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66
作者:袖侧的小说
    昕雅匆忙出门, 匆忙登上了停在门外, 与此地十分违和的豪华悬浮车。

    韩家主打量她。

    褪下华丽晚装, 她只穿着普通衣裙,长发随便的绾着,素颜。衣服看着还不错,只是旧了。一望便知,是将手里的钱精打细算过生活的拮据之人。不像待字闺中的时候, 每天打扮的精致美丽, 眉眼间没有烦恼。

    “表哥。”昕雅低低唤了他一声, 微微垂头侧朝着他坐。

    韩家主打开智脑,把一个文件夹发送给她:“你要的。”

    东辰的转学手续已经办好。从现在一直到十二年级的费用全部缴清, 包含了他在学校里的衣食住行。十年份的营养液也已经预订好。昕雅所求,都得到了。

    昕雅如释重负,连紧绷的肩膀都放放松了下来。

    大部分女人就是这样, 为了孩子,可以没有自我,韩家主冷漠的想。他还想到如果昕雅不是来求他,而是去求别的什么人,大概此时也委身别的男人了。她破产后已一无所有, 唯有付出自己。

    这令他感到不愉快。

    他本想把这事交待给她便回去,可亲眼见到这个衣着寒酸不施脂粉又已经过了青春年华的女人, 他就感到不愉快起来。

    他在智脑里向驾驶舱下达了指令。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他问。

    “正在找工作。”昕雅轻声说, “找到工作以后, 会稳定下来。”

    韩家主嘴角扯了扯。

    昕雅不解其意, 但她忽然发现,车子在开动。这车子减震性太好,若不是外面景色倒退,根本感觉不到在动。她犹豫了一下,问:“我们去哪里?”

    韩家主瞥了她一眼:“你的住处。”

    昕雅嘴唇动了动。韩家主向后靠,说:“我的女人住棚户区?你在跟我开玩笑?”

    昕雅垂下了头。

    新的住处是很舒适的高级公寓,然而刺痛了昕雅的是卧室落地窗外的景色。站在落地窗前向外眺望,是一片高级住宅区。

    昕雅看见了自己的家,自己从小长大却已经卖出去了的家。她若住在这里,每天醒来便能看见熟悉的屋顶。

    “那是你的家。”韩家主站在她身后,眺望,“我也可以把它买下来给你,但我知道那不是你想要的。”

    昕雅想要的不是一套房子,昕雅想要她的孩子重回上流社会,这不能靠谁赠给她一套房子,只能靠唐恪自己成才。

    “我说了,你把他交给我。”男人低头吻住她的颈子。

    昕雅闭上眼。

    终究,还是成了他的收集品。

    唐恪下学的时候,没有坐校车。昕雅直接到校园里接他。

    半天的时间就搬完了家。用标记器在要搬的东西上打上激光标记,打包机器人就用最节省空间的方式将物品打包装箱,简洁迅速。更何况昕雅和唐恪回到东大区也没多久,很多东西根本都没有拆箱。

    “搬家?”唐恪微感吃惊,随即有点忐忑的问,“是这边已经住不起了吗?”

    昕雅感到很艰难,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唐恪解释。

    “是,是你表舅,帮我们找了新的地方。学校的事情也安排好了。你……”她顿了一下,“待会回家,你收拾一下随身的东西,今天晚上,就搬到韩家的庄园去。”

    唐恪更加吃惊:“我们要搬到庄园去住?”

    “不,只有你。”昕雅说,“学校的公共飞船单程要三个小时,韩家的私家飞船要快得多,从庄园出发,一个小时就能到了。韩家上东辰的孩子都住在庄园里,你以后跟他们住在一起。也能交些朋友。”

    所谓的东大区,是包含了两颗行星和三颗卫星在内的这一片区域。东辰学院并不在此地,而是在这颗行星的二号卫星,也就是俗称的小月亮上。

    并不是所有姓韩的孩子都可以上东辰,一爆精神力在B+级以下的,根本不可能进得去。能在东辰上学的孩子,肉眼可见未来的好前程。把适龄的孩子聚集在庄园,不仅是为了方便上下学,也为了让家族里同一代的孩子相互熟悉,抱成一团。

    孩子们周末可以回自己家,父母也可以随时来庄园探望,相当自由。这也是家族很多年的传统了。

    偶尔,也会有像唐恪这样,不姓韩的孩子出现。

    唐恪虽然早熟一些,却还没有摆脱孩子的天真。就像他觉得韩烟烟像天使一样,他还想不到以后他会面临什么样的生活。此时,他还沉浸在搬新家和转学的喜悦中。

    “那我每天都可以和烟烟姐姐见面了。”他开心的说。

    正说着,韩烟烟的短消息就发到了他的智脑上,唐恪欢喜的给妈妈看:“烟烟姐姐已经知道我转学的事了。”

    韩烟烟:小白兔,是不是晚上就搬过来?姐姐等你哦~

    昕雅的心脏像是被狠狠揪了一下,脸色变得苍白。

    “她……”她嘴唇发抖,“  她为什么叫你小白兔?”

