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风起云涌(上)
作者:九界散人的小说
    第七百二十六章风起云涌(上)

    中域,玄皇宗。

    作为中域最强大的势力,玄皇宗正好位于中域的中心,不仅仅是中域,若是有人能够俯瞰整个圣元大陆,便能看到,玄皇宗,正处在圣元大陆的中轴线上!

    大陆中心,这个位置,并非什么势力都能够占据的,实力不够、气运不足,都会受到神秘力量的反噬,毁宗灭国!

    曾经,有许多势力占据过这一位置,这些势力全都是无比的强大,实力最低的也处在叶家这个层次,可这些势力,却几乎无一例外,在短短十年之内,宗门破灭、强者陨落,最终烟消云散!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就好像在凡俗界,一个普通人就算穿上了龙袍,也未必能坐稳皇位,随时都有可能被权臣、藩王、贵族推翻。

    大陆中心这样的位置,自身便蕴含着一种气运,它既能够给宗门势力带来繁盛,同样也能带来灭顶之灾,是福是祸,就要看那势力自身的实力与气运了。

    实力足够、气运足够,便能够压住大陆中心的气运,将其化为己用,而若是不行的话,那下场便是宗破人亡。

    毫无疑问,玄皇宗能够在这里屹立多年,自然是压制了此地的气运!

    在玄皇宗的最中心,有一间修炼室,玄皇宗位于圣元大陆的中心,而这间修炼室,则正好位于玄皇宗的最中心。

    正因如此,这修炼室内的灵气,可以是浓郁到了极点,就算是太元仙宗灵气最浓郁的地方,也远远不及这里的十分之一。

    修炼室内,一个身穿紫金长袍,模样跟玄皇颇为相似的青年,正盘坐着修炼。

    他面容平静,却自有一种威仪,呼吸之间,滚滚白气吞吐,形成一条条白龙,在他周身不断环绕着,将他整个人映衬地犹若真龙子一般。

    此人,正是玄皇宗年轻一代第一强者,玄皇的嫡系子孙,同时,也是命榜排名第一的玄恒道!

    “恒道。”

    突然间,密室内出现一道人影,他跟玄恒道一样,同样是身穿着紫金长袍,大概在四五十岁上下,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强大的威压,一看便是久居上位之人。

    他的目光落在玄恒道身上,顿时露出满意的笑容,点头道:“不错,你的实力,又有突破了。”

    “见过父亲。”

    中年男子的到来,并未让玄恒道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仍然端坐在原地,保持着修炼,只是口中淡淡道了一句。

    “嗯。”

    中年男子也不介意,沉声道:“恒道,这次的第一会武意义非凡,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拿下第一,你可有把握做到?”

    “这是自然。”

    玄恒道神色平静,呼吸之间,白气吞吐,仿佛只是在诉一件微不足道的事罢了。

    ……

    玄皇宗,位于圣元大陆的中心之处,而极雪宫,却是处在中域边境的极寒之地,这里极其偏僻,终年被大雪覆盖,放眼望去,几乎找不到几个人影。

    很难想象,作为中域第三势力的极雪宫,却处在如此偏僻之地,在整个中域,乃至于整个圣元大陆,这都算是一个异数。

    此刻,极寒之地的深处,一座冰山内部,赫然冰冻着一个绝美的女子。

    她身材高挑,身穿一身洁白如雪的白袍,与周围的冰山仿佛完全融为了一体,一张绝美的脸庞平静淡然,给人一种独立世外,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秘感。

    一个绝美的女子,被冰冻在近乎透明的冰山中央,这一幕,若是让普通的凡人看到了,一定会惊呼神迹。

    可实际上,这却是极雪宫独有的一种修炼方式,这种修炼的方式,难度极大,也非常凶险,只有极雪宫每一代最优秀的传人才能够修行!

    毋庸置疑,这个绝美无比的女子,正是极雪宫年轻一代第一人,慕倾霜!

    咔嚓!咔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那冰山表面,突然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起初,还细微得几乎无法看见,但很快,那裂痕便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多,短短几个呼吸之后,这座冰山,就整个爆了开来!

    数不清的冰块坠落,犹如下了一场冰霜烟花,绚烂到了极点,而更加神异的是,那么多的冰块,却没有一块落在慕倾霜的身上,仿佛她处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一般。

    “姐姐,你终于出关了!”

    慕倾雪的身形出现在慕倾霜附近,作为姐妹,她们两人的相貌确实十分相似,站在一起,分明便是一对绝世姐妹花。

    “怎么了?”

    慕倾霜望向慕倾雪,她生性淡然,虽然面前的是她亲妹妹,可她的态度,仍然像是在对着一个陌生人。

    不过,慕倾雪似乎也早就习惯了这一点,她没有废话,直接开口道:“姐姐,你不知道,在你闭关的这段时间,圣元大陆发生了大事……”

    ……

    北域,北玄皇朝。

    金碧辉煌的皇宫内,北玄皇主端坐在一张黄金王座上,他已经不再年轻,但目光却仍然是无比威严,扫视着台阶下的九人。

    这九人,便是他的九个皇子,皇凌风、皇凌云都在其中,而站在最中央的,赫然是一个极其高大的金袍青年!

    他比周围八人中最高的一人都还要高了一个头,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完全将其余八人压盖,正是北玄皇朝的太子,皇凌!

    “第一会武的事情,你们几个应该都已经知道了。”

    北玄皇主威严的目光扫视一圈,淡淡地道:“这次的比武,整个圣元大陆的年轻才都会参与,六大巅峰强者也会观战,你们的表现,不仅仅代表着你们,也关乎到朕的颜面,关乎到北玄皇朝,乃至整个北域的颜面!”

    “因为,朕对你们的要求很简单,竭尽你们的全力,争取到你们所能达到的最好名次!”

    “在这次比武当中,谁的表现最好,便能够成为朕的皇储,三十年后,接替朕的皇位,都听明白了没有?”

    “是!”

    听到这话,皇凌等人的目光,全都变得炽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