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83章 我爸爸只是律师
作者:歆月的小说
    “我的病人都是很配合的病人,我只是气现在的女孩子,都不知道他们父母是么教的,我家柔儿多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想着欺负我家柔儿。”

    何洛雪一想到女儿在学校被人欺负心里就不舒坦。

    “妈,她没有欺负我,就是说些我不喜欢听的话。”

    小柔立即解释,这跟欺负不是一码事,况且,有安安和飞飞在,谁敢欺负她呢?

    “老婆,你应该高兴才是,那是因为嫉妒,因为嫉妒我们柔儿才会说些不好听的话。”

    欧阳明皓在妻子身边坐下,笑揽着她的肩道。

    “她有什么资格嫉妒?凭什么嫉妒?她要真不服气,那就努力呀,可惜自己没本事,没我家柔儿优秀,就只会耍手段,明早你送柔儿上学,再跟校长说一下,将那孩子换个班。”

    何洛雪气呼呼道。

    “妈,这样不好,到时人家会以为我仗势欺人,还是我转班吧。”

    小柔一听,立即道。

    “柔儿,我们要真是仗势欺人,就是让她换学校了,这是对她客气了。”

    何洛雪上班后变化很大,不再像以前那样不谙世事,尽管和欧阳明皓分开的那几年也在工作,但那是在封闭的山村小学,和城市的环境完全不同。

    “老婆,其实也没那必要,有安安和飞飞在,肯定不会让人欺负柔儿的。”

    欧阳明皓哄着老婆道,这种小事,真的没必要换班,虽然只是打声招呼的事,但女儿说的也没错,会被人说成仗势欺人的,树大招风,他们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我们不是一个班,安安和飞飞在九班。”小柔低首,不敢看妈咪,妈咪刚才说了,不同意她跟安安,飞飞同班。

    “那我们就转到九班,这样……”

    “不行,转到哪个班都可以,就是不能转到九班。”

    欧阳明皓刚说出转到九班,何洛雪便激动的站了起来,并且甩开了欧阳明皓的手。

    “爹的,妈咪,其实只是小事,没必要转班,我现在可是三班的班长,其实赵宛柔就是嘴欠了点,其他的也没什么。”

    一看妈咪的动作和脸色,小柔抢着道。

    “不行,让那个女孩转班。”何洛雪强势道。

    “妈,不用了,不招人忌是庸才,跟她同一个班,让她嫉妒死才好。”

    小柔挽着妈咪的胳膊,俏皮的笑道。

    “对,对,不招人忌是庸才,日久见人心,时间久了,班上同学自然就了解那孩子的为人了。”

    欧阳明皓悄悄朝女儿比了个拇指,他不知道姐姐和姐夫是不是也经常争吵,但是半年前自从雪儿当上了科室主任后,回到家里脾气见长,而且经常是一点小事就暴。

    他知道妇产科主任不好当,但是她真的没必要在外面受这份气,如果实在想上班,到集团医院也是可以的,偏偏她又不愿意。

    “柔儿,如果那孩子再敢冷嘲热讽,就报告老师,那种孩子就应该给她点教训。”

    在小柔的撒娇下,何洛雪脸色终于和缓了,对女儿温柔一笑,并抬手抚摸小柔的乌发。

    欧阳明皓笑着起身,自从有了孩子后,自己在老婆心里的位置已经掉到最后了。

    “雪儿,喝点温水,这事咱就过去了,别再生气了。”

    “还不是你惹我生气的。”

    何洛雪接过水,喝了大半杯后,瞪着欧阳明皓没好气道。

    “是,是,都是我不好,以后我保证老婆大人说话绝不顶嘴。”欧阳明皓接过杯子笑着接话。

    “都多大的人了,在孩子面前说这话也不躁。”

    何洛雪佯瞪了欧阳明皓一眼,娇嗔道。

    “我们是夫妻,怎么说话都是合情合理的,柔儿,爹的说得对不对?”

    欧阳明皓温柔地看着妻女,回想当初自己的决定,如果不是雪儿坚持,他们家肯定不会有如此温馨的一幕。

    这会三个小的在楼上玩,要是都下楼,那才是对幸福的最佳诠释。

    第二天,小柔还是坐龙宾的车上学的,只因为凌晨何洛雪接到电话,有个产妇难产,便急赶去医院了,欧阳明皓不放心她开车,更是充当司机将人送到医院,之后更是直接去了公司。

    “小柔,舅舅,舅妈同意你转班了吗?”

    一上车,飞飞就急切地问。

    “我没跟爹的,妈咪说,我想了想,没必要换,要是我真换了,岂不是要被同学笑话,接下来的三年,甚至是六年,我可不想被人用异样的目光看,更不想连朋友都交不到。”

    小柔说着,还做了俏皮的鬼脸。

    “那好吧,反正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们。”

    飞飞昨天晚上已经被欧阳明月说了一顿,因此这会反应也不像昨天那么大了。

    德威学校七(三)班

    小柔进教室便接收到了众多目光,其中有赵宛柔那般嫉妒不甘的,有讨好的,羡慕的,当然,也有很正常的,小柔回以微笑,安静的坐回自己的位子上。

    “欧阳雪柔,你爸爸是华天集团的哪位副总裁?”

    坐在小柔后面的男生轻拍了下她的后背问道。

    “不是,我爸爸只是律师。”

    小柔知道大家在想什么,但爹的真的不是总裁,大伯是总裁,二伯是副总裁,爹的真的只是个律师。

    “律师也挺好的,反正就算你爹的不上班也没什么,欧阳同学,我爸爸在市里工作,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男孩摸了摸头,腼腆的笑道。

    “嗯,我妈咪是医生。”小柔点了点头,声音并不小,她是想告诉同学,他爹的妈咪并不是‘啃老’,他们都有工作,而且都很好。

    “欧阳同学,我爸爸也是律师,没准我们的爸爸还认识呢?”

    “我爸爸,妈妈都是医生……”

    小柔的话似乎一下子拉近了同学间的距离,一个个都开始说起自己的家庭。

    “她骗人,她爸爸就在华天集团上班,怎么可能是律师。”看到同学们都围着欧阳雪柔,赵宛柔气急了,这跟她想的不一样,她是欧阳家的人,同学们不是应该孤立她吗?为什么一个个都对欧阳雪柔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