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凤魂引龙皇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东边日出西边雨,

    道是无情却有情。? ????猎????文  ???.?l?i?e?en.

    令狐雪倏然而来,又悠然而去。然而这突然来去却让房间里的两个男人散着久违的兴奋,久久不能自制。

    说来也怪,无双县官催了几次的文书迟迟没有回信。不过,如此正好给牢里的两个少年提供了个安心习武的外部环境。两个月以来,小公鸡张羽练功日夜不缀,饿了有狱卒送来的骨肉,渴了有烈酒。小日子过得那叫个舒坦。不要问为什么牢里的伙食这么好。君不闻:死牢刑前多酒肉,这句话么。半部《金身罗汉》已初具雏形,小公鸡运功到极致,身体也会变得黄灿灿的,真个是个罗汉下凡。可能是牢里的伙食太好了,个月时间小公鸡整个人就胖了大圈以至于这家伙修习《幻影迷踪》犯了难,《幻影迷踪》本是靠步法精妙,配合轻身法决方显威力的。但在变胖的了的小公鸡使来,就像只公鸡喝醉酒似的,左摇右摆,步伐混乱,全然不符幻影二字内涵。搞得小公鸡都快把自己 累晕了,又堪堪把吃长起来的肥肉甩掉后才算稍稍有了点迷踪的样子。这不。小家伙还在牢房脚忽左忽右的窜着。躺坐在另处的慕容清看的脸赞许。暗叹,无怪乎这个不要脸的小家伙天天吹嘘自己是练武奇才。单看其练功进度,与自己家族的天才少年都有的拼。再加上他这股不要命,不怕苦的勤奋,毅力,假以时日,必成风云人物。转睛到牢房的深处的个偏瘦的少年身上,只见其额头青筋暴起,汗流不止。摇摇欲坠又在苦苦坚持。良久片叹息,自己的身体还能熬多久?难道我真的做错了?难道此生真的不能再见你面了么?。。。。。。

    《龙皇决》本是慕容世家镇族绝学,只有身具慕容血脉而且又是族长候选人方能习练。此二条件缺不可。缺前者,《龙皇决》会自行排斥,压迫修习者经脉。缺后者的亦不可能,因为慕容家族的族长必须得具备慕容血脉。而此时习练《龙皇决》的皇甫轩两个条件皆不具备,正遭遇着龙皇气息对他的排斥与压迫。

    “能否修习成《龙皇决》,最关键的步就是看你能否让它认可你,否则,你就与之无缘。无缘的话,你就得放弃报仇的执念。在这个世界平平凡凡的生活。不准去找你爹娘和雪儿,就当他们和那些村民起去了。。。。““不准去找你爹娘和雪儿。。。。。。”“就当他们已经去了。。。。。。。”慕容清的告诫遍遍回响耳畔,让苦苦承受着龙皇气息压迫的皇甫轩,次次咬紧牙关,抵住了次又次地龙皇之气的摧残。此时的他已是意识模糊,七窍出血。狼狈的模样让苦练轻身技能的小公鸡也停下来,紧张的关注着。想上前扶把,又不敢。只因慕容老头说过,你帮了他,他就废了,只能靠他自己。不忍心看到兄弟受苦的样子,他只有拼了命的练习《幻影迷踪》,借此转移注意力,整整个半月了。这种情形已经持续了无数次,而孱弱从未修习过武功的皇甫轩就这样凭着执着的毅力和顽强的信念坚持到了现在。

    看着自己兄弟这幅模样,小公鸡心疼的要命!基于对自己兄弟的了解,小公鸡张羽知道,在皇甫轩自己开口放弃之前,做兄弟的只能给他加油,打气!哪怕,眼睁睁的看着兄弟就此死去。也不能轻辱了皇甫轩的那份骄傲与执着。小公鸡从皇甫轩微张的眼神中读懂了句话:万没挺过去,以后的事,就劳烦兄弟了。对着皇甫轩郑重的点头,你放心,兄弟。

