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张羽心思
作者:陌豫轩的小说
    “呵呵,这下好了,以后我们就是家人了。?猎??文? ? ???.?l?i?een.张少爷,皇甫少爷以后可要经常到万药谷作客哈。我想谷主大人知道少主与两位少年英豪结拜的事也会非常开心的。我也好久没见到少主如此开心了。“萧正看来是真心把萧阳当成自己的子侄对待了,此时竟开心的流泪呜咽

    ”萧老放心,我们兄弟迟早会去拜会萧伯父的“。皇甫轩携小公鸡起对这位令人敬佩的老仆施礼。

    ”嗯嗯 ,定会去的。听说万药谷的药物都是天材地宝级别的,不知道我们去了以后,我们的谷主伯父会不会每人包呀,那东西吃起来滋味肯定不般。哈哈哈“小公鸡还是吃心不改呢。

    ”这点二弟可以放心,万药谷别的没有,但吃这项还是可以满足你的,就怕到时你都不舍得离开了呢。“已经熟悉了张羽个性的萧阳也是忍不住小小的调侃了他下。

    听到萧阳说到会不舍得离开,小公鸡不由得个激灵,似乎想到了什么。扫了眼客房入口处,随机眼神变得有些暗淡。

    皇甫轩见到自己兄弟如此摸样,心神意会,便向紫晴仙子道

    “紫晴,明日我兄弟便要去青云宗了,以后若有所需,到青云宗找我兄弟就可以了。”随即又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可以的话,希望带上那个叫菲儿的姑娘”说完眼睛还像小公鸡瞄了下,让紫晴仙子领会其意图。

    “关于这点,皇甫公子有所不知,四门三宗之间向同气连枝,彼此守望相助。每隔段时间都会让其门下弟子相互交流学习,来可以让年轻人相互熟悉混个脸熟,日后出门在外也好有个照应;而来也可以让各自门下弟子借助交流增长见识,知道人外有人的道理,以便去其焦躁狂妄之气,稳定心性修为;还有就是四门三宗也可能联手派出自己门下的精英弟子组成个探险小队,让这些个精英弟子得到更多的历练与机缘。所以,只要皇甫公子你们三人能够顺利加入青云宗,以后菲儿会经常出现在大家面前的。”

    紫晴仙子也不知怎么想的,明明想说我们会经常见面的,最后却临时改口了。

    听到紫晴仙子如此说,小公鸡两眼顿时爆出慑人的光彩,慌忙对皇甫轩和萧阳说

    “大哥,臭小子,我们赶快出去青云宗吧,不然会儿天都黑了啦。”边说边拖拽着两人的衣袖往楼下走。

    “呵呵,二弟。不必如此着急的。难道二弟不想亲眼看到那菲儿姑娘清醒过来么?”七窍玲珑的萧阳句正劲十足的话却是让小公鸡的心思**裸的暴露于人前了。

    “我。。。我。。。只是想早点拜的名师嘛 ,对,就是想早日拜得名师也好快点修行有成,早日下山嘛。嘿嘿”小公鸡死不承认的打马虎眼。

    “既然小公鸡你如此心急,大哥,我看我们还是尽快上路吧,也不用等那姑娘醒来了。毕竟萍水相逢,我们也不用在乎别人的感受的哈”皇甫轩作势拉着萧阳欲走。

    “哎。哎。哎。臭小子你诚心跟哥哥我过不去是不是。呀,天色已经这么晚了呀。我们还是住宿再走吧,耽误宿应该没事的。反正我是个天才。嘿嘿”小公鸡心里服软但嘴上却不愿承认仍然强辩。

    ”既然二弟都说要住下,那我们这做兄弟的岂敢不奉陪呀“。“哈哈”皇甫轩和萧阳副看好戏的样子。

    “如此正好,少主刚刚脱险,正好趁着晚恢复巩固下。也便能在青云宗入宗仪式上挥得更好些。”萧老趁机说道。

    “入宗仪式?加入青云宗还要搞什么仪式?”皇甫轩和小公鸡脸疑惑。

    “呵呵是的,不然你以为这些个大宗大派什么人都收啊。关于这个仪式啊,明天上路以后我在与两位少爷细说”,三人结拜以后,萧老显然把皇甫轩二人也放到了与自家少主等同的地位上。

