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68
作者:袖侧的小说
    所有人都知道, 唐恪是韩烟烟的宠物。除了他自己。

    他很是沉浸在新学校新环境带给他的快乐和满足中。他也交到了新朋友。虽然韩韵琪和韩绍有时候态度会过度热络让他招架不住, 又或者会打扰到他和小姐姐的单独相处。但他们毕竟是新环境里最先向他靠拢示好的。

    像唐恪这样骨子里有些怯弱又有些自卑的孩子,到了新环境之后遇到这样的人,自然而然的便想抓住他们, 使自己产生“已融入”的安全感。

    周末的时候各家都会派车来接自家孩子回家。唐恪中午的时候就从学院给昕雅打电话:“不用来接我, 烟烟姐会安排车子送我回去。”他语气欢快,显然这一周在校园里都过得很好。

    “好, 那你自己小心。”昕雅拿着腕式智脑,轻声说。

    “妈妈感冒了吗?”唐恪问。

    “没有。”昕雅说, “嗓子有点不舒服。我还有事, 先挂了。”

    电话挂断。男人把女人手里的智脑扔到了一边,握住那纤细的手腕压住。

    昕雅的手无力挣扎了片刻, 最后紧紧的抓住丝褥。男人在她耳边轻唤“小白兔”, 令她紧闭的眼睛睫毛微颤。

    唐恪坐韩家的车回到公寓, 很快发现了家里的治疗舱。

    “以后你会用到的。”昕雅勉强的说。

    “可是这个超级贵的。”唐恪有些担心。小时候富裕的生活他没记忆, 开始记事的时候,家里就已经陷入困境了。

    而且治疗舱可不是一次性投资。治疗舱里要用的肌体修复液是持续的、长期的一笔大开销。

    这个事绕不过去, 孩子大了,骗也骗不了。昕雅只能说实话:“是你表舅资助的。修复液也是。”

    她很怕唐恪会追问为什么, 表舅为什么这么慷慨。但唐恪还天真简单,还想不到这么多。

    “表舅真是个好人。”他兴高采烈的说。表舅是烟烟姐的父亲, 他们父女, 都是超级超级好的好人。

    昕雅垂眼, “嗯”了一声。

    问及唐恪学校里的事, 什么都好。他头脑聪明,学习用功刻苦,这一周已经完全跟上了进度,还第一次摸到了基础机甲。

    问及同学和伙伴,唐恪就一直在说“交到了朋友”以及“烟烟姐对我特别好”。至于韩金、韩程几个人说话刻薄,故意说他是“打秋风的穷亲戚”,在登船的时候伸脚绊他这种事,他一点都没说。

    他已经长大了,不该让妈妈担心。

    当他问起妈妈这一周过得如何的时候,昕雅轻描淡写:“一直在整理家。”

    “这几天有点忙,找工作的事还要过一段时间。”

    “别担心钱的事,积蓄还够我们生活。”

    “那就好。”唐恪舒了口气,“那妈妈你别着急,忙过这阵再找工作。”

    昕雅微微垂下头。

    她也是不懂。在韩家主的情人中,她算是年纪大的,比起那些年轻的,她实在没有什么优势。可这些天,她这位表哥来得十分频繁。为此,他还给她这里安置了一台治疗舱。

    昕雅抚摸着自己光滑的手臂。肌体修复液比普通美容院的美容液都要贵,修复的效果当然好,更何况韩家主供给她的都是品级最好的修复液。昕雅连脸上的皮肤都似乎比以前更紧致了,看起来更年轻。

    身上自然更是光滑无暇,毫无伤痕。什么都看不出来。

    他说,他没有这样对别人过。可她哭泣求他的时候,他并不会因此怜惜停手。

    为什么,为什么只这样对她?

    “昕雅姑姑家里添置了一台治疗舱。”韩烟烟撑着腮说。

    韩家主眼皮撩都不撩:“怎么了?”