    此时已浑身是血的皇甫轩又感到波龙皇之气的到来,黄色的比之前的白色庞大了好几倍,不禁 声苦笑。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原来正在不断摧残皇甫轩的那些黄色龙皇之气正是他自己用了七天就修炼出的。当时还让慕容清惊为天人。那可是到了第层瓶颈才会出现的黄色。随即后来的个半月皇甫轩都在这无尽的折磨中度过。

    也罢,到了这个地步,我也豁出去了,颤抖的手中突的出现根金针,结个手印,咬牙,手臂送,金针已经扎在了心口,护住了心脉。

    端坐好,暗自起家传绝学《凤舞神针》的心法《凤魂决》准备与那蛮横的龙皇之气做最后的较量。

    只见那黄色的龙皇之气,真如条黄龙般在皇甫轩的经脉里,横冲直撞,好不威风霸道。将皇甫轩次又次用金针接续好的筋脉损坏殆尽。突地,皇甫轩的丹田处,即将破坏此地的龙皇之气,蓦然安静下来。就像正在骂街的丈夫看到自己的老婆出现样,安静了下来。规规矩矩的。全然不复之前的嚣张。皇甫轩突然地安静让直关注着他的两人 心都提了起来,生怕他出了意外。看到其胸口有序的起伏,方才又落了下去。这小子,真够折腾人的。

    如果此时皇甫轩能内视的话,亦会因丹田内的情形,大吃惊。十六年来直修习的《凤魂决》心法而得的红色风魂真气,此时就在那条龙皇之气前,晃动。没错,还是上下左右的晃动,似是很生气般。仿佛在呵斥之前黄色龙皇之气的所作所为。而龙皇之气则是缓缓地想着红色真气靠拢,两者点点的竟然融合纠缠在了起。看起有那么融洽,似乎它们本该就是体的。而随着两种颜色的真气的融合,皇甫轩丹田内似是突地爆出声鸣叫,声音似龙如凤。随之整个丹田就彻底安静了下来,皇甫轩的双眼也霍的下睁了开来。神采奕奕。哪里还有丝刚才奄奄息的 影子。出了损伤的经脉仍需调养意外,浑身的伤痛竟奇迹般的好了,对此皇甫轩也是莫名不已。更让慕容清二人惊叹不已。

    慕容清惊叹的是皇甫轩竟然打破了千百年来非皇甫家族血脉不能修习《龙皇决》的 制楛。而且《龙皇决》在他身上似乎还有了新的变化。自己刚修习突破第层是情况可是记忆犹新呐,整整昏迷了三天,按照族长的说法,已经是百年难得天才了,可为什么这小子突破第层反而神采奕奕呢。

    小公鸡想的到挺简单。臭小子大难不死,以后两个人又可以在起了,自己又不孤单了。嘿嘿。

    “岳父,小羽,这阵子让你们担心了。”看着二人关切的眼神,皇甫轩歉然道,心里却是阵阵温暖。

    “说这些。我们是好兄弟的嘛。不过臭小子,看你刚才的声势蛮大的也”小公鸡脸没心肝的道。刚才皇甫轩丹田中龙凤真气融合的时候,小公鸡都能看到其头顶出现两种生物盘旋的景象,更不用说眼神犀利的慕容清了。对此慕容清却没多讲。只是叮嘱小公鸡莫对外传。

    “咳咳'“咳声稍停,”轩儿,没想到,你竟真的能修习成功。哈哈哈哈。你们现在行走江湖,只要不主动招惹到先天之上的高手,足以自保了。这下也算对轩儿的爹娘有所交代了。”看到皇甫轩突破第层,慕容清扫之前的疲态。

    皇甫轩看到慕容清如此开心,正待说些什么。待看清慕容清面容后,勃然色变:

    回光返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