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是你舅舅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死囚牢中,皇甫轩盘膝而坐静静地感悟修习慕容清所传授的《龙皇决》。?猎?文?  ???.lieen.。。。。

    另边慕容清借机给小公鸡张羽讲解《金身罗汉》和《幻影迷踪》中要注意的要点。说起来小公鸡还真是捡到宝。这本功法当初也是从个高手手中赌来的,那人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半部功法。虽然只有半部,但在慕容清看来,这半部功法所述已是不可思议。唯限制却是非锁住全身穴道不能修习。而当时慕容清距离天道之境也只差临门脚。也就把这门炼体功法束之高阁了。如今却是便宜了小公鸡,这功法似是专门为其量身打造般,短短两天功夫,小公鸡已可以让气劲游走全身,只差外来条件锤炼身体了。待**淬炼之后,堪比先天之境。个普通人短短几天就可比人家几十年苦修。如此进步之快,饶是慕容清这类见多识广的大人物也不禁哑然。直呼不可思议。用小公鸡臭屁的话回答就是“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嘛,早就说我是练武奇才的嘛!”

    县衙内院。

    “怎么回事,公文怎么还没批下来。早日把那两个替罪羔羊处理了,本大人也就了了心事了。师爷,派人再去接应下。”徐为民焦躁的声音传出。

    “大人请放心。卑职这就马上再去派人。好叫大人安心”个又尖又细的听不出那女的声音随之传来。少倾。县衙后门,人骑飞驰而去。

    死囚牢内的三人却茫然不知。又或者即便他们知道了,此时也不会放在心上了。

    而此时不知名的大6深处。个窗明几净的房间内,个腰背挺直的中年男子正不可思议的看着床上蜷缩着身子瑟瑟抖的新娘妆打扮的少女,良久,良久。向波澜不惊的情绪此时竟出现些许激动。稍后抵达的无名尊者看清眼前少女的模样,也是嘴巴大张,直呼“不可能!"

    没去理会身后的感叹。中年人抬起右手颤巍巍地伸向床上的少女似是想摸摸少女的面庞。

    “啊 ”声尖叫打断了他的动作。

    只见床上的少女骤然坐起,双手不断在面前挥舞试图阻止中年人。

    “你不要过来,求求你不要碰我,让我回家好不好。求求你。"少女无助的祈求让中年人抬起的手臂放了下来。

    或是意识到自己无形中吓到少女。中年人那万年不见笑容的脸上竟挤出丝浅笑,其实只是肌肉动了下。可直盯着她的少女却是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心中竟然觉得很是亲切。不禁安静了下来。只是梨花带雨的脸上尽显疑惑。

    “好好好,我不碰你。”中年人此时的话蕴含了丝精神之力,竟是如此温柔,下子就让少女的心神安定下来。

    “你答应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你回家好不好”中年人循循诱导,哪里还有平日的威严。

    “那你问吧,我知道的我肯定都会告诉你的。你只要放我回家就好。”少女弱弱的回到。

    “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父母是谁?他们现在哪里?”中年人问到最后个问题竟有些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对中年人显示出的激动虽感诧异,少女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的名字是慕容清雪,家住无双村,我爹是皇甫昊天,我娘是上官泠岚,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叔叔你就快让雪儿回家吧,轩哥哥还在等着我成亲呢!”原来皇甫轩的新娘子已经被带到另个世界了。

    之前听到无名报出慕容清雪的名字,还没什么感觉,此时见过真人后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房间里的两个男人浑身气息竟然同时爆。但又唯恐伤到眼前少女星半点,又赶忙收敛气息。不过脸上洋溢的喜悦和激动却是显而易见了。

    慕容清雪看到二人如此模样,先是吓跳,后又疑惑重重。不明白他们怎会突然如此激动。

    “你叫我叔叔?!!你竟然叫我叔叔??你怎么能教我叔叔啊?小雪儿,我是你舅舅呀,你该喊舅舅呀。哈哈”中年人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放声笑了出来。自己的亲妹妹,十七年前冰封自我,并未留下只言片语。自己守护了十七年之后,老天开眼竟然把妹妹的骨肉送到了自己面前。想必妹妹知道了,也会很高兴吧。我那可怜的妹子呀。

    ”什么!!“慕容清雪也被中年人说的话惊呆了,小手捂住樱桃嘴,凤目瞪大,脸不敢置信。

    “小雪呀,你听舅舅给你解释啊。”中年人似乎很有当人家舅舅的觉悟。刚认了亲,不管人家意见,就已经改口自称舅舅了。

    “你应该知道自己是被皇甫昊天收养的孩子吧”中年人和蔼的问。全然副大灰狼哄小羊的模样。让后面的无名心中阵鄙视。

    “是啊,雪儿自小就被爹娘收养,他们对雪儿很好的。求求你们不要伤害他们。”中年人的温柔攻势下,慕容清雪也没那么惶恐不安了。

    “恩,小雪儿你放心,我们并没有伤害你养父母呢,说起来你养父母也是这个大6的人呢!他们可告诉过你你的生身父母是谁呀?”中年人继续问道,虽然三供奉汇报了凤舞神针和缥邈仙踪的情况,但中年人并不知道无双村已经不复存在。而慕容清雪在屠杀开始之前已经被迷昏,更是不知以后的事。

    “雪儿也问过好多次,似乎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只是告诉我是皇甫爹爹个晚上在门口现我的。当时我身上只有个龙形玉佩,还有个纸条,写着:慕容清雪,请帮忙抚养,叩谢!”慕容清雪自己都没觉得怎么对个陌生人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把事情说的这么详尽。难道这真是血脉的力量?

    此时,中年人更加笃定眼前的少女就是妹妹的遗珠无疑,自己的外甥女。那个龙形玉佩中年人曾经无数次看到自己妹妹拿着它徒自叹息。

    哈哈。中年人心下片喜悦。

    “小雪儿,你可知舅舅的名讳?嘿嘿”说完不待慕容清雪张口,便自己说道“老夫复姓令狐,草字独行。“

    “令孤独行”慕容清雪小声念了遍。

    “正是,你娘呢,也就是舅舅唯的妹。。“令狐独行话未说完。

    “住口......"

    阵风吹来。白影闪过。

    来人竟然能在自己身边无声无息潜伏,心下大骇,正待有所动作,却看到无名踉跄后退,副见鬼的模样。却又是满脸的兴奋与激动。

    来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