    几个小时前,韩烟烟的父亲在这新寓所的大床上,将她压在身下,喘息凌乱的时候,也是在她耳边呢喃着叫她“小白兔”。

    昕雅的脸没了血色,内心无端的恐惧了起来。

    “妈妈,我的东西都收拾好了,现在出发吗?”唐恪问。

    昕雅看着满脸期盼的男孩,感到这条路……已经无法回头。

    甚至在路上,唐恪还开心的对她说;“妈妈,舅舅和姐姐都好好啊。”

    昕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韩烟烟嘴角含笑,关闭了智脑光屏。

    韩家主抬眼瞥了她一眼,问:“跟谁通信,这么开心?”

    韩烟烟愉快的回答:“您的小白兔带着我的小白兔,出门朝这里来了。”

    韩家主看了她一会儿,说:“……别把那孩子玩坏了。”

    “放心。”韩烟烟说,“我比您善良得多了。”

    韩家主微微眯起了眼睛。

    韩烟烟微笑:“我有那么多小妈,没见您对谁那么不温柔过。”

    韩家主的目光危险起来。但韩烟烟不怕,对这个男人,她有恃无恐,谁叫她是他唯一的继承人呢。

    “大概一个小时的路程。”她端起果汁微笑,“家里很久没有添新人了,真是有点期待呢。”

    该说……这孩子像他吗?韩家主抿了口酒。像他一样天生就能发现别人的软弱之处,哪怕对方藏得再隐蔽。

    昕雅没想到韩烟烟会亲自在门口接他们。这女孩身量很高,只比她矮一头,比同龄的女孩子都还高一些。

    长着天使一样的面孔,眼睛却像潭水一样深,看不透。那个难堪的晚上,当她推开门,少女的脸上是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平静。

    愈是这样,昕雅愈感到难堪。她忍着这难堪,跟韩烟烟打了招呼。倒是韩烟烟,仿佛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文文静静的喊一声:“昕雅姑姑。”

    对唐恪,她反而热络得多,上来便牵了他的手,引着他们去了小待客室。韩家主在那里等他们。

    唐恪是第一次被正式引见给韩家主。他自觉自己没有失礼的地方,但他敏感的察觉到这位表舅并不太喜欢他。这种感觉难以描述,细微又隐约。这给他满心的欢喜泼了一盆冷水,让他冷静了下来。

    韩家主例行公事的勉励了他一番,对韩烟烟说:“你带小恪去安置一下,以后他就交给你了。”

    昕雅忙说:“给你添麻烦了。”

    韩烟烟微笑:“在这里,您放心。太晚了,姑姑今天也住下,”

    昕雅本想随她一同去看看唐恪住的地方,听她这么一说,刚想推辞,韩烟烟已经朝唐恪伸出手,温柔的说:“小白兔,跟姐姐走。”

    昕雅呼吸一窒。

    那天晚上,她听到了吗?她是故意的吗?她,她是带着恶意的吗?昕雅的心里翻滚着这些念头。

    然而韩烟烟的笑容温柔极了,她相貌极其精致,配上这样温柔的神色,真的像天使。昕雅无法证实任何一个猜测。

    被这样温柔对待,唐恪刚刚冷却下来的心又雀跃了起来,有点羞涩的牵住了韩烟烟的手,对昕雅说:“妈妈,你放心,我会很听话的。”

    转身,跟韩烟烟牵着手离开了。隐约,好像又听见韩烟烟喊了他一声“小白兔”。

    韩家主看到昕雅的手在微微发颤。他起身,坐到了她身边,按住了她的手……流露在女人身上的这种脆弱,总叫人产生想要蹂/躏的欲望。

    韩家主微微的笑了。

    “我家比较大,你要记住这里的路,别迷路。这边是西区,大家都住在这里。”韩烟烟说。

    “大家?”唐恪有点紧张。

    “嗯,都是家里的孩子,和你一样的。”韩烟烟说,“这个时间应该还没睡,我带你去见见他们。”

    孩子们此时都在游艺室玩耍,男女皆有,年龄从七八岁到十五六,层次拉得也大。林林总总,有二十多个孩子。人一多就闹腾,游艺室里要翻天。

    韩烟烟走进来,也不用说话,精神力一扫,瞬间房间里就安静了。

    “大家过来一下。”她说。

    无论是大孩子还是小孩子,都围拢过来。

    “姐,他是谁啊?”有个跟唐恪差不多大的男孩问。他是韩烟烟的弟弟,当然,不是一个妈生的。

    “跟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唐恪,今天开始,他就搬进来,以后跟大家一起在东辰上学。”韩烟烟说,“希望大家要好好相处。”

    不知怎地,唐恪觉得她的气势突然变得不一样,没有了刚才的温柔,有些凌厉。

    他忙向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是唐恪。”

    有人问:“你是哪一房的?”

    唐恪背得很熟练,回答:“我的曾外祖母,是四老爷家的姑太太。”

    便有人“嗤”的笑了出来。

    和成年人的伪装和城府不同,孩子的天真和残忍,总是很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