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辞职
作者:忆瞳凌雪的小说
    星期三,胡叶斌和曲优然一起走进了教授演讲的剧场,这里已经坐了不少人,胡叶斌一眼望过去,发现有不少人胡叶斌都认识,其中有很多就是他的同班同学,包括他的班主任,那也难怪,这个教授讲的都是和他们这个专业息息相关的。

    只是令胡叶斌没想到的是,颜丰,陈利钊,王富贵这三人也来了。曲优然坐到了老师那一排座位,而胡叶斌则是坐到了颜丰身旁。

    “你女朋友怎么没来啊?”颜丰说的自然是易小婉,但胡叶斌也懒的和这货解释什么,直言道:“她请假了。”

    演讲还没开始,工作人员正在做着演讲之前最后的准备,同学都无所事事的玩着手机。

    “你们怎么来啦?”

    颜丰继续玩着手机:“许老师让我们来,我们岂敢不来啊!不过你可是工作室的,怎么也来啦。”

    “你们有许老师管着,我也有曲老师管着啊。”颜丰表示理解,但他并不知道胡叶斌这话真正的意味。

    终于,演讲开始,在灯光和音乐的配合下,这位国际知名的设计师登上舞台,剧场里的很大一部分人放下了手机,还有一部分拿出了包里的笔记,开始记载。

    这位设计师不仅有强大的设计思维,口才也是不错,他在舞台上孜孜不倦的讲着自己的设计作品,胡叶斌也沉浸在这名设计师的演讲中,目光炯炯有神,这一幕被许老师看见,许老师立刻就对这个刚刚当兵归来的男生多了几分好感。

    设计师一边讲着自己的设计作品,一边说着自己的经历,这场演讲并不仅仅传授设计方面的知识,更加重要的是为未来即将踏入社会的大学生设计师提供了一个范本。

    手机的声响打断了胡叶斌的思绪,他只能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去接电话,电话打了足足有十分钟,许老师看那叽叽咕咕的不知道和谁在聊,应该是在和女朋友吧,一个年轻小伙子除了和女朋友还能跟谁通这么长时间电话,许老师十分确信这一点。

    “胡叶斌是不是有女朋友了?”许老师问向曲优然,她认为曲优然和胡叶斌在一个工作室一定知道。

    曲优然点了点头。

    “是不是那个易小婉”这次曲优然没有说话了,这次她不知道该怎么回,许老师见她不说话,就当她是默认了。

    “真是的,才回来多长时间,就勾搭上了小他五岁的学妹,当初就你怎么就看上这么个人啊!”曲优然笑了笑,什么话也没说。

    “你是不是也有男朋友了?”曲优然以惊,许老师是不是怀疑到什么了。

    “你那么慌张干什么?难道当老师还不能谈恋爱啦。而且我觉得那个男生比胡叶斌好。”许老师一边说还一边点头。

    “哪个男生?”

    “真是健忘,昨天和你跳舞的那个男生啊!”

    “你听谁说的?”

    “陈老师啊,他还拍照片了呢,你看!”许老师还拿出照片。

    “没有的事,我和只是普通朋友叙叙旧,我们从下一起长大,感情深厚罢了。”

    “那你刚刚在慌张什么?”曲优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

    设计师的演讲结束,全场在热烈的掌声之下,设计师走下了舞台。

    出了剧场,胡叶斌告别了颜丰三人,曲优然也告别了许老师,她们借口工作室一起回去了。

    “不会是他们在一起了吧!”许老师看着胡叶斌和曲优然的背影露出了怀疑的眼神。

    当胡叶斌和曲优然走远之后,胡叶斌的心里就有点小痒痒,左手不自主的就向曲优然的右手摸去,却被曲优然一巴掌拍开了:“没个正行,小心被熟人看见。”

    “我们这样偷偷摸摸的要到什么时候啊!”

    胡叶斌委屈的小眼神让曲优然有些心疼,但是现在她不能将他们的关系公布出去,只能转移话题:“你今天接的电话是谁打来的?”

    “我请人调查了一下周泽兄妹的家庭背景。我调查到了两件事,第一,易小婉的父亲出狱,被关了整整十五年,当初抢劫是为了治聊易小婉的白血病,不过当年易小婉的父亲抢劫没有成功,被人当场拿下,入狱之后,易小婉治病的钱是有周泽父母出的并承担了抚养的义务。

    “第二件事是周泽父母与他们的姐姐姐夫一家关系很不好,你猜是为了争什么?”

    “争家产?”

    胡叶斌摇了摇头:“争强好胜。”

    曲优然无语,胡叶斌也是无语:“周泽母亲和和她姐姐都是很要强的商业精英,有趣的是她们为两家对立的企业工作,还都是高层,两人碰面就是攀比业绩。不过周泽父母去世之后,他那个姐姐就就辞掉了那家企业的工作,她虽然说不承担易小婉的抚养,但周泽给易小婉钱,为易小婉支付学费,她不可能不知道。”

    “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曲优然一句话概括出了这个女人的精髓。“那你打算怎么帮他们。”

    “事情既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我就不准备插手了。周泽是个有本事的人,他能处理好他们的家务事的。”

    又走了一段路,胡叶斌找不到什么话题,只能重拾那些俗套的话题:“我们去哪吃饭啊?”

    “食堂吧!想想我在这个学校待不长时间了。”

    “为什么?”

    “我要辞职了。要想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只有这个办法。”

    “你什么时候决定的?”

    “刚刚,你问我我们要偷偷摸摸到什么时候,我就在想这个问题,眼下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胡叶斌停下了脚步,曲优然也跟着停下来了,不知不觉中就走到学校的一处僻静角落,这里廖无人烟,也鲜有人经过这里,胡叶斌抓着曲优然的小手:“你不用为我这个渣男付出这么多的!”

    想当初自己为了前途那么绝情的甩了曲优然,如今她却愿意为了自己放弃这份工作。

    还没等胡叶斌愧疚完,曲优然的嘴就凑了过来,猝不及防之下,就被曲优然亲了上去,胡叶斌干脆也不挣扎,他搂紧曲优然,由被动变主动,两人轻吻许久,直到氧气干枯。

    曲优然和胡叶斌的嘴唇分开,他们仿佛都还能感受到对方的温度:“其实我辞职也有我的打算,当初心灰意冷,就想找一个安稳的工作,就这样安度一生,但我注定不会是个安稳的人。”

    这次胡叶斌没再说什么话,直接亲了上去,这次亲的更久,两人面红耳赤,红色已蔓延到了耳朵根,心跳已是不由自主的加速,他们此刻都沉浸在甜美的爱情中,完全没想到有人竟然通过监控看着他们。

    出了小剧场,许老师就奔向了门卫,她要去取下快递。学校当然有储物箱,只是许老师的快递太大,快递员只能把它放在学校门卫处。

    学校门卫掌管了学校街道,楼梯口的监控,包括胡叶斌和曲优然所在的那处偏僻地方。许老师在签收快递时无意间撇了一眼,没想到就看到胡叶斌和曲优然亲嘴的那一幕。

    许老师长大了嘴巴,犹自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