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外客栈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凤凰镇上落凤凰,

    酒清茶淡引人香。? ? ????猎文  ? ?? ???.?l?i?e??e?n?.??

    天外客来从天外,

    惩恶除奸名远扬。

    凤凰镇。天外天大6上个不起眼的小镇。

    天外客。凤凰镇西个规模不大,环境清幽,格局雅致的客栈。

    临近中午,天外客的生意似乎极好。上下两层的空间,几乎座无虚席。身着各色服饰的人群三三两两的从早上到中午,只进而不出。而且这些人多数是些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还有些身材婀娜但看不到相貌的女子坐落其间。侧耳倾其芳唇倾吐,竟也是些年纪不大的少女。

    如此奇异的事情,让大早就坐在二楼临栏处的两个少年郎,大为惊讶。彼此相视眼,暗自点头,自己两人似乎正好赶上了什么大事般。决定先静观其变。

    只听隔壁桌的个青衣少年说道:“萧老,这次为了阳儿的事,劳您老人家不远万里护送,路餐风露宿,阳儿心里委实难安。唯有借此水酒杯,答谢您路护佑之恩。萧老您请“说话的少年声情并茂,对右手边上坐着的个灰衣老者似乎极为尊敬。

    “少主,您折煞老夫了。老夫自二十年前被主人施救得以重生后,便立下誓言,决定从新做人,余生为主人之命是从。而少主又是老夫看着长大的,二十年来你们父子二人从未把老夫当做下人看待,老夫自是感激莫名。少主自幼便懂事乖巧,聪明异于常人,奈何天妒英才,竟让少主遭此不幸。如若不然,现在家族年轻辈谁人可与少主比肩。这次好不容易等到青云宗十年次的丹师收徒,老夫无论如何也要带你来堵它次。“那个被称作萧老的灰衣人,看着眼前的少主,脸不甘与惋惜,说到最后竟激动起来。

    “萧老,阳儿知道您的心思,知道您心疼阳儿。不过您也不要太激动了,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此次,若事情不成,阳儿希望您不要太难过。既然生死有命,逃不过,那便是阳儿注定的劫数。”青衣少年似是身有隐疾,而且还是事关生死的重症。但其此时竟然味开解灰衣老者,对自己的生死似乎全然不放在心上。

    旁边直在听两人说话的两个少年,听到那个青衣少年面对生死竟如此淡然,心下不禁阵钦佩。就想结交番。

    侧目看去,只见那青衣少年衣着考究,华贵而不炫目。鬓轻垂遮耳畔,丝方巾系于髻之上。气质沉静,引而不。唯独眉宇间似有股散不开的愁闷,配上苍白无血色的面庞,让人目了然,此人身患疾病。

    ”哎,臭小子,你看那小子,脸色煞白煞白的,是不是快死了呀。你能不能救救他呀,看他年纪跟咱们差不多大, 死了怪可惜的。“

    “我功力尚浅。目前救不了。以后到可以试。就看他能活多久了。小公鸡,你刚才听清了么,他们好像说到青云宗十年次的丹师收徒,不知道这青云宗算不算个大门派呢,我们兄弟刚来到这里就有这么件好事碰上,你说这算不算是天意呀 “

    说话二人原来就是刚从魏晋大6过来的皇甫轩,张羽二人。

    那日两人从空间隧道中到达这片大6之后,便四下向人打听这天外客客栈。因为这是他们从慕容清那里得到的唯个听起来可以休息的地方,其他的要么是沼泽,要么是山涧,更有甚者还有墓地。本以为凤凰镇个小镇会籍籍无名,没想到问之下竟然是大大的有名。而且已经红了二十年了。两人心里纳闷既然红了二十多年,为什么慕容清却告诉他们这个地方基本没人知道呢。倒也不怪慕容清会这么说,凤凰镇天外客客栈正是二十年前那夜在他出手帮助令狐雪两人之后出名的,但他们那时正在历练呢,哪里还晓得这些后事。

    “你是说。我们跟着他们起去这青云宗瞧瞧热闹。”小公鸡悄悄地对皇甫轩道。

    “有这想。。。。。。”法子还没出口就听到楼门口处阵骚乱。随即鸦雀无声。

    两人借地利之便,楼下各处尽收眼底。

    只见门口处行五人,个个头戴白色纱笠,面拂轻纱,白衣连体,看不到足面。后背青色宝剑。驻足而立,缓缓巡视楼席位,目光清冷逼人。如此周之后,领头人羞口微张:“上楼。”行人便向楼梯移动。行进间没有丝毫i声响,显然身修为精湛无比。

    待他们上楼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好后,楼下的人才像又活了过来样,但也没像之前那么喧哗了。

    她们是些什么人,竟然让这些人如此忌惮。心有疑惑的皇甫轩转头向不远处的几个白衣女子看去,正好看到面向自己的那个女子袖口处,漏出半截绣着的月亮图案。竟然是月亮!这又是什么门派?处于思考中的皇甫轩丝毫没有注意到由于自己的长久直视,已让那名女子心怀不满。心头正想出言呵斥这登徒子呢,不想那登徒子已然回神,还冲着自己歉然微笑。自己也不好无端再作。只好转头与是姐妹搭话。

    “嘿嘿,臭小子,是不是看上人家了呀,瞧你刚才那眼神,盯着人家眨不眨的。眼光不错呦。虽然看不到相貌,不过但看其身姿,就知道,此女相貌绝对是上上之姿呀。要不要兄弟我去帮你撺掇撺掇呀。嘿嘿”刚才皇甫轩愣神的状况也让小公鸡误会,忍不住便打趣起来。

    “你想死呀。”皇甫轩把捂住了张羽的嘴巴。余光看看那边并没动静,这才放开了手。

    “你想死别拉着我好不好”说着在张羽的后脑拍了下。“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人,没看到刚才楼下那么多人都不敢说话么”

    “我也是看你刚才看着人家出神,我才这样说的嘛。嘿嘿'

    ‘我那是在想事情。。。。。。“

    “对,对,是在想事情,嘿嘿”小公鸡脸的奸笑,显然不信。皇甫轩见此也懒得再多解释。

    “竟然是星月宗的人。”旁边桌上灰衣老者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