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嫁到》正文 69.69章
作者:Kya娅的小说
    您要看得章节被外星人偷走了, 购买60%可破~  奚菲换鞋直接上楼。..cop>    经过二楼拐角, 发现爷爷的书房门没有关严实。

    难道爷爷没出去?

    她转身走过去打算问个安,推开门, 里头没有人。

    她目光随意一扫, 忽地发现这些年过去了,这间书房的陈设依然还是老样子, 没有任何变化。

    和十年前一样。

    正对书房门的是一张偌大的暗红色檀木桌,桌前盛开着牡丹花的地毯上, 掉落着两张写满密密麻麻曲谱的纸张。应该是被风吹的。

    书桌后面是一整面的同色木质书架。两侧书架里摆满了书籍, 中间的玻璃柜里, 陈列着无数荣誉奖杯, 和爷爷收藏的各类竹笛。

    阳光溢进来, 洒满了房间。

    奚菲轻轻推开门, 迎着光线,提步慢慢的朝书桌靠近, 弯腰捡起地毯上的纸。

    窗外清风徐徐,树叶间沙沙作响, 那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带着时光逆转的怅惘,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阳光在她背后的地毯上跳跃。

    少女时的奚菲,捡起书桌前滑掉地上的曲谱,递给站在书桌后整理草稿的爷爷。

    奚爷爷慈眉善目的笑着接过:“谢谢我的乖孙女。”

    奚菲咧嘴一笑, 露出一排细细的白牙:“不用谢。”

    说完, 她站在原地转了个圈。紫色蓬蓬沙的公主连衣裙裙摆, 在空中飘旋出一圈弯弯的弧度:“爷爷,您看妈妈给我买的新裙子漂亮吗?”

    “是个漂亮的小公主。”

    奚菲开心的像只小蜜蜂,蹦蹦跳跳到书桌后,仰头又问爷爷:“那我们什么时候去顾爷爷家里做客呀?”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把漂亮的新裙子穿出去给人看了。

    奚爷爷把桌面收拾妥当,拿起桌边早已准备好的长型礼盒,另一只手伸去牵她:“走吧。”

    奚菲愉快的抓住爷爷的手,走出了书房。

    那天,是爷爷带着她第一次去顾家。

    第一次,见到顾岩。..cop>    2008年,奚家搬进别墅大院的第一年。

    因为奚父奚皓的工作调动,头一年,就在a城买了一栋别墅。今年奚父和奚母七月就要到新的单位任职,所以六月底一家人就从c城搬了过来。

    奚家是典型的音乐世家,爷爷奚锦是国内著名的竹笛演奏家,奶奶年轻时是一名京剧演员。奚父奚母,也都从事文艺工作,现任某高校音乐教授。

    奚爷爷年轻时交友颇广,曾经有个军校校友从政坛退下来之后,开始下海经商,姓顾,据说在a城混得风生水起。当初决定来a城定居的时候,奚爷爷就提前联系了自己这个老朋友,后来房子能买在同一个大院,还得多亏了顾老头跟房地产老板熟悉,加之这边环境的确不错,以最优惠的价格买下了这套别墅。

    在这边安定了之后,奚爷爷常常念叨找个机会得感谢一下自己的老战友。

    这不,今天恰巧八一建军节,顾老头前几天就约了奚爷爷去家里做客。

    恰巧,奚爷爷前两天去参加画展,拍买了一幅珍藏版的国画,价值不菲。他知道这老战友有收藏书画的爱好,正好投其所好,今个儿一起送过去。

    顾老爷子是个面向严肃之人,毕竟曾经是在政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自带威严。虽然跟奚爷爷话家常的时候,笑容中温和随意,可已经见过他好几次的奚菲,还是莫名有点怕他。

    所以从进屋之后,她就老老实实的挨着爷爷端坐在沙发上,两只小手乖乖的放在腿上,眼睛盯着茶几上的水果,模样别说有多乖巧。

    顾老头兴许是看出来了小姑娘的心思,于是拿了颗苹果递到她手里:“洗干净了,吃吧孩子。”

    奚菲接过苹果,嫩嫩的声音礼貌的说了句:“谢谢顾爷爷。”

    “孙女儿就是好啊,听话,乖顺。不像我们家的三个小子。”顾老头端起茶杯难以表诉的摇了摇头:“特别是老幺那个小崽子,叛逆的性格也不知道遗传的谁。”

    “各有各的好。”奚爷爷喝了口茶:“只要他们将来能把聪明都用在正道上不就行了。”

    “也就老幺还省点心,另外两个小子”顾爷爷叹了声气。..cop>    “你们家大业大,企业总得有人继承不是。现在的商人,不狡猾一点,怎么做生意?”

    顾爷爷冷哼了一声。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按密码锁的声音。

    屋子里的三个人顿时安静了下来,都抬头往门口看去,随后,客厅棕红色的大门,由外向内被推开,晃悠悠的走进来一个人。

    男孩穿着一套阿迪达斯白色运动套装,脖子上挂着一副黑色的头挂式耳机。大汗淋漓,微喘着气。

    少年个子又高又瘦,最关键的是还很白,细皮嫩肉的。

    他一手抄在兜里,边往屋里走,还表情嫌弃的低头看着手机屏幕。

    走进客厅之后,他脚步略停了一下,低头回了条信息,歪着肩膀又欠欠的冷笑了声。

    “”

    奚菲暗暗咽了下喉咙。

    他发完信息,把手机收回兜里,重提脚步,嘴里开始吐槽:“傻”

    结果下一秒,懒洋洋一抬眼,发现客厅里的三双眼睛正沉默而灼灼的看着自己,他脚步刹止,脸上的表情瞬间从不羁变成了吃惊,未吐出的那个“逼”字无声做了口型,给硬生生吞了回去。

    顾爷爷耷拉着脸瞪着他,要发火的节奏蓄势待发,但终究考虑到有客人在,稍稍克制了一下,严厉道:“没长嘴巴?不会叫人?!”

