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野人,老丈人?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乍闻噩耗怒气冲,

    无风自向天擎。猎文? ?  ???.?l?i?e??e?n?.

    伤重弥留天不愿,

    徒叹奈何顿捶胸。

    在野人的辅助下,皇甫轩二人已能看清牢里的切。二人叙述完整个事情,就突然感受股无边的怒气从野人体内爆直冲天际。怒张扬,目眦尽裂,气势好不吓人。催的二人急退到牢房边角处,唯恐野人野性大拿二人出气。缩在起,目不转睛地盯着野人。只见野人已经露出的脸上忽明忽暗,红紫两种颜色交替出现,似乎野人的面部成了他们的斗场。

    噗

    道乌黑的血剑自野人口中喷出,射到对面的墙上,眼见着石砌的墙壁点点融化。

    好可怕的剧毒!

    皇甫轩二人阵后怕。还好刚才没在野人对面。

    血剑喷出之后,野人的气势迅萎靡下来,扑通声,仰躺在地,气息混乱不堪,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不复之前的绝世高手风范。

    看到野人这个样子,皇甫轩二人战战兢兢靠拢过去。

    “前。。。辈。。。”"您还好吧,您怎么突然就成这样了,您是否之前中过毒“刚才的突变,喷出的黑血让皇甫轩心中有所猜测。

    “是啊,前辈,您刚才的模样好吓人呀!”小公鸡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恐怖气息中回神。

    对于二人的疑问,野人并没有回应。只是用微弱的声音问道“你们在无双村可曾认识个叫慕容清雪的少女,今年应该是十六岁。。。“

    “咳”又口黑血吐了出来,野人气色更差了。

    闻得野人口中吐出“慕容清雪”四个字时,皇甫轩已经到了野人跟前,又听到“十六岁”哪里还敢耽误,将野人略搭野人脉搏,手中瞬时出现亮橙橙的三根金针,双眼微眯,两手挥舞,个又个玄妙手印连番出现,空气中阵噗噗作响,只忽隐忽现的飞禽围着两人缠绕。见得眼前情形,原本已经濒临绝望的野人双目登时显现片清明,整个人随之激动莫名。整个似乎也放松的许多。

    呃

    随着野人声音的传出,但见其心脏处三根金针鼎足而立,拱卫守护者野人的心脉。

    呼呼

    皇甫轩整个人浑身汗如雨下,摊坐在侧,相比上次给小公鸡的父亲施针,这次尤耗心力。毕竟上次是把张老六死马当作活马医,这次确是个大活人。更关键的是,这个人还可能知晓雪儿的身世,亦肯能是雪儿的至亲。皇甫轩自然不敢丝毫马虎。自小以来,雪儿都知道自己是被皇甫轩收养的,虽然皇甫轩夫妇待之极好,尤甚亲生,但毕竟不是亲生。此事也成了雪儿心中的憾事。随着雪儿的长大,皇甫轩更是现雪儿开心的背后也隐藏着落寞。有好几次月圆之夜,皇甫轩晚上起来如厕,都看到雪儿人做在窗前痴痴地望着半空的圆月。那呆呆的样子让皇甫轩既心疼,又无奈。眼前好不容易有了知道雪儿身世的可能,皇甫轩哪怕脱力也要只好眼前人。

    “小轩,你怎么样?”耳畔传来小公鸡紧张的声音。

    “还好,只是有点脱力,你扶我坐好,我有话要问前辈。。。”皇甫轩虚弱的指了下野人。

    “哦 好好,你还是靠着我会舒服些“小公鸡陪皇甫选坐在了野人对面,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对面得野人,在皇甫轩施针之后,气息渐渐平稳下来,脸色也逐步恢复了不少,只是略显苍白,应该是刚才吐得两口心血所致。

    野人稍作调息,望着皇甫轩满眼欣赏,道“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再次看到凤舞现世。你小子可是复姓皇甫?只是奇怪的是你们凤舞世家的人怎么会在这个大6,看样子你浑身点内力都没有,难道你的家族没教你修习法门?“

    连串的的问,更让皇甫轩头大。看着野人脸好奇的样子。

    囧忙道:“晚辈皇甫轩,出生以来就与父母亲住在无双村,并不是前辈口中所说的凤舞世家的人,至于习武,更是没有可能,家父就是介书生,只会教书。”说道此时忽想起张老六死前提及母亲会武功的事,顿时又心生疑惑:难道父亲也是深藏不漏?

