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大学入学前的感情联络
作者:歆月的小说
    康雨虹念叨了半天,发现自己白说了,视频里的臭小子,眼睛正盯着小果果呢,得,索性将手机给果果。

    “果果,你还好吗?”龙皓宇声音颤抖地问。

    他不知道,他真得没想到费尔南多的人竟然会去华天市,更没想到他们竟然朝果果下手。

    “我没事,就是嘟嘟”想到弟弟,果果哭了,从小到大,他们一直被保护的很好,弟弟还是第一次受这么严重的伤。

    “果果,我一定会加快处理这件事的,你最近多加小心。”龙皓宇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他没想到将果果送回华天市竟然还会有危险。

    “我知道,你自己也多加小心,不用担心我们,我和嘟嘟都没事,医生说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欧阳明月贴心道。

    康雨虹在一旁都急死了,自己和宫本信一恋爱的时候,反而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看着年轻人说话这么吞吞吐吐,真是急死了,这年纪越大,反而越急躁了。

    等他们结束通话,这边也到了宫本信一在华天市的住处了。

    “果果,你平时和龙皓宇就这么说话?你们这都还没订婚呢?你这就向着他?”

    康雨虹这叫一个急啊,一旁的宫本信一却忍着笑,老婆年轻的时候,很严肃的,这些年,渐渐回复了本性。

    “姨,龙皓宇他挺不容易的,龙叔叔也没说要帮他,不管他再怎么能干,也才十九岁”欧阳明月忍不住为龙皓宇说话。

    宫本信一却直点头,龙皓宇那小子眼光不错,认识果果,是他的幸运。

    “老婆,你就别再说果果了,这孩子难得,想想一会怎么处理那个凶手吧。”宫本信一停好车道。

    康雨虹带着果果进了房间,判官他们仍然在,其实也没什么好审的,事情简单明了。现在就看怎么处理了,是直接杀了,还是交给警方处理。

    “姨,我想先见见安缇丽可以吗?”欧阳明月进屋时再次道。

    “放心吧,姨让人带你去。”康雨虹有些无奈道,在她看来,现在这些孩子最大的缺点就是心太软。

    欧阳明月来到了暂时关押安提丽的房间。

    “欧阳明月,你弟弟还好吗?”安缇丽歉意地问。

    “还好?你让我刺一刀后,你再问这话好吗?安缇丽,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我还好心的将我弟介绍给你,可是你呢?却利用我对你的信任将我们姐弟绑架,安缇丽,你心里有我这个朋友吗?”

    欧阳明月含泪指控,从最初的情敌到朋友,到现在的敌人,欧阳明月受伤的不仅仅是身体,更多的心那颗对朋友信任的心。

    “我只想救出我爸爸,我并没想过伤害你,欧阳明月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都无法弥补犯下的错,如果你真得要报仇,你杀了我吧。”

    安缇丽说着跪在了欧阳明月面前,欧阳明月是典型的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安缇丽竟然一见面就向她跪下了。

    “杀了你,我和嘟嘟的伤就能立即好吗?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我哥哥他们结婚,你选在今天,你的心有多毒,你知不知道婚礼一辈子有多重要,可是被你破坏了?我嫂子还动了胎气,你怎么弥补?怎么赔?”欧阳明月想到嫂子肚里的小宝宝,心就痛。

    安缇丽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跟着欧阳明月哭了起来。

    “欧阳明月,你说要怎么做才能补偿,你告诉了,只要我能做的,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安缇丽跪行至欧阳明月面前。

    “补偿?你说怎么补偿?我告诉你,我不会杀你,但是如果我弟弟,我嫂子,有丁点不好,我都唯你是问。”

    欧阳明月别开头,她想扭头就走,想交给康雨虹处理,但是她又作不到,她很清楚,只要将安缇丽交给康雨虹,那她绝对没有机会了,就算活着恐怕比死更难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安缇丽不停地说着对不起,不停地向欧阳明月磕头。

    “够了,你不要再对我用这一套了,我不会再上当,安缇丽,我我到现在才发现我自己的眼睛真有问题,我一直以为艾蜜儿很坏,我现在才知道那并不是坏,她只是为了生存,但其实她的内心还是很简单的”

    “你见过我姐姐了?她也被殿下关起来了吧?还有我哥,我们家的人都被殿下抓了,欧阳明月,如果是你,你会什么都不做吗?”