    “套间里的治疗舱最近几次使用记录都是昕雅姑姑。”韩烟烟继续说。

    韩家主终于撩起了眼皮。

    韩烟烟叹气:“我的小白兔还活蹦乱跳,您的小白兔不要被玩坏了。”

    “手不要伸太长。”韩家主点颗烟。

    “那就不要给我这么高的权限。”韩烟烟说,“突然发现自己被开通了这么多项权限让我有点诚惶诚恐,怀疑是您手误操作错了。”

    “那些孩子不够给你练手的。你好好把他们带大,让他们听你的话就行。”韩家主说,“从现在开始,允许你出面参与正式事务。”

    上一回合,韩烟烟到了十六岁才获得父亲的认可,获得了更大的权限。有了上一回合垫底,这一回合,一切都驾轻就熟,要不是怕吓着这爸爸,其实现在她就可以接手一切。

    至于她表现的会不会太早熟,太惊才绝艳,呵呵,你要相信一个男人对自己基因的自信和骨子里的骄傲。遗传了他的基因、被他精心培育的继承人,表现得多么强大都是理所当然。

    又是新的一周。

    唐恪在周日晚上便回到了庄园,甜甜的睡了个好觉,期待着新的一周的开始。周一的早晨,小小少年便精神抖擞的踏上飞船。

    韩烟烟这天出现得早,正坐在自己固定的位置上闭目养神。

    “烟烟姐,早!”小少年元气满满,三两步跑过去,就要坐在她旁边。在过去的一周里,韩烟烟始终带着他,要他坐在那里。在少年的心目中,那几乎已经成了他的专属位置。

    “坐后面去。”韩烟烟没有睁开眼睛,只冷冷的说。

    唐恪完全反应不过来,还下意识的说:“姐姐,是我……”

    “说的就是你。听不懂话吗?”韩烟烟睁开眼睛,冷淡的看着他,带着微微的嫌恶说,“坐后面去。”

    唐恪听见了韩金“嗤嗤”的笑了。他从坐到最后一排去开始,头就懵懵的。韩烟烟一路都没有回过一次头。

    唐恪这一天都陷入惴惴不安的情绪中,开始想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在学校里,韩韵琪、韩绍遇到了他,没有打招呼直接走过去了,令他的情绪更加跌落。

    唐恪其实不傻,他早就隐约明白,韩韵琪和韩绍对他的热情,其实是冲着韩烟烟。但人总是爱自欺欺人,他总是让自己相信,他们是为着和他做朋友才和他好的。

    可现实是,韩烟烟突然对他冷淡,那两个人便跟着冷淡了。

    唐恪低落的情绪持续了一天,直到晚上登上飞船。他看到韩烟烟已经坐在了第一排,他犹豫了一下,想着要不要去问问她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却又怕再次惹得她不高兴。

    韩烟烟却转过头来,脸上毫无阴霾,巧笑倩兮:“干嘛呢,别站在那儿,坐啊。”她拍拍身旁的椅子。

    仿佛早上的事从来没发生过,她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柔,如春风拂面。

    盘桓了一天的低落情绪便瞬间消散了,唐恪三并作两步,赶紧去了她身边。

    “喏,你的。”韩烟烟把果汁给他。

    望着她甜美的笑容,原本想追问早上是怎么回事的唐恪,把那些话都咽了下去,只乖巧的喝果汁。

    韩烟烟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像摸一只温顺的小白兔。

    韩静姗、韩钧姐弟俩对视了一眼,又一起望向坐在另一边的韩纬。正巧韩纬也向他们望过来,三人目光碰触,无声交流。

    韩钧年纪小点,率先忍不住,打开智脑发了文字讯息:调/教吗?

    他亲姐:闭嘴!

    他堂兄:管好你的嘴。

    他姐还拧了他大腿一下,韩钧无声的龇牙咧嘴。

    他堂兄幸灾乐祸:好好管他。

    他亲姐:不用你管!

    韩钧揉揉腿,又发了一条,感叹:本家的人真可怕。

    他堂兄:……好好管他!教会他闭嘴!

    他亲姐:知道了!

    韩钧又一次龇牙咧嘴,还不敢发出声,他姐下手狠,疼得他直抽气儿。

    第一排的韩烟烟忽然转头,从椅子的缝隙间淡淡的瞥过来一眼。

    韩钧三人都呼吸一滞。

    待韩钧规规矩矩做好,前面的大小姐又已经转回头去了,缝隙间只能看到她长长的卷发。明明只比他大一点,怎么……这么可怕?

