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狱中野人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乱世欺人公理失,

    心存侥幸遭厄运。?????  ??猎?文 ?? ???.?l?i?e??en.

    期望破灭志坚定,

    万事靠己不求人。

    祸福生死皆天定,

    因缘结在囚牢中。

    龙皇凤舞夕汇,

    剑指苍天破九重。

    无双县衙的死囚牢里。

    阴风阵阵,扑面而来。似有数不清的冤魂缠绕期间。让人不寒而栗。给人种到了幽冥地府的错觉。哎。天知道,现任狗官上任以来,多少人含恨此地。

    牢房入口处,个狱卒模样的人更趴在张方形桌前呼呼大睡,桌子上几个酒瓶零零落落,原本装菜的盘子此时只剩下堆骨头,汤汁,碎屑。死牢里关的都是重犯,但眼前人似乎点都不担心有人劫狱或是犯人越狱似的。呼噜声震天。

    往里走两个拐弯,牢房的最深处,阴暗无光,看不清,里面关了几个人。只有那角落了闪现的两道凌厉的锋芒,显示着此地有人。

    光线昏暗,看不清角落人的相貌。不过即便光线十足,也不会有人能看的出此人模样:身褴褛不堪,只见外衣襟条条的散落下来,裤子上到处破洞,唯独膝盖处完好。头遭蓬蓬的长夹杂的稻草遮住整个面部,分不清楚哪些胡须。只看这些十足个野人。看他这身穿着,在这死牢内,理应会浑身有股酸臭味弥漫才对,让人啧啧称其的就是此人身上非但点不臭,反而有阵阵香味飘出,让人闻之陶醉。

    这会儿他正背靠墙依座在那里,浑身散出冷冷的气息,副生人勿近的冷酷样子。那双凌冽而深邃的眸子,直盯着不远处静静他在地上的两人。从两个时辰前,狱卒把这两人扔进来,他就这么直盯着,眼神深邃而疑惑。想要看穿什么似的。

    顺着他的目光而去,原来他并不是再看两人,而是盯着其中个少年的胸口的微弱亮光。闪闪,似乎在叫醒昏迷的少年。两人正是擂鼓喊冤,反被嫁祸,成为替罪羊的皇甫轩,张羽。

    整个牢房静静地,除了地上两个微弱的呼吸声。另外人竟然连呼吸声都没有出,奇怪怎得在死囚牢中会出现个这样惊世骇俗的高手。不知又过几个时辰。

    寂静的牢房内传出脆脆的声响

    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

    野人晃神,看向另个少年,见其手指动了动,随即伸向了腹部处,摸了几下,老天保佑还好没压碎。块风干的烙饼出现在手中,也不见其睁眼,烙饼就送到嘴里,似乎这般吃法很是熟练。边吃嘴里还含混不清地念叨着“妈的,这次可疼着老子了,亏大了..."小公鸡少时因全身穴道被废而成就身铜皮铁骨虽然打不疼,那也是对成年人以下起作用的,哪里经得住五大三粗的衙役下重手。不过还是在皇甫轩昏迷后坚持许久,才不省人事。直叫那几个动手的衙役称奇。

    野人也不出声打扰,只见那个身材稍胖的少年吃完以后,似乎有了力气,晃晃睁开眼睛。只是什么也看不到,两只手到处乱摸,嘴里还边慌张的喊着“小轩,小轩,你在哪?你也在这里么?”摩地,碰到了只脚,顺着脚直往上摸,摸到胸口处,长长出了口气:胸口还是热的。在往上摸到头,拍拍小轩的脸,喊道“小轩,你怎么样?醒醒,快醒醒。。。。”会儿拍拍脸会儿又掐掐皇甫轩的人中穴。动作生涩而急促。

    咳。。。咳咳。。

    “停。。。。”

    咳咳

    呼呼。“小轩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张羽这次呼出的气更长。

    “好个屁,没被他们打死,差点被你拍死"说话的少年似乎抬头四下看看了看”这是哪里呀,我怎么什么也看不到呀“

    “我昏迷前听他们说把我们送到死囚牢,我想这里就是了”张羽也四下望望回到。

    “奶奶的这个狗官,竟敢如此伤天害理,待小爷出去了定想方设法为民除害。。。。哎呦。我的屁股哟,这下可是真的成瓣了”正在怒斥狗官的皇甫轩想要起来却触及伤口,顿时又呼抢起来。

    “你还是趴着别动了,省的再遭罪”张羽劝慰着。皇甫轩也只得老老实实的趴着,接过张羽递过来的烙饼,凶狠的咬着。

    “你们是什么人?”黑暗的角落里声音突然传来。

    “啊!!!有鬼啊!!!救命!”全然不顾身上的伤痛,两个少年,蹭的下,从地上跃而起,大声呼救。声音尖锐凄厉。响彻牢房。

    沉睡的狱卒也被这突来的惊叫吓醒。待听清他们的喊话内容后,喃喃道"哪里是鬼呀,他比鬼厉害可怕多了。。。。。。“随即又进入梦乡。

    “闭嘴”

    声音戛然而止。

    “我是人。大活人。”似乎难得有人说话。黑暗中的人话语中多了句解释。

    说完伸手向前轻轻拂,也不见多余动作,便即收回,只是脸色忽现阵潮红。

    瑟瑟抖抱在处的皇甫轩二人,直觉眼前温风拂面,双眼处遂感到阵清凉,忽的眼前的黑暗竟融化般退去。

    循声而去,只见角落处,个衣着奇葩的野人依墙而坐,野人也正看着两人。刚才问话的就是此人了,双眼突然的变化想必也与此人有关。

    想到此处,皇甫轩上前“小子皇甫轩,张羽感谢前辈出手相助。”“不知前辈有何事要询问我兄弟人?”

    听到皇甫轩如此说,野人也是眼前亮。突遭变故,还能迅如此冷静镇定,心性不错。

    缓缓点头到“我想知道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不双村这个地方。那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老实道来,不得有任何欺瞒。”说到最后语气冷冽至极。

    听到野人嘴里吐出“无双村”三字。两人诧异至极,此人究竟是谁,身在牢中又怎的知道无双村出事。感受到野人语气不善时,立时也不隐瞒,将无双村生的切,以及两人含冤入狱的经过讲给野人听。

    讲完之后两人才现似已置身冰窖之中,感受到的是彻骨的寒冷。

    寒冷的源头竟然是在野人身上。无边的愤怒化作彻骨的寒冷。

    野人与无双村究竟有什么关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