    “哦,那你刚才救我所用的针法叫什么名字?又是何人所授呢?“老人似乎并不打算放弃,追问道。

    “这个我知道,那是臭小子家传的,皇甫先生教的,皇甫先生医术可高了,而且我还看到过皇甫先生又次施针飞出来直凤凰呢,可漂亮了!”小公鸡插话道,手里还边比划见到的凤凰模样。对此,皇甫轩脸无语。交友不慎呀。

    “哦。原来如此。”似是对此结果很是满意。也是显得很高兴。又对皇甫轩问道“你刚才不遗余力的救治老夫,是不是疑惑要老夫给你解决。刚才你番辛苦,虽然没能根治好,却也暂时压制了我体内的毒素。老夫恩怨分明,你有什么疑问尽管问好了!”

    ”前辈明鉴,敢问慕容清雪是前辈的什么人,适才见到前辈闻得她出事,竟然如此激动?说完脸紧张的盯着野人。

    说起慕容清雪,野人瞬时变得满脸慈爱,凌冽的眼神也变得和蔼可亲,全然不复之前的杀神模样。见此情形,皇甫轩心头紧,呼吸也急促起来。

    “呵呵,老夫正是慕容清雪的的生身父亲,慕容清。”野人说的掷地有声。可在皇甫轩二人听来,无异于个响雷。楞在当场。

    见此二人模样。野人也不见恼。”你们既然跟雪儿认识,自然该知道她是被她养父母收养的吧“

    回过神来,皇甫轩恭敬的问道”既然前辈说是慕容清雪的父亲,可否请说出些慕青清雪的特征,也好打消我二人的疑虑.毕竟前辈所说骇人,望前辈见谅“

    “哦,这么说来,你们跟雪儿很熟识了?竟然连她的独有特征都知道”野人不理会皇甫轩的质疑。突然问。

    “那当然了,我们打小起长大。小时候条河里游泳捉虾。感情好着呢。嘿嘿,而且雪儿还是 我们小轩的未婚妻呢。 小轩的父母就是雪儿的养父母。你说我们跟雪儿熟不熟?”小公鸡不甘示弱地插话,生怕被这野人抢走雪儿般。

    皇甫轩并未制止,看野人刚才的真情流露,十有**是雪儿的亲生父亲了。

    “竟是这样子的。您们还有这样层关系,到是出乎我的意料。“ 说完看着皇甫轩愈顺眼了。

    “那我就彻底打消您们的疑虑。既然你们打小就在起玩耍,那么肯定见过她脖子上带的龙形玉佩吧,在雪儿的又后肩处还有她“清雪”二字。”说完看着两人的反应。

    “哇,你真是雪儿的爹爹呀。虽然我不知道你后面说的对不对,但前面的龙形玉佩,除了臭小子的爹娘,雪儿自己外,就只有臭小子和我才知道了。但看现在臭小子现在这模样,后面的成也是真的。原来雪儿那丫头有个这么厉害的爹爹呀”小公鸡激动地跳了起来,越说越兴奋。丝毫不见之前的紧张害怕。让野人哭笑不得。

    此刻皇甫轩也是激动莫名。因为雪儿背上的字也是他次偷看雪儿洗澡时知道的。此人是雪儿的父亲无疑了。额,那不就是自己的便宜老丈人。

    眼见野人正双目灼灼的望着自己,尴尬笑。俯身道:“小婿皇甫轩,见过岳父大人,之前种种,望岳父莫怪!”

    “哈哈哈哈哈哈”死囚牢中,野人阵开怀大笑,声音传出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