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小人无常
作者:歆月的小说
    尽管欧阳明轩这边有人,俗话说双拳难抵四手,真要打,除非他们立即离开,否则铁定会成为阶下囚。

    “欧阳明轩,来都来了,你还计较那些做什么,你以为还是以前。”

    罗黛在一旁黑着脸道。

    “罗警官,就因为跟以前不一样,所以我才不能束手就擒,既然是你让来的,那应该由你来解决。”

    罗黛走到一处隐密的监控设置前,对着镜头向里面喊话。

    “黎晨辉,我是来找你的,你欠我的是不是应该还了。”

    在岛中间的主楼里,坐在一旁的奥德拉侧首看向黎晨辉。

    “你的女人?”

    “不是,除了黛米,我并没有女朋友。”黎晨辉平静道。

    对于曾经的人和事,已经离他很远了,那个黎晨辉已经死了,他现在是占姆斯。

    “奥德拉先生,我来这是想告诉你黛米还活着”见对方依旧没反应,欧阳明轩大喊道。

    “什么?”奥德拉惊站起,反倒是一旁的黎晨辉并没有什么反应。

    “不可能的,是我亲眼看着黛米进焚化炉的。”

    黎晨辉再次道。

    “让他们进来。”奥德拉却在沉默了数秒后向外面的人下命令道。

    “岳父,这不可能的,他们必定有阴谋”

    “欧阳明轩我也算了解,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他不会冒险来这里的。”奥德拉看着屏幕道,和欧阳家两兄弟,也算是多次交手,他还是有些了解的。

    当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他也希望女儿活着,那可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啊。

    二十分钟后,欧阳明轩被带到了奥德拉面前,不过罗黛并没有被带来,她和欧阳明轩的带来的另四个人一起。

    “奥德拉教父,好久不见,别来无恙。”欧阳明轩愉悦地同奥德拉打招呼,之前没动手,那么表示,奥德拉相信他的话,应该不会再动手了,欧阳明轩自然也就放松了。

    “是好久不见,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还有胆子来这里,欧阳一鸣可做好了替你收尸的准备?”

    奥德拉冷笑,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小子,如果没有这小子,他的宝贝女儿也不会在异国香消玉殒,可是这小子也是这么多年来,他唯一看上眼的,这么多年,奥德拉一直放任他也就是因为这。

    你说如果欧阳明轩肯娶他的女儿,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事。

    “不至于吧,我可是给你送宝贝女儿来”

    “欧阳二少,你这是打算找个和黛米相似的女孩来骗教父吗?”黎晨辉哼道。

    “哟,黎警官,您还活着呀,这一年来,警方可是到处找您,没想到您竟然在这,呵呵,奥德拉教父,您这还真不是一般厉害,竟然连黎警官都罗来了。”

    欧阳明轩这才转向黎晨辉,以一个夸张的表情道。

    “欧阳二少,托您的福,我不但活着,而且活得很好,你说得黛米在哪?”黎晨辉脸上带着嘲讽的笑。

    “这跟我一起来的那位罗警官知道,真的,你让她来,就能见到黛米了。”欧阳明轩道,这种事,让他说,估计也没人信,当然还是由当事人自己说比较好。

    “欧阳明轩,你什么意思?她一个警察能知道什么?她连黛米的面都没见过,怎么可能知道黛米?”黎晨辉警觉道,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他不想再看到和过去有关的人和事。

    “占姆斯,他们人都在这,还能整出什么,让她进来,我倒要看看,我的女儿在哪?”

    “那个奥德拉教父,我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就算你化成灰我都能认识,不知道奥德拉教父对自己的女儿有没有这么熟悉呢?”

    欧阳明轩起身,走过去,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口。

    “欧阳明轩,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说黛米毁容了?”黎晨辉对于欧阳明轩的话很难接受,他亲眼看到的心尖上的那个女孩离去,亲自送她离开,怎么可能还活着,如果黛米还活着,那他这一年来,算什么?

    “黎警官,我知道你是亲眼看着黛米离去的,但是”

    “不要再叫我黎警官。”黎晨辉压抑着怒火道。

    “行,那就叫”

    “黎晨辉,你不可以接手社团。”欧阳明轩刚张嘴,罗黛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罗警官,请问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黎晨辉拧眉,他不是不认识罗黛,只是仅仅只是小师妹罢了,他们并没有再多的交集了。

    “黎晨辉,你说过的话可算数?”罗黛走至黎晨辉面前,与他四眼相对道。

    “当然,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只要是我说过的话,那就算数。”

    黎晨辉胸口一紧,一种熟悉的感觉从心脏向四肢漫延,难道说

    “那你向我求婚的事呢?别说你忘记了,你说过的”罗黛不想绕弯子,将黎晨辉说过的话,做过的承诺一一说了出来,欧阳明轩看着黎晨辉嘴巴越张越大,表情也越来越怪异,心里乐开了,看来有人比他更不能接受。

    “怎么回事?欧阳明轩,你从哪找来的女人?”

