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删了手机里的相片,信息
作者:歆月的小说
    和欧阳明月聊过后,薇薇安离开了,到楼下找了一个偏僻的位置,给龙皓宇打diànhuà。

    之前是因为怕殿下担心,这会却不知道要不要说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欧阳明月应该是没有失忆,可是记忆这个东西,就连医生都没法说,也就是说失忆与否的判断,完全在于欧阳明月自己。

    “队长,欧阳xiǎojiě今天出院了。”薇薇安看到麦斯出现在shìpín中,确定四周没人后,向麦斯汇报。

    “你稍等,我问问殿下要不要送礼物。”麦斯说完,镜头一转。

    “不用了,薇薇安,果果有没有念叨我?”这几乎成了龙皓宇每次听汇报的必问话了。

    “殿下,属下错了,有件事,属下一直没有汇报。”薇薇安说着低首跪下了。

    龙皓宇的脸色变了,沉声道:“果果到底怎么了?”

    麦斯的脸色同样很难看,薇薇安是他培养出来的,以前也出过任务,这次让她保护欧阳明月可以说是个很轻松的任务,没想到这样的任务她都能出错,也许是时候换人了。

    “殿下——”

    “说——”即使隔着屏蔽,薇薇安都能感觉到龙皓宇的怒火。

    “欧阳xiǎojiě——她失忆了,对于十六岁之后的记忆全无,属下以为只是暂时性的,所以一开始并不曾汇报……”

    “失忆?薇薇安,你的意思是果果忘记了我?”龙皓宇很快抓住了重点,十六岁,那么就是他从美国到华天市的时候。

    “按欧阳xiǎojiě说的是,但是依属下的直觉,欧阳xiǎojiě似乎没有失忆,或许她只是和殿下……”

    “你的直觉?你的直觉可以当医学根据吗?”龙皓宇感觉他的世界下起了雪,失忆?

    他不愿意相信,同样也有些接受不了,但是似乎又有点说的通,一个月了,果果没有diànhuà,没有短信,除了失忆,还有什么更好的解释呢?

    “薇薇安,这次的大过记下了,如果再有第二次,你可以回去了。”龙皓宇气得直接挂了shìpín。

    失忆,他的果果失忆了,他的感觉和薇薇安的直觉一样,龙皓宇觉得果果是生气了,这是跟他怄气。

    “殿下,您的眼睛现在已经恢复了一些,是不是要去看看欧阳xiǎojiě?”麦斯劝道。

    “再一个月就订婚了,那个时候我的眼睛也恢复了,到时我再亲自去接果果。”龙皓宇深吸了口气道。

    他是个要求完美的人,现在双眼的视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他不能去,况且他觉得果果在跟他怄气,再等等,等他完全恢复的时候,再向果果道歉,他的果果那么善良,一定会原谅他的。

    “殿下,要不你打个diànhuà给欧阳少爷,最起码问一下欧阳xiǎojiě的情况。”

    “麦斯,你恋爱过吗?”麦斯说完后,龙皓宇问道。

    麦斯沉默,他知道自己逾越了,但这次,他真得觉得殿下应该打个diànhuà,不说其他的,作为男人,这个时候,应该主动一点。

    “先这样吧,问一下医生,下一个疗程什么时候开始。”龙皓宇放下了diànhuà,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忐忑,不管欧阳明月是失忆还是怄气,此时,他可以确定的是,他不过去亲自道歉,欧阳明月肯定不会打diànhuà给他的。

    “好的,明天一早属下就跟医生确认。”

    “麦斯,其实这样挺好的,我不用再紧张地等diànhuà了,接下来一个月,我正好可以好好安排一下——”龙皓宇这会火气已经下去了,站起身,决定先去睡一觉,明天开始,他要亲手布置订婚现场。

    华天市已经进入了深夜,接了这通diànhuà,心里平静了很多,而此时的波士顿,大家还在忙碌的布置着,欧阳明月则躺到了床上,拿出了shǒujī。

    之前龙皓宇昏迷的时候,她一直舍不得将以前的信息删除,但是这会——

    欧阳明月将shǒujī上的信息,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里面有太多的温馨,有太多的浓情蜜意,她舍不得,可是想到他的狠心,一个月了,一个diànhuà都没有,一条信息都没有,她的心就好痛。

    “龙皓宇,你是自卑?还是狠心?亦或你心里有了别人?为什么?为什么走的时候不说一声?为什么我住院的时候你连个diànhuà都没有?为什么信息都不发一条?为什么嘟嘟打diànhuà你不接?真的只是因为失明吗?”

