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若你负我,我就手起刀落给你个痛快
作者:鱼二黛黛的小说
    待沐静璇的身影消失不见,段梓霄这才转眸一瞬不瞬的盯着邓玉娴瞧了半晌,直瞧得邓玉娴一脸不自在。

    他这才脸色一沉,拽着邓玉娴的手臂就往着屋里拉。

    “……”

    邓玉娴扯了扯嘴角,表示无辜。

    回房之后,段梓霄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抿抿唇,他出声道:“娘子且准备一下,明日为夫便带着你一同搬出城主府!”

    “这般急,会不会不太好?”邓玉娴有些担忧的说:“毕竟今日沐小姐刚上门,我们明日便走会不会显得太刻意了些?”

    “刻意如何?不刻意又如何?”段梓霄的脸瞬间黑下来,一想到方才沐北樊提出让他娶沐静璇为正妻之事……

    他心底就不悦的紧。

    他明白,沐北樊即便是他父王的人,受了他父王的恩惠,但毕竟恩惠已过经年。

    感激之情淡薄……

    沐北樊即便真心想帮他,又岂能一点私心都没有?

    若是此时沐北樊将女儿嫁给了他,日后便可牵制他。

    待他日后计策成功,夺回皇位,沐北樊的女儿就是名正言顺的开国皇后,而沐北樊凭借助他有功,又是皇后之父,自然位高权重!

    但……他段梓霄又岂能轻易任人摆布?

    眼眸微闪,落下几许暗沉。

    暗吐了一口浊气,段梓霄声线拉得极其平稳,出声道:“此事,娘子不必多言,听为夫安排便可!”

    邓玉娴到底还是了解段梓霄的。

    光是这会儿光景,她就听出了段梓霄的话中暗藏玄机。

    轻轻眨眼,她出声询问道:“相公,瞧你面色这般阴沉,莫不是沐城主已经亲自向你提及此事了?”

    “……”

    段梓霄被问得身子一愣,抿了抿唇,眸光里像是蓄满了温柔,他抬手揉了揉邓玉娴的脑袋,轻叹一声说:“此事娘子不必在意,为夫已然拒绝了,为夫答应过娘子之事就绝不食言!”

    “……”

    邓玉娴眉头一皱,脸瞬间拉了下来,她勾着嘴角瞪了段梓霄一眼,哼哼道:“原来相公这般守身如玉,竟是为了往日的誓言……”

    “咳……”段梓霄一听这话,知晓邓玉娴心底对此事还是极其信任他的。

    但……此事因他而起,总是要让他受些教训的。

    手握成拳抵在下巴处轻咳一声,段梓霄眸光熠熠的望着邓玉娴,柔声道:“怎会,为夫此时待娘子忠诚,皆是因为为夫心中只有娘子一人,以往是,此时是,日后也定然是!”

    “这还差不多!”邓玉娴双手环胸,嘴角微翘的嘟哝了一声。

    转而老神在在的望着段梓霄,下巴微抬的出声道:“不管日后如何,相公心中眼中只能有我一个女子,否则……哼……”

    “否则如何?”段梓霄心底觉得好笑,长臂一声将邓玉娴环入怀中,声音低沉充满了魅惑的出诱声道:“否则,娘子要如何对待为夫?嗯?”

    段梓霄问得暧昧,邓玉娴却是一点也不含糊的。

    她眉头微微一皱,视线慢慢的顺着段梓霄的身子往下移,直到落在一个敏感的点上。

    这才邪恶的勾起了嘴角,轻踮起脚尖双手环住段梓霄的脖颈,凑到他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气吐如兰的轻声道:“若是相公的眼中、心中或是被窝中出现了别的女人,我就趁着相公睡着之时,给相公一刀,手起刀落让相公有个痛快?”

    “谋杀亲夫?”段梓霄勾勾唇,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邓玉娴。

    邓玉娴摇摇头,小手轻轻的下滑,顺着胸膛往下,停在一个点上轻轻的捏了一下。

    段梓霄立马倒吸了一口凉气僵住了身子。

    一脸黑沉的垂眸,就瞧见邓玉娴不怀好意的笑:“相公误会了,为妻要废的是这里……”

    “……”

    段梓霄瞬间双腿一紧,连忙伸出宽大的手掌将邓玉娴的小手抓在手上。

    “娘子,这可是白日……”段梓霄咬牙切齿,将这话说出时,他的脸就差没黑成炭了。

    邓玉娴眨眨眼,一脸无辜的轻笑道:“相公,我知晓这是白日,我方才不过是回答相公的问题罢了,有什么问题吗?”

    邓玉娴说这话时眉开眼笑的。

    但段梓霄一点都不怀疑,若是他做了什么对不住邓玉娴的事,邓玉娴难保不会真的不会废了他的……命根子!

    深吸一口气,段梓霄颇为头疼的说:“娘子,时辰不早了,你且歇息片刻,为夫还有事便先去忙了,晚上再回来陪娘子用饭……”

    “相公……”邓玉娴媚眼如丝的对段梓霄眨眨眼,声音娇柔得让人肉皮发麻。

    段梓霄身子一怔,连忙将抱着他胳膊贴上来的邓玉娴轻轻推开。

    后退了一步,脸色不渝的出声道:“娘子且歇下吧,为夫先走一步!”

    “相公,你果真就这么走吗?”邓玉娴作势上前,段梓霄又连忙后退了一步,生怕被邓玉娴缠上一般。

    邓玉娴瞬间有些挫败了,瞪圆了眼,紧盯着段梓霄沉声道:“怎么?我有毒还是怎地,相公这般避着我?”

    “为夫是真的有事要忙,娘子乖乖的在院中待着,等为夫回来便是!”

    语毕,段梓霄转身,大步的向着外面跨去。

    邓玉娴望着段梓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模样,无奈的揉了揉额角,一脸挫败……

    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儿嘛……

    她邓玉娴竟然也有被相公嫌弃的一日?

    殊不知,从她这里快速离去的段梓霄,刚出了院门就长呼了一口浊气,脑子里回旋的全都是昨夜里将邓玉娴折腾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简直……不要太**。

    他好歹也是一个正常男人,若是再让邓玉娴再这般无休止的纠缠下去,保不齐他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儿来。

    深吸两口气,段梓霄抬手整理了一下方才被邓玉娴蹭得有些凌乱的衣衫,这才抬脚离去。

    不远处,沐静璇将段梓霄这等动作全都望进了眼中。

    她本就难看的面色变得更加扭曲了,双手紧握成拳垂在身侧,眼底的火光像是随时能将远去的段梓霄燃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