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5章 哥哥,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作者:歆月的小说
    “战书?王一纯,你疯了吗?”龙皓宇有一种见鬼的感觉,这三更半夜,莫不真是鬼吧?眼前这个人,除了那张脸,没有一点王一纯的感觉。

    “我是王一纯,货真假实的,昨天中午回到香港的,回来的时候,在飞机上的时候,我恨你,我想过各种各样的要杀死你的方法,我不能接受妈咪已经没了,下飞机的时候我还在想,这一定是你的阴谋诡计,肯定是为了诱我回来的”

    龙皓宇起身,走去看了看内室,确定欧阳明月还在睡,便又回来了。

    “王一纯,你说完了吗?”龙皓宇可是很清楚她演戏的功底,没理由突然间转性的,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没有,我一直以为爹地始乱终弃,一直以为苏姨是小三,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

    王一纯像是突然受到仙人指点时,给龙皓宇的感觉除了不真实之外,更觉得像是人假装的。

    “王亦可死了,你突然间想明白了?你这是被她的死刺激到了,还是以前被她下了药,现在突然清醒了?”

    龙皓宇嘲讽道,亦或者她知道自己要杀他,故意表现出自己改邪归正,希望他能开一面?

    “以前的一切都是妈咪告诉我的,虽然欧阳明月也跟我说了一些,但是我从来不相信她说的,我以为她是为了说服我编的故事。”

    王一纯也知道,自己突然这么说,龙皓宇不相信,可是有些东西,在她心里埋藏了很久,压抑了太久,她不想再埋藏在心底。

    “那现在呢?”

    见王一纯将一杯酒喝完,又去喝另一杯,龙皓宇的眸色更深沉,这是借酒壮胆,还是准备借酒行凶?

    “舅舅跟我说了当年的一些事”

    “果果说你不信,王亦飞说你就信了?他在你心中有那么高的地位?”龙皓宇冷笑。

    “当然不是,还有一些当年的资料,有新闻报道,有络上的传言,那些有图有据,比起我妈咪说的更有说服力,而且爹地一直强调,他从来没有亏欠我妈咪,更是从来不曾喜欢过我妈咪,我觉得我有理由相信,我不再是八岁的小女孩,我已经十八岁了,我有判断是非的能力。”

    “好一个判断是非的能力?绑架我妈咪和果果妈咪这也叫能分辨是非吗?对爸爸开枪这也叫分辨是非吗?王一纯,那我不得不说你的是非观太颠覆大众的认知了,说完了吗?如果说完你可以离开了。”

    龙皓宇看了看时间,他竟然让这个女人站在自己面前说了半个小时了,什么时候,他的脾气变得这么好了,简直有辱龙皓宇三个字。

    “没有,我想唤你一声哥”

    “王一纯,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是做梦也请不要梦到我,我龙皓宇可没这么好的福气,能让王大xiǎojiě叫我哥。”

    “可你确实是我哥”

    “呵呵,王一纯,你是性格原本便这么跳脱,还是说你打算玩感情牌呢?亦或者你这么小就老人痴呆?十几分钟前,你可是向我下过战书的,现在又来认亲?”

    大晚上被吵醒,又听了这么久的唠叨,龙皓宇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就连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感觉以前自己就像闹了个大笑话,从来没有人对不起我,可是我却搞得好像全世界都欠我,古人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也能有这样的机会吗?”

    王一纯放下酒杯,双眼含泪地看向龙皓宇,龙皓宇胸口竟有些酸,微退了一步。

    “你想要我说什么?我不是古人,更不是圣贤,dáàn你应该去问古人,先贤”

    “当然可以,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她会给每个人机会的。”就在龙皓宇拒绝的时候,欧阳明月的声音插了进来,原来,刚才龙皓宇推门的时候,惊醒了她。

    只是她那会有点迷糊,床上少了人,只当是龙皓宇起夜,迷糊间好似听到龙皓宇和女人说话的声音,这才起来,不想,一起来就听到王一纯这样的话。

    她不知道王一纯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心里一直有个信念,王一纯是龙皓宇的mèimèi,就算只有一半血缘,她也不希望看到龙皓宇亲手杀死王一纯,更不希望再有上次,龙泽和龙皓宇受伤那样的事情发生。

    “果果,吵到你了。”见欧阳明月出来,龙皓宇不由瞪向王一纯,早叫她滚蛋,不滚,这会还吵到果果。

    “没有,老公,你去睡吧,我跟阿纯聊会。”

