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池鱼之殃
作者:歆月的小说
    从傍晚到深夜,一直没等到康雨霏和苏曼婷diànhuà一直是关机状态,欧阳一鸣和龙泽意识到自己的妻子可能出事了,本想报警,但是考虑到可能是某些穷凶恶极之人,绑架lèsuǒ,所以一直在等,等绑匪的diànhuà。

    可是从夜晚到凌晨,从凌晨到中午,龙家的护卫已经出去,但是苏曼婷和康雨霏来波士顿是临时决定的,并没有跟任何人说,机场上每天的人流量有多少且不说,一旦离开机场,要找人更是难上加难。

    “爸,报警吧。”欧阳明皓道。

    “可能妈咪只是迷路了呢。”欧阳明月拧着眉道。

    “欧阳xiǎojiě,迷路了也不至于手机一直关机。”

    欧阳明皓白了姐姐一眼,他们都希望妈咪和曼曼姨只是迷路了,可是再怎么迷路,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来,已经一天一夜了,妈咪来过这里,曼曼姨更是多次来,就算不知道路,也可以打车,退一万步说,没钱打出租车,那手机呢?为什么两人的手机一直关机?

    “可能可能手机没电了”

    欧阳明月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太牵强,就算手机没电,路边随便一个公用diànhuà,或是借个手机也能打。

    “那现在怎么办?”

    “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先报警,通过警方找人总归要快一些。”姚伟霆提议道。

    “那我们一边报警,一边找人吧,她们下飞机后,肯定会先打车,我们先从昨天去过机场的出租车开始查”

    欧阳一鸣道,这里不是华天市,他在这边人脉也用不上,的确有点难。

    欧阳家和龙家的人,正在地毯式的找人时,康雨霏和苏曼婷此时其实离她们并不远。

    话说昨天苏曼婷和康雨霏下车后,确实打上出租车,康雨霏的意思是直接去看女儿,但苏曼婷觉得时间还早,想去街上看看,顺便买点东西。

    只是苏曼婷没想到逛街都能遇到王一纯。

    “苏姨,你来波士顿了。”苏曼婷正在服饰店,想着给女儿买些衣服正挑选着没想到王一纯竟然也进了这家店,而且一眼就看到了苏曼婷。

    “你怎么会在这?”苏曼婷听到那声苏姨,脸色微变,侧首看到王一纯时,脸色更加难看。

    “曼曼,你怎么了?”康雨霏见苏曼婷脸色有异,扶着她疑惑道。

    “没什么,我们走吧。”苏曼婷摇了摇头,她是长辈,何必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况且不管怎么说王一纯都是龙泽的女儿。

    “苏姨,你都来波士顿了,那我爹地应该也来了吧,既然这样,那我跟你一起,我也好久没见到爹地了。”

    不想苏曼婷想避开王一纯,可是王一纯却要缠着她。

    “曼曼,这位xiǎojiě她是?”康雨霏看着王一纯,再看苏曼婷的脸色,似是有些明白。

    “不用管她,我们走吧。”苏曼婷不想理会她,扶着康雨霏,欲离开受服饰店。

    “苏姨,你和我爹地向来形影不离,爹地怎么可能没来呢?你不要骗我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再怎么说我也是爹地的女儿,你”

    “这位xiǎojiě,龙泽的确没有一同来,这次只是我们两个女人来看孩子。”康雨霏不悦地打断王一纯的话,怪不得苏曼婷如此生气,一看这女孩就不是省油的灯。

    “你是欧阳夫人。”王一纯看着康雨霏,对于和龙泽有关的人,尤其是欧阳家,她自然是有过了解的,况且那次欧阳明恺的宝宝办酒席,她也有看到康雨霏。

    “霏霏姐,我们走吧,今天是周末,果果和小爱他们肯定都在家,现在过去,正好还可以陪着孩子们一起吃午饭。”苏曼婷拉着康雨霏出了服饰店。

    本以为可以摆脱王一纯,不想王一纯和朋友们道别后,竟跟上了他们。

    “苏姨,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好,实在是太久没见到爹地,很想他,我跟苏姨和欧阳夫人一起可好?”王一纯追上两人后,厚着脸皮道。

    “这位xiǎojiě,你要见的人真得没来。”康雨霏拧眉,对于这个变脸比翻书还快的女孩子确实没什么好感。

    “欧阳夫人,我是欧阳明月的学妹,正好可以去看看学姐,还有mèimèi。”王一纯却似是早料到,并不放弃。

    康雨霏和苏曼婷这会别说逛街了,只想早点摆脱王一纯,因此打车准备离开,不想两人上车后却发现,王一纯竟然也跟着上来了,而且还坐在副驾驶上。

    康雨霏和苏曼婷往后备箱放行李,而王一纯则乘机上了副驾驶,她似乎猜到康雨霏和苏曼婷两个人会坐后座,因此两人也没发现。

    “你你怎么上来了?”听到王一纯报地址,康雨霏和苏曼婷这才发现王一纯竟然跟着上车了,两人第一直觉得要下车。

    “反正顺道”