    顾岩稍显尴尬的抬手抓了把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然后毕恭毕敬的颔了下首:“爷爷好!”

    虽然来过顾家几次,但奚爷爷还从未见过顾老头口中经常念叨的这位小孙子。

    用顾老头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家那个小崽子一放假就跑出去到处撒野,整天不着家,他爸经常派人城抓。要不是学习成绩还看得过眼,整个就一草包。”

    奚爷爷笑着:“小伙子精神,跑完步回来的?”

    顾岩点头答:“啊。”

    他答完话,目光越过奚爷爷,自然而然的落在了他旁边的小女孩身上。下一瞬,黑漆漆的眼珠子,像鹰隼发现了新鲜猎物的眼睛一样,闪过一道光。

    “今天有客人,不许出门,给我老实点在家待着!”

    顾岩还来不及好好欣赏今天到家里来做客的小姑娘,一听爷爷这么说,当场就不乐意了,语气不耐烦道:“我跟老江约好了去打台球,总不能言而无信啊。”

    “你天天跟那家伙鬼混,我就不信一天不见,你能掉块肉?!”

    顾岩被怼的语噎,板着个脸有气无力的杵在那儿。眼角又往那个小女孩儿身上瞥了一眼。

    小姑娘模样乖萌,有点像漫画书里走出来的人物。粉嫩粉嫩的皮肤,跟她手里抱着的红苹果一样好看。特别是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仿佛藏了星星在里面,正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

    这一瞬间,他似乎有些动摇。今天不能出去浪,家里有个小美女作伴,应该也还不错。

    当他意识到自己有这个想法的时候,灵魂都狠狠抽搐了一番。

    十四五岁的小男孩,正是玩性大的时候。在他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比在外面撒野来得快活。

    难道外面的精彩世界,不比盯着这个小姑娘看有意思吗?

    他想一定是美色蛊惑了他,不行,他必须要保持清醒的理智。

    于是他冷淡的把目光从奚菲身上移开,道:“我上去洗澡换衣服。”

    说完,转身大步跨上楼梯。

    “站住!”顾爷爷中气十足,一声令下就喝斥住了他。

    顾岩登时有点烦躁了,站在几级台阶上一脸苦逼的皱起了眉。他调节了两秒,回过头时,出于基本的教养,还是稍微收敛了脸色。

    顾爷爷说:“带妹妹去楼上客厅看动画片。”

    顾岩本来想说楼下客厅也能看,但看了下爷爷的脸色,迫于他的淫威之下,没敢反抗。

    他身体往旁边的扶手上懒懒一靠,站在原地等着。

    奚爷爷交代了奚菲几句,要她听话,不准乱动小顾哥哥东西。

    奚菲乖乖的点头,然后从沙发上溜下来,抱着苹果朝站在楼梯上等着她的顾岩走了过去。

    顾岩居高临下的睨着小丫头,看着她的两条小细腿一步一步跨上台阶,来到他面前,然后抬头望住他。

    小姑娘个子还不够高,将将到他肩膀处。他此刻以这样的角度低头瞧她,才仔细看清了她的五官。密长而卷翘的睫毛,黑白分明的眼珠,挺秀的鼻子,嫣红小巧的嘴巴。是枚天生丽质的小妞儿。

    毕竟是青春期的男孩子,他感觉隐藏在身体里的某根神经痒了一下。

    两人近距离的对视,顾岩发现她微带笑意的乌溜溜眼珠里,清澈的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他盯着她看了两秒,朝楼上抬抬下巴:“走吧。”

    “好。”

    两人同时转身上楼梯。

    顾岩担心她跟不上,刻意放慢了一点脚步。

    只是下一秒,他心口一撞,脚步微滞。

    低头一看,小姑娘白白嫩嫩的小手,伸过来乖乖捏住了他垂在腿侧的两根手指。

    她居然牵起了他的手。

    头顶如墨的天幕,点缀着点点星光。

    从体育馆出来,前面是一条笔直的林荫大道。路两边,参天茂树,带着一丝燥热的清风拂过,树梢间发出阵阵清脆的声响。

    奚菲拖着一个小行李箱,从台阶走下来,踏上空荡荡的水泥道。脚踩在吹落的树叶上,有轻微的脆裂声,夹杂着行李箱滚轮的声音。

    路上,与她同行的只有窸窣的几个陌生人。是结伴而行的朋友,亦或是牵手离场的情侣。

    乳白色的路灯,将她黑色的影子缩小又拉长,缩小又拉长。

    出了体育馆大门,一辆白色的宝马,已经等在外面。

    车子里面的人见她出来,降下车窗,露出一张化着精致淡妆的脸,冲她粲然一笑。眉眼跟奚菲很相似,但神色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奚菲笑了笑,把行李箱放去了后备箱,然后坐进了副驾驶。

    “今天发挥的怎么样?”奚薇问。

    奚菲从包里摸出一个橡皮筋,将厚厚的乌发绑成一个矮马尾:“还行吧。”

    “排练的时候特别棒啊,怎么这么没底气?”

    奚菲系上安带,语调淡淡的:“毕竟四年没上过台了。”

    奚薇回头看她,奚菲绑好头发对着化妆镜,手指轻轻摸了摸自己的下颌,嘴唇无意识的抿成了一条线。

    那里有一条淡淡的疤痕,在没有化妆的情况下,细看不难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