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慕容清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哈哈哈

    哈哈。? 猎? 文?  ???. l?i?e??e?n?.???。。。。。

    阵开怀大笑过后,野人慕容清看到皇甫轩还在行礼,赶忙扶起:“轩儿不必如此,实该老夫好生感谢你们家人才是,你们家把雪儿照养的乖巧懂事,知书达理,老夫很是感激。不要怀疑我会这么认为,单凭你小子能看上,我就知道我那苦命的雪儿这么些年来让你父母用心良苦,只是最后都便宜了你小子。嘿嘿。“此时竟点也看不慕容清身体有恙。凤舞神针果然神奇。

    “那可不是,我那雪儿妹子不但人生的倾国倾城,还长的双巧手,织龙能飞,绣凤能舞,看到没,我脖子里系的这个吊带还有臭小子腰上的那条龙凤玉带都是她绣的呢,这可是今年我十六岁时她送我的生日礼物呢。嘿嘿。漂亮吧?“小公鸡边说边显摆似的从脖子上取下那个缠着个环状物的吊带,在野人面前晃来晃去。

    慕容清看着晃在眼前的吊带,再看看皇甫轩要见的玉带,只见玉带上面龙环凤绕,羽羽如生,亲密无间,似是绣的人儿倾注了无限情意。脸上高兴与羡慕的表情显而易见。为女儿的长大而感到欣慰,为自己没能参与她的成长而感到遗憾。此二人个是女儿幼时玩伴,个是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唉,现在在女儿的心目中都比这个当父亲的重要。想到这里,又忍不住阵感叹,又生出无限悲愤。满腔的的无力。

    看到老丈人突然变得惆怅,皇甫轩意识到老人在感叹什么。赶忙宽慰道:”岳父您别听小公鸡在那瞎哆哆,在雪儿心里时常也挂念着您呢,有好几次我半夜起来都看到她痴痴地望着天上的月亮,她肯定是在想你们的。若是雪儿知道您还在的话,还不知道她会多兴奋呢!“

    “你。。。你说雪儿半夜看月亮是在想我们,想她的爹娘。。。?”慕容清听到皇甫轩如此说突然显得很激动。

    “是啊,在我们家过得那么快活,她为什么还要背着我爹娘半夜起来,望月沉思,很明显不想让我爹娘知道后担心,除了在想她的亲生父母,我猜不到还有什么事值得她半夜再起得了。”皇甫轩说的脸肯定。

    慕容清听到这里却是喜极而泣,“我那苦命的雪儿呀,是爹娘对不起你呀,亏得雪儿竟是如此为人着想。皇甫老弟你这些年的养儿之情,教导之恩我慕容清无以为报呀!“慕容清仰头自语。心里却是有了决定。

    良久,慕容清平静下来对二人道:”按照你们所说,无双村遭劫之事并非普通江湖人所为,别的不说,单凭你娘的缥缈仙踪,这个大6的武林高手就近不了你娘的身。而今却不知所踪,说明外来人之强大,定是别的大6来人。“

    皇甫轩二人快要被慕容清说蒙圈了,忙问道”岳父,这世上还有其他大6不成?岳父是否去过其他大6?“

    “其他大6么?嘿嘿”慕容清说道其他大6并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你们可知道为什么老夫会身中如此剧毒?又为什么会十几年来直甘心待在这个死囚牢内?”

    “小子不知,还请岳父相告。”二人同时回话。

    慕容清神色迷茫,陷入片回忆。。。。。。

    二十年前慕容清离家外出历练,路过凤凰镇时,天色已晚,在个天外客的客栈歇脚。夜里听得隔壁似有刀剑相交声音,出于小心并没立即出手。只是伏在窗前听他们不时传出的对话,断断续续的听完,顿时怒火中烧,原来蒙面人方是前来寻仇,只不过打不过对方。随出此歹策,要挟店小二在其食物中做了手脚。待药性作时,先杀了店小二灭口,又来抓此二人。奈何二人别看年纪轻轻,内功深厚,暂时把药性压制了,与蒙面人二十人站个旗鼓相当,不过时间久了,难逃被擒的局面。奶奶的,江湖儿女有仇报仇最是地道不过,奈何你们用的手段如此下作。遇到老子就怪你们时运不济吧。慕容清悍然出手,双赤手独站十人尤游刃有余。黑衣人久攻不下,害怕他们还有援兵,便呼的声,陡然撤退。黑衣人刚撤走,两人就坚持不住了。慕容清赶忙拿出自己炼制的解毒丸给二人服下。少倾,二人便恢复如常。对慕容清的仗义援手,二人自是感激不尽。尤其是其中的少女,对慕容清道谢时,脸色羞红,不知道是因为刚经历大战累的,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三人互通姓名。慕容清。令狐雪。墨染尘。令狐雪得知慕容清出来历练,便邀其同行。理由是怕他个人遭那帮黑衣人的报复,双拳难敌四手。慕容清当时年少意气,只当他们好心,哪里懂得人家女儿心思。他不懂,但是同少女起长大的墨染尘却是看出了些苗头。心里沉。心里只愿别忘他想的哪个方向展呀。三人两年之间游历大半个大6,结下生死友谊。奇的是两年之间,三人都心有灵犀般没问对方身份背景。两个少年人还结为拜兄弟。本来要拉上令狐雪的,奈何令狐雪强大的理由让他们崩溃:人家是淑女嘛!好吧,你是淑女?君不见断天涯上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花无常”被个自称老娘的的人剑削了命根子。。。。。。某天,少女收到灵玉传讯,要她们二人返回。少女此时已倾心于潇洒倜傥丹武双绝的慕容清,奈何这小子不开窍。只好临走前夕留下书信,表白心意,期盼他日相聚。看完书信,懵懂的慕容清方知令狐雪对自己的深情厚谊,难怪当初死活不愿意跟我们结拜,原来如此。通了窍的慕容清此时也魔障似时不时的傻笑,原来那个丫头早就深入内心。人家走了之后自己才醒悟。想去找又不知人家家在何方。

    似是重温了二十年前那短暂的甜蜜,此时慕容清脸柔情,两眼直视却又似乎没有焦距。

    “后来呢,岳父,那个叫令狐雪的前辈就是雪儿的娘亲么?”皇甫轩从故事醒来,看到慕容清沉思便问道。

    “后来么。。。。。。”似是不愿去说那段往事“后来,我就抱着刚出世的雪儿来到了这里.但那时我已身中剧毒,必须找个清静之地疗伤。但雪儿又必须要人照顾,探查之下,我就在个深夜把雪儿悄悄地放在了个偏僻安静的无双村,个看起来才有婴孩出生的人家。如今看来,那天晚上我听到哇哇大哭的那个男童应该就是轩儿你了,呵呵,你那哭声可真是个响啊,好像知道我们家雪儿要来跟你抢母乳似的“说到后来,慕容清到时不忘调侃下皇甫轩,心情好了许多。搞得皇甫轩脸尴尬。小公鸡是窃笑不已。

    “轩儿,你之前挨了板子,按你的体质应该不会那么快醒来。毕竟你从未习武。适才我看你昏迷时胸口有光闪烁,想必是此物有灵,助你疗伤恢复。可否借老夫看究竟。“

    听得此言。皇甫轩怔。摸摸胸口的饰物。这不是慕容清雪送自己的定情信物么?难道还有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