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杀狗官,了尘缘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回光返照!

    刚刚经历生死关口的皇甫轩又被慕容清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跳。??  ?猎?文??? ? ???.?l?i?e??e?n.顾不得身心的疲惫取出三根金针就要给慕容清治疗。却是被其挥手止住:”轩儿不用再费心了,老夫的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生机已断,不要再徒劳浪费气力了。临终前老夫有些事要同你二人交待,毕竟你们初涉江湖,不知江湖凶险,万不得已切不可置自身于危险境地。在找到你爹娘与雪儿之前,你们可先去几个大门派投师,来可以掩护自身所学功法,避免些不必要的麻烦。“说道这,慕容清若有所指的看着皇甫轩,见其点头,又继续道“二来那些个大门大派都有各自收敛消息的渠道,可以辅助你们暗中打探他们三人的消息,你们可以避免无谓的时间浪费,可以专心的修行。记住句话:你们的修为越高,未来的话语权越大,武者的世界就是个力量决定切的世界。轩儿你头脑灵活,凡事要懂得随机应变。小公鸡你呢,出去了,不要傻头傻脑的谁的话都听都信,有小轩在身边,不懂得,拿不准的就多跟他商量。在这里你们是好伙伴,我希望在血雨腥风的江湖中,你们更是可以托付生死的好兄弟。我这生结交的唯的个兄弟,最后却。。。。。。唉。“

    “假如有天你们立场对立,要兄弟刀剑相向的时候,小公鸡你会怎么做?”似是因为想起了往事,慕容清有心试探下小公鸡。

    “怎么会嘛,臭小子才不会杀我呢。我更不会对臭小子动刀。若真有那天,我就跟臭小子个立场,管它是魔是佛,样拔刀。无论臭小子对错,我都会坚定的站在他那边,因为他是我兄弟。”小公鸡撇撇嘴道,似乎不喜欢慕容清这个问题。

    听到小公鸡如此说,慕容清也是震喃喃道:“无论对错,。。。。。。因为他是我兄弟!。。。。。。好个无论对错,哈哈。你比老夫当年强多了。“

    “那是,我可是个天才。嘿嘿”小公鸡脸臭屁的说道。

    皇甫轩听到小公鸡刚才的话语,却是心潮澎湃,好兄弟。今生必不负你此情。无论生死。

    “我在说说你们即将要去的那个修行大6的情况,也好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

    死牢里两个少年眼含悲伤跪在慕容清两侧,却是极用心的记下慕容清张翕的嘴唇吐出的言语,他在用生命最后的光热照亮两人前行的道路。

    无双县衙前,静悄悄的。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突然远处传来阵马鸣,哒哒哒。

    吁

    骏马已经飞奔到了衙前,只见人跃而下,手持以文件。快向内堂奔去。

    不多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阵极其放肆的笑声从内堂传出。

    “公文终于批下,来人呀,张贴告示,就说明日午时东门外处斩入室盗窃县衙庫银的两名江洋大盗,全城百姓都要去观看。”

    接着便自语到“也好让那些刁民都老实点,省的天到晚的喊冤。本官治下,怎么可能会有冤案!哼”

    “师爷,这次多亏了你的计策呀,石二鸟呀,既破了县衙庫银失窃案,又让无双村屠村之事有了交待,嘿嘿,这次上面嘉奖,你当属头功。”

    “卑职不敢,卑职只是尽心办事为大人分忧,谈不上功劳。只愿追随大人,鞍前马后”不男不女的声音传出,好不难听。

    “好,本官就欣赏你这样的人。呵呵,走,百花楼,今天本官请你,多挑两个唱曲的姑娘陪你尽兴,哈哈哈”

    两个狼狈为奸的狗官仰天大笑出了县衙。

    在两个狗官百花楼推杯换盏到深夜的时候,死囚牢内,却是静悄悄的。

    皇甫轩两人直挺挺的跪在地上,表情肃穆而哀痛。面前躺着人,不是野人慕容清是谁。

    相处的时间虽然不常,两个少年对慕容清却是自肺腑的感激。感激他的传艺解惑,感激他的亲人关怀,更感激他的临终不舍。是的,慕容清牢内十六年,对死前能遇到两人也很开心。在得知两人的身份后,又有皇甫轩是自己女婿这层关系,对二人是极具喜欢。只可惜,代天道至尊,最后竟是憾死在这籍籍无名的死囚牢内。

    “岳父,您放心吧,孩儿定会完成您的心愿,找到雪儿,找到岳母让你们家团圆。”说完皇甫轩对着慕容清拜了三拜。

    “是啊,是啊。老爷子师傅,您就安心的去吧。”小公鸡也是话不着调地说道。

    起身两人对视眼,彼此心照不宣:报仇的时候到了。

    就先从狗官开始!

    小公鸡双手力,啪。牢门的铁索练应声而断,当即夺步奔向守牢衙役,个拳头下去,那人便在睡梦中昏迷。

    落后步的皇甫轩,却是转身对着慕容清的**,抬手看看右手食指的戒指。

    枚古朴的龙形戒。戒指成紫色圆形套在食指,条飞舞的金龙浮在表面,看着好不威风。这戒指是在修习的《龙皇决》突破第层后,在慕容清的指导下,让龙魂玉佩幻化成的。或者说解开其第层禁制后恢复了其本来面目。

    “真的像岳父说的那样神奇么?"带着深深的疑惑,闭上双眼皇甫轩提气运转《龙皇决》对着慕容清的尸体轻轻地拂。

    紧张的睁开双眼,看,整个人顿时激动了起来。地上的慕容清竟然消失了。凭空消失了。

    轻轻抚摸着龙魂戒,道紫光倏然亮,似在回应。

    “原来真的可以,岳父,你等着,等着我们再见的天”说了这样莫名其妙的句话后,皇甫轩也纵身出了牢笼。

    第二天天亮的特别的早,像是迫不及待给无双县带来新的光明。

    县衙的门前已是人声鼎沸,全城的百姓似乎都来到了。本来他们是按要求在县衙门前等着看那两个大盗被押解刑场砍头的。哪曾想,大早过来却看到,县衙大门上悬起的两颗人头。待认出两人正是无双县狗官与师爷后,人群中突地爆出阵叫好声,随之整个县衙前就沸腾了。纷纷跪地感谢为民除害的无名英雄。殊不知,他们要感谢的英雄马上就要踏上条血腥的复仇村亲之路。

    昆仑山颠。山个月前,群黑衣人消失的地方。伴随着阵紫光闪耀,空间震,两个少年模样的人也消失在了这里。只隐约听到其中人喊道“臭小子,你让我抱着你嘛,我害怕呀”

    啊

    困龙出深山,

    人头断尘缘。

    从此天外天,

    风云起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