    欧阳明月感觉王一纯的眼泪不是假的,有些话,女孩子之间好说点。

    “有什么好聊的,她上次还想抓你。”龙皓宇可不想给果果和王一纯单独相处的机会。

    “老公,女人之间的话,你们男人听不懂的,去睡吧。”欧阳明月说着,甚至跑过去将酒拿了过来,两个杯子都添上了。

    “果果,你不能喝酒。”龙皓宇上前,伸手去拿杯。

    “没关系了,一点红酒,要不你也来点。”欧阳明月喜道。

    “那个杯子,她喝过的。”龙皓宇没好气地看着欧阳明月,过去重新拿了个杯子。

    “坐呀,可惜这里没什么吃的,老公,要不我们出去吃好不好,阿纯,你在香港土生土长,知不知道这个时候有没有吃的?”欧阳明月很是期待道。

    王一纯有点呆,傻傻地看着欧阳明月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

    “老婆,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了,就算有,也是早茶了。”

    龙皓宇狠狠地剜了王一纯一眼,这丫头要是识相,现在就滚。

    “嫂嫂,我们可以先坐会,一会去喝早茶。”王一纯终于正常了,甜甜地叫了一声嫂子。

    “从来没有人叫过我嫂嫂,小爱都是叫我果果姐,第一次听这声嫂嫂真好听,你能再叫一遍吗?”欧阳明月没心没肺道。

    龙皓宇脸上瞬间五颜六色,在心里哀嚎:老婆,你这样拆老公的台,是我老婆吗?你心里还有亲亲老公的益吗?

    “嫂嫂,嫂嫂,嫂嫂”王一纯一连叫了三声音嫂嫂听得欧阳明月更是眉开眼笑,若不是被龙皓宇拉住了,一定会上前拥抱王一纯。

    “果果,你是我老婆”

    “我知道啊,要不然我也担不起阿纯这声嫂嫂。男人,别这么小气吗?来,干杯”

    欧阳明月将龙皓宇刚才拿的杯子塞到了他的手里,之前王一纯喝过的杯子,她自己拿了只。

    “老公,你不是这点面子都不给老婆吧。”见龙皓宇不动,欧阳明月佯装生气道。

    “你就不怕她在酒里下毒。”龙皓宇在欧阳明月的逼视下,喝了口,之后放下杯子,抱着欧阳明月在沙发上坐下,将她手脚都束缚在怀中。

    “没人这么蠢的了,老公,阿纯,酒也喝过了,一家人没有隔夜仇,以后不可以才搞敌对,有什么不开心的,大家都说出来,说过就算了。”

    欧阳明月看着龙皓宇,以眼神警告,要他乖乖地听话。

    “老婆,你别犯傻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善良,她可是抱着杀我们的目的回香港的。”

    龙皓宇对于老婆的热心,除了叹息,还是叹息,如果真能一笑泯恩仇,那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仇杀了。

    “在回香港的时候我的确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但是妈咪是正常死亡,我”

    “假如真是我杀的她呢?”龙皓宇打断王一纯的话道。

    王一纯端着酒杯的手微颤,其实她是知道的,那是她妈咪。

    “舅舅说,妈咪如果在十八年前就走了,也许今天的一切就不会发生,如果十年前,妈咪没清醒,也许她会很快乐,醒来后的妈咪很不开心,她活在自己的世界,她对爹地有一种疯狂的执念,她会不惜一切”

    “求而不得确实很痛苦,但是爱情有很多种,成全所爱的人,也许她会快乐。”欧阳明月到现在才知道王亦可死了,但是她对王亦可没什么感觉,世界上每天都会有人死,王亦可对她来说,只是那很多人中的一个,所以这会听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是,所以,死亡对妈咪来说,也许才是最好的,是一种解脱,但是我会难过,会伤心,明知道她不对,但她还是我妈妈,妈妈做过的事,犯过的错,做为女儿,我应该一力承担,哥哥,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王一纯说着放下酒杯,走到茶几对面,在龙皓宇面前跪下了。

    “阿纯,你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欧阳明月被震撼了,她挣扎着要去扶王一纯,却被龙皓宇禁锢在怀中。

    “皓宇”欧阳明月急了。

    “苦肉计演的不错,但是你是不是还少了点什么?”龙皓宇却不顾欧阳明月的挣扎,冷眼看着王一纯。

    “龙皓宇,你疯了,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欧阳明月真得生气了,她的老公怎么变成如此刻薄的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