    安缇丽苦笑,她也不想这么辛苦,她也想活得简点,可是生活不允许。

    说到艾蜜儿,欧阳明月抹去眼泪道:“如果我让你留在华天市,永远不要再回卡里塔,不去管你的父亲,不去管你的哥哥,你能做到吗?”

    欧阳明月并不觉得自己这是强人所难,既然艾蜜儿能做到,安缇丽也可以,为了那么一个不忠不义,无情无义的父亲毁了自己,毁了朋友之间的感情,值得吗?

    “欧阳明月,我”安缇丽咬着唇,她想答应,可是她做不到,她不能真得什么都不管,爸爸再不好也是她的爸爸,即使爸爸不再是领主,是囚犯,她生在那,那是她的家,她的故乡。

    “你不必再说了,我知道了,我想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欧阳明月抽出自己的手,她对得起心里的那点朋友之情。

    “欧阳明月,不要走,您能帮帮我吗?求求您了,只有您的话,殿下才听得进去,求求您了。”

    安缇丽转而抱着欧阳明月的腿,哭道。

    “我不能,即使龙皓宇愿意,我也不同意,我们中国人说放虎归山后患无穷,所以,你求错人了,你越求我,你爸爸死得越早,放手。”

    欧阳明月咬着牙道,路上康雨虹说的话她也听进去了,斩草要除根,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留着费尔南多。

    她和龙皓宇的二十岁之约,她不想再发生任何的意外,她希望龙皓宇早点完成改革,早点摆脱这样的生活,她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不要这样担惊受怕。

    “为什么?欧阳明月,你也有有父母,也有兄弟,为什么?”安缇丽以为欧阳明月懂自己,可是现在却很失望。

    “是,但是我的父母不会像你父亲那样贪得无厌,不会像他那样不忠不孝,不会像他那般无耻,我的兄弟更不会像你哥那种变态,你放不放手?”欧阳明月只要想到艾蜜儿说着就恶心的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

    “欧阳明月,我愿意去照顾你弟弟,直到他康复,我不再说关于我父亲的任何话,我只想赎罪。”突然,安缇丽改变了决定,竟然要去照顾欧阳明皓。

    “对不起,你没有资格。”欧阳明月狠心抽出了脚,快步离开了房间。

    但是离开后,她却打电话给罗伟霆,让罗伟霆转告艾蜜儿,安缇丽在这里,问她要不要见。

    至于后续的事情她不管了,她决定在还没有去国之前,好好照顾弟弟,只是没想到有何洛雪在照顾他,她这个姐姐完全不用去,去了反而成了灯泡。

    艾蜜儿那边,罗伟霆联系了,艾蜜儿决定见见妹妹,尽管来到华天市的时间不长,但艾蜜儿的改变特别大,整个人看上去平和多了。

    在出国前,欧阳明月见了艾蜜儿,这些天,凶手和司机被康雨虹交给了龙泽,龙泽让人送回了卡塔尔。

    罗伟霆家附近的咖啡店,欧阳明月来到了这里,只是艾蜜儿还没到。

    “果果,你们最近好吗?”罗伟霆这段时间因为老爸的事,回来后并没有和欧阳家联系,他天天被妈妈烦着,哭着,因此除了知道欧阳明恺,欧阳明轩结婚,其他的一无所知。

    “还可以吧,你呢?填的哪所大学?”欧阳明月不想说那些事,因此含糊道。

    “最近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所以我不打算留在国内,我想我会到国外上学吧。”因为龙皓宇的事,罗伟霆并没有说自己也去哈佛,以免欧阳明月胡思乱想,到时不去了。

    “看来这个暑假,真是闹心的暑假,再一周就要开学了,班上的同学决定明晚聚会,你应该也收到消息了吧,你会去吗?”

    “不去了,我本来就是半途转学”罗伟霆摇首,他本以为报了仇心情会很好,但事实上并不是,那个人被双开,他和妈妈的生活也没了依靠,尤其是妈妈,整个人都变了,但是有些事情,做过了是无法挽回的,好在龙皓宇大方,给他开的薪水足够他们母子生活,所以在离开前,他得先安排好妈妈的生活。

    “那过两天,等嘟嘟出院,我们三人聚聚吧,转眼就要各分东西,感觉”欧阳明月心里有些难过,酸涩道。

    “欧阳明皓怎么了?”罗伟霆脸色顿变。

    “一点意外,没事了,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这次算是因祸得福,这段时间都是雪儿在医院照顾他,两人感情突飞猛进,说起来”

    “罗伟霆,欧阳明月”两人正说着,艾蜜儿来了,并向两人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