇甫轩五十的将无双村千条人命如何无辜惨死,自己双亲与未婚妻下落不明等情况细说完毕。静等徐大老爷的示下。却是没看到县官与师爷暗中互通的纸条内容:栽赃嫁祸,三人盗银,杀人灭口,畏罪潜逃,替死鬼。两人眼神对,心神领会:我们挪用庫银的替死鬼来啦。

    “大胆刁民,本官面前还不讲实话,分明是你爹娘与你未婚妻三人盗窃县衙庫银,被村民现,又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之后畏罪潜逃!老实交代,他们三人现在何处,你二人与他们可有联络?从实招来,如若不然,大刑伺候”徐为民突然说的义正言辞。

    堂下二人登时被这突然地变化整蒙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哪里有关庫银什么事了。

    不过此时皇甫轩确是明白了,这是要找替罪羊的节奏呀。

    “大人,我们从未听过什么庫银被盗,更不知什么畏罪潜逃,我们不想伸冤了,还请大人放我们离去”

    “想走,没门!来人,将这两个偷到庫银的同党给我拿下,如有反抗,棍棒伺候”徐为民兴奋的说。哈哈,要的就是这个 结果,你们也反抗,本官做事越方便。

    小公鸡如何甘心被绑,抓起皇甫轩就往外跑。奈何面对的确是帮孔武有力的大汉。没会,两人便被绑到了大堂上。

    “竟敢反抗拒捕,来呀,各打五十大板,关入死囚牢,待本官禀明上峰,再做计较“县官大人阴声到。

    “是”

    随即便响起了棍棒声,夹杂着叫骂声。叫骂中充满了失望与悲凉。

    我错了! 如此世界,求人不如求己!

    这是皇甫轩昏迷前的最后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