    看着shǒujī上两人抱在一起的相片,眼泪模糊了视线,这样的龙皓宇好陌生,她所认识的龙皓宇一直都是自信的,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自卑’这个词。

    “龙皓宇,你混蛋——”欧阳明月手一手抹眼泪,一手按了删除键,删了一张两人的合照。

    “龙皓宇,你还是不是我男朋友?”说话的时候,又删了一张。

    “龙皓宇,你liúmáng,亲都亲了,摸都摸了,你是不是想不负责任-”

    哭着,又删了一张。

    “龙皓宇,你怎么这么讨厌——”每说一句就删一章,所有她能想到的不好的词汇都用上了,但是shǒujī里的相片并没有删光。

    看着shǒujī里剩下的相片,全部勾上,最后闭上眼,一次性全删除了。

    删光了相片,欧阳明月拉过被子,将自己盖住,从被子里传出呜呜的哭声。

    欧阳明皓敲了好一会门,但是里面没有声音,他有些不放心,因此推门进来了,结果看到的就是隆起的被子。

    坐在床边,听着姐姐嘤嘤的哭声,欧阳明皓心里酸酸的。

    “姐,哭过这一次就够了,以后不要再哭了。”听到姐姐的哭声不对,欧阳明皓手放在背上轻拍道。

    他听出姐姐的声音不对,很担心。

    感觉到被子外面的手,欧阳明月身体一僵,但是却没有出来。

    “姐,你没有失忆对吧,你在生龙皓宇的气吗?也许他有苦衷呢?如果真得那么辛苦,就不要恋爱了,或者换个男朋友——”

    “呜呜呜——”欧阳明月突然从被子里出来,抱住了欧阳明皓,放声大哭。

    “姐,你为他流的眼泪够多了,这次之后,不要再为他流泪了好吗?这世上虽然只有一个龙皓宇,但是并不是只有一个男人,如果爱真得这么辛苦,就不爱了吧——”

    欧阳明皓回抱着姐姐,心疼地劝道。

    “他为什么连diànhuà都不打一个,信息都不发一个,为什么?”哭过之后,欧阳明月的情绪依旧很低落,而且刚才哭得太久,不但嗓子有点哑,眼睛都有些红了。

    “果果,你爱他吗?”

    欧阳明皓真得希望姐姐能够选择一个普通一点的男生恋爱,那样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眼泪了。

    “不要,我爱他,但是现在我也好——好讨厌他。”欧阳明月接过纸巾,一边擦泪一边怄气道。

    “姐,那你这怄气有什么意义?你们一个多月就要订婚了……”

    “我又没答应,是妈咪和曼曼姨他们说的,况且龙皓宇也没答应。”欧阳明月神情一窒,吸着鼻子道。

    “姐,你——你之前可是想嫁给他的,现在订婚——你打算逃婚?”

    “又不是结婚,逃什么婚。”欧阳明月嘟着嘴委屈道。

    “姐,这不是开玩笑,就算是订婚,也会请亲朋的,也会准备的……”

    “又不会请太多人,只是一些熟人,再说吧,看龙皓宇的表现。”

    欧阳明月知道,但是她现在真得很生气,本来,她都想好了嫁龙皓宇的,但是她是女孩子,都已经这么主动了,可是龙皓宇却没什么表示,那会她求婚的时候,甚至还拒绝了。

    想到那天龙皓宇醒来后,拒绝的神情,欧阳明月越发的怀疑。

    “嘟嘟,如果雪儿向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当然,我做梦都想娶到雪儿——”欧阳明皓毫不迟疑道,这可是他作梦都想的。

    可是欧阳明皓这个dáàn让欧阳明月不满意,她将shǒujī送到欧阳明皓手上。

    “可是我那天求婚的时候,龙皓宇拒绝了,你帮我将里面的信息都删了吧。”

    “姐,龙皓宇不答应你是因为他失明了,也许——真要删?姐,我给你个建议,如果你真要删,不如直接将他拉黑。”

    欧阳明皓说话的同时在看着欧阳明月的神情。

    “拉黑吧,你拉吧,diànhuà也删了,关于他的一切都删了。”

    欧阳明月双手紧握成拳,深呼吸后道。

    “姐,信息可以删,diànhuà可以删,但是你心里的那个diànhuà号码呢?”欧阳明皓叹息,嘴上在说的同时,手上也没闲着,当真将信息和diànhuà都删掉了。

    “忘记了,我失忆了,欧阳明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欧阳明月别开头道。

    “好吧,你失忆了,如果下次龙皓宇打diànhuà给我,我就这么跟他说。”欧阳明皓叹道。

    “嘟嘟,你老实告诉我,这一个月,他有没有打diànhuà给你?”听到弟弟的话,欧阳明月突然又道。

    欧阳明皓看着姐姐,想撒个小谎,但是他们是双胞胎,太熟悉了,只是一个犹豫的眼神,欧阳明月就知道了,小脸顿时黯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