    看黎晨辉的神情,奥德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不容易有一个接班人,现在看来,很有可能会被人挖走,不行,他绝不容许这种事发生。

    “确切地说,应该是她找上我的,教父,您没觉得她很熟悉吗?”欧阳明轩暗示道。

    “熟悉,所有的警察我都很熟悉,既然来了,那也就别想再离开了。”奥德拉黑着脸道。

    “黛米你真得是黛米吗?”奥德拉正说着,却听到黎晨辉朝罗黛叫黛米,手一颤,夹在指间的雪茄掉到了昂贵的地毯上。

    “欧阳明轩到底是怎么回事?”奥德拉见黎晨辉将那位女警抱住了,这会根本没他插嘴的机会,一手揪着欧阳明轩,将他拽到了外面。

    “我也不知道,教父,你相信人能死而复生吗?”

    “别胡说八道,说正经的,我要知道所有的来龙去脉。”奥德拉说着,将欧阳明轩拽到了另一间房。

    奥德拉越是着急,欧阳明轩越是不肯说,后来气得他都将枪掏出来了。

    “呵呵,教父,我们人都在这,你急什么呀,况且,一会黎警官应该很乐意告诉你的,不过说真的,教父,您得重新物色接班人了,我敢肯定,黎晨辉不可能再接您的班了。”

    欧阳明轩笑着道,他最喜欢看的就是奥德拉扭曲的脸,想想就高兴,这么多年来,他可是受够了这位社团教父的窝囊气,明明黛米都不在了,明明黛米就是死在别人手里,可是眼前这个是非不分的社团老大,却将账算在他们欧阳家,明里,暗里,给他们使绊子,找麻烦,今天可是他连本带利讨回来的时候。

    “欧阳明轩,你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见上帝。”奥德拉咬着牙道。

    “教父,这事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完的,这一路往这赶,真得好饿,能不能先吃饱再说,我怕一会说着说着,我就晕过去了。”

    欧阳明轩故意吊奥德拉的胃口道。

    “混蛋,你竟然敢”

    奥德拉拳头握着又松,命人立即送吃的来。

    不一会,牛排,红酒,意大利面就送来了,欧阳明轩怔了下,他忘记了这里不是中国,人家不可能做中餐,只好将就了。

    见奥德拉那凶神恶煞的样子,算算时间,再不说,一会黎晨辉和罗黛来,那自己可就讨不了好了。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说起来,要从去年我和我哥订婚的时候开始,今天那位罗警官也去了订婚现场,当时”欧阳明轩将当时罗黛说过的话挑重点说了下。

    “你是说那个罗黛就是我女儿?不不可能的。”奥德拉立即否定道。

    “我也希望不可能,可就是在几天前,她找上我了,我估摸着她应该是听到了黎晨辉要接您的班,所以赶过来阻止,否则以黛米对社团的厌恶,她宁愿让你以为她死了也不会再出现的。”

    欧阳明轩在这个时候还不忘给奥德拉捅刀子,不过这个时候,对奥德拉来说,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女儿活着。

    “她亲口跟你说,她是黛米?”奥德拉几个深呼吸后,心情平复了些,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又怎么可能被这点小事怔住。

    “对啊,要不然我怎么会答应陪她来这里找死?她还跟我说,这一年多来,您不断地找我们欧阳家的麻烦,教父,您这就不厚道了,黛米发生那样的事,我们家每一个人都很伤心,尽管她是您的女儿,但是她在我们欧阳家的时间比在你身边的时间还要多,我爸爸,妈妈一直当她是家庭的一员,您怎么可以做这种背后耍阴招的事呢。”

    “是她跟你说的?”奥德拉并没有否定,看来黛米说得都是真的。

    “那当然,她是您的女儿,您的手段,她应该很了解的,要阻止自然也不难,更何况,她现在可是警察的身份”

    “哼,欧阳明轩,在你说的话没有被证实之前,你最好给我安分点,来人,将欧阳二少送下去好好招待。”奥德拉奸笑着,一挥手,让人进来将欧阳明轩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