    “霏霏姐,我们下车。”苏曼婷推开车门,无论如何都要摆脱王一纯这丫头。

    不想,康雨霏和苏曼婷两人下车,王一纯也跟着下车了,而且紧跟着两人。

    “王xiǎojiě,你是不是要一直跟着我们?”康雨霏受不了,她都四十多岁了,还是第一次见到王一纯这样的女孩。

    说她厚脸皮吧,已经不仅仅是厚脸皮这么简单了。

    “康姨,我看你们还拿着行李箱,应该是今天才到的吧,这样,有我在,我也可以帮你们拿行李呀。”

    王一纯这会说着,已经去抢着拿康雨霏的行李了。

    康雨霏脸色大变,这次来,康雨霏给女儿带了很多东西,所以拿了两个行李箱,这会被王一纯抢走了一个,而且还是给女儿的东西。

    “王一纯,你够了没有,我们和你并没有那么熟,你要做什么直说吧。”苏曼婷已经受够了,在卡塔尔的时候要忍着她,因为她挂着龙泽女儿的头衔,没想到现在还要忍她。

    “苏姨果然爽快,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我爹地了。”

    王一纯嬉笑道。

    “龙泽没有来,你要见龙泽,你自己跟他联系。”苏曼婷回着脸,两人又叫了辆出租车。

    “刚才我试了,爹地diànhuà关机,苏姨,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过去十八年都没见过爹地,现在好不容易和爹地相认”

    “曼曼,你打个diànhuà给龙泽吧。”康雨霏受不了王一纯的纠缠,向苏曼婷提议道。

    不过当苏曼婷拔打龙泽的号码时,确实向王一纯说的,手机关机中。

    苏曼婷看向康雨霏,两人都有些明了,可能龙泽真得也来波士顿了,关机,多半还在飞机上。

    康雨霏迟疑了下,拿出手机拔打欧阳一鸣的diànhuà,结果也是关机。

    “王xiǎojiě,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我和曼曼来波士顿的时候,并没有告诉龙泽和欧阳一鸣,所以这会他们在哪我也不知道。”康雨霏既想摆脱王一纯,可是这会行李在人手上,跑也跑不了。

    就这样王一纯缠着康雨霏大约半个小时。

    “”就在康雨霏和苏曼婷快要被王一纯逼疯的时候,有辆车子停在了三人身边。

    “苏姨,欧阳夫人,不如我和朋友送你们一程吧。”王一纯看到车子里探出来的脑袋,笑着向康雨霏和苏曼婷道,并且将康雨霏的行李放到了车上。

    “霏霏姐,我们走”看着王一纯的动作,康雨霏和苏曼婷脸色皆变,他们两人并不是无知的女孩子,这样的情景,他们都经历过,两人第一个反应就是跑,至于行李,不要了,没有什么比命更重要的。

    只是两人反应再快,也抵不住人家有备而来,最终两人被请上了车。

    看着车上的两个男人,康雨霏和苏曼婷心中一凉,这个王一纯之前故意拖延时间,而后暗中找人来,没想到她们两个中年人,竟然会被一个小丫头算计了。

    “霏霏姐,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苏曼婷歉意地看向康雨霏。

    康雨霏握着苏曼婷的手,摇头道:“没什么,我们能在一起,也是缘份,即来之,则安之。”

    王一纯笑看着两人。

    “苏姨,欧阳夫人,你们很淡定,我还以为你们会大喊大叫,看来,这个用不上了。”王一纯把玩着胶带道。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当初根本不应该让龙泽认你。”苏曼婷此时真得恨不当初,一步错,步步错,不但给儿子,女儿带来了麻烦,现在还连累了霏霏姐。

    “果然最毒妇人心,你再怎么阻止,也改变不了我和爹地之间的血缘关系。”王一纯冷笑,苏曼婷的话触到了她心底的痛。

    “曼曼,我们会了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还是先休息一会吧。”康雨霏有些担心,怕苏曼婷激怒王一纯受到伤害,因此劝道。

    “也好,确实有些累了。”

    苏曼婷意会,点了点头,闭上眼,和康雨霏两人互相领先着。

    王一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不得不承认,她们比自己的妈咪强,不管是外表还是这份淡定,恐怕妈咪都比不上她们,但是她们现在是她的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