    “好的,萧老。今晚大哥那边,萧老劳您费心了。”

    “无妨,老夫早已习惯了照应少主的饮食起居。再说,这也本是我分内事,呵呵。就怕今晚会有人睡不着觉咯”萧老说完眼睛竟对着小公鸡眨了下。搞的小公鸡不敢抬头。

    “三位公子,紫晴也要回房去看下菲儿了,再次感谢皇甫公子的妙手回春。”说着对着三人抱拳离去。皇甫轩三人点头示意。

    “想不想跟过去看看啊”

    “想”

    “哈哈。哈哈”

    再次走神的小公鸡又次被自己的好兄弟调侃了。回过神来,哪里还有三人的身影,原来在诱导小公鸡说出那个“想"字后,萧老便带着皇甫轩二人展开身法,消失在楼上。

    留在原地的小公鸡此时想着紫晴仙子刚才所透露的信息,深情望着她所去的那个方向,坚定的说“青云宗上,我们定能再会的!”

    夜幕深沉。客栈内外寂静无声,只听得其中间客房里辗转反侧之声不绝于耳。窸窸窣窣的快天亮了才静下来。

    此时相距客栈千里之外的处山崖上,风声呼啸凛冽,刮得人睁不开眼睛,从崖顶往下看云雾缭绕深不见底。扔块石头下去,要足足数十九个数才能听到石头落地的声音,让人觉得比十层地狱还要恐怖可怕,因此,这里的人将其称之为断魂崖!即使魂魄到了这里也会被罡风吹散,或者被吓死。

    然而暗沉的夜幕下明显可以看到山崖之巅站立着两个人。而且是面向悬崖。看到他们如此,不禁会让人联想要么他们是甘心寻思。要么他们是身怀绝技之人。但听他们的谈话中可以知道,他们无疑是属于后者。

    “这么晚了。师兄还在这里乘风纳凉,好雅致的情趣哟。嘿嘿”夜幕的遮掩下看不清说话人的面貌。只能认出其庞大的体形。不听他说话真以为那是座小山呢!

    “为兄心事为何你又不是不清楚。又何必多说那些个风凉之话。今夜传信喊你只是想让你陪我好好喝几杯。你倒好,宽慰的话不说几句,讽刺的话你倒说的不少!”大山旁边的个直挺挺的站着的人叹道,瘦削而落寞。

    "嘿嘿,师兄,你真是当局者迷啦,你就不问问师弟为什么这么高兴?难道你还不清楚我的难题比你的也轻松不了多少呢?嘿嘿,“

    “对哟。你那脉。对继承者资质的要求之严格比我这脉有过之而无不及,快告诉师兄,你是不是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了。”

    “嘿嘿,想知道答案么?嘿嘿。我的好师兄,我可知道三十年前你从”酒妃“那里敲诈了两坛子百花酿哟,嘿嘿,不知道师兄愿不愿意意让小弟尝尝味道呢?你知道小弟是嗜酒如命嘛。奈何对好酒确是求之不得呀”

    “好你小子,原来是打着我那两坛子仙酿的注意呢。不过呢,只要你能帮师兄的忙,师兄就狠心拿出坛犒劳你。怎么样?

    “嘿嘿,师兄。大丈夫言九鼎哈,我就等着喝你的好酒了哈。嘿嘿嘿。师兄呀,你真是聪明世糊涂时呀。亏你还被称为”神算子“呢。我只给你提几个字,师兄就明白了。”

    ”哦?!那几个字?"丝毫不介意大山对自己嘲讽。

    “宗门新秀”几个字被凌厉的罡风吹向崖底。

    少卿,清冷的崖顶也没了声息。似乎刚才谈话的两人从没再次出现过。空余那个碎了的酒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