    韩烟烟神神在在的想,这三个现在还这么跳脱呀。

    第一回合里,他们都成了她信任的人,堪称左膀右臂。她带着他们,家族长辈们都要赞一声“后生可畏”。那时候个个都能独当一面,连最年轻的韩钧都城府深沉。她都忘了他们少年时还有这样的一面了。

    她又看了眼身边乖乖喝果汁的小少年。没有父亲,渴求关爱和友谊的孩子,安静乖巧。她伸手抚摸他的头顶,心中想着:什么时候,真正……开始欺负你呢?

    她又转头看了眼斜后方的韩金,她最小的一个亲弟弟。大概是这个家伙的智商和情商令她那爸爸自尊有点受伤,从他之后,爸爸没再跟别人生过孩子。这样的蠢货生多了……的确有损颜面。不过现阶段,欺负唐恪的主力就靠他了。

    她拍拍唐恪的头,夸他:“真乖,真想要一个你这样的弟弟。”

    声音不大,但足够附近的几个人听到。韩静姗、韩纬面面相觑。韩金重重的“哼”了一声。

    只有还天真的唐恪被夸得羞涩脸红,还不知道韩烟烟又给他拉了一波仇恨。

    回到的自己的房间,唐恪已经完全把早上的事放下了。烟烟姐是女孩子,妈妈说女孩子都爱耍脾气,要让着她们一点。她也许就是心情不好,耍个脾气而已。

    他忽然停下。

    跟随单身母亲长大的男孩子大多细腻,唐恪就是感觉到屋里有点不对劲,像有人进入过。他扫视了一下,立刻就发现了书桌上可爱的手工布袋,印着卡通的机甲图案,却缝着白色的蕾丝花边。像是努力做出男孩子的模样,却丝丝的透着女孩的气息。

    袋子下面压着一张可爱的便签纸,上面的字体秀气娟丽:“自己烤的饼干,第一次,请不要嫌弃。”

    打开袋子一看,是星星形的饼干。拿起来咬一口……

    味道emmmmmmmmmmmm……

    果然是第一次啊!

    有种说不出来的可爱。

    这小布袋、印着可爱图案的便签纸和烤糊了的手工饼干,就勾勒出了一个可爱的小女生,小心翼翼的想和别人做朋友的模样。

    唐恪耳根都红了。

    第、第一次收到女孩子这样的礼物呢!她、她是想和她做朋友?

    可是没有留下名字,会是谁呢?庄园里住了二十多个孩子,不算韩烟烟,有八个女孩子,跟他年纪接近的有五个。会是谁呢?

    韩烟烟手写了一堆字体秀丽的便签。

    她会好几种字体,有她本尊的,有韩大小姐的,有女学生韩烟烟的,还有这个少女韩烟烟的。只有最后一个不能用,剩下的她选择了字体最秀气的女学生韩烟烟的字体。

    她把那些交给亲信:“每周一次。弄得逼真一点。”

    亲信之所以能成为亲信,便是因为只会忠实的执行命令,不管大小姐做的事情看起来多莫名其妙,从来不问为什么。

    唐恪为有了一个不知名的新朋友而睡得格外香甜。第二天一早上了船,他迫不及待的想跟烟烟姐分享这种喜悦。

    “烟烟姐,我昨天……”他的话音因为看到刚上船的两个女孩子戛然而止。

    因为性别的原因,他跟她们不熟。但她们两个,都是他猜测过的五个人中的。

    和男孩子们的叽叽喳喳比起来,能住进韩家庄园里的女孩子都很早熟,很沉静。经过的时候,两个女孩都向他们微微点头,轻声道早。

    唐恪就想起了那张没有留名字的便签,还有烤糊了的饼干。那个女生……应该很安静很内向,所以不敢把饼干当面交给他,而是悄悄的放到他的房间。

    她一定是不愿意别人知道这个事的。

    唐恪觉得特别理解。

    “昨天怎么了?”韩烟烟问。

    “嗯……昨天,抽测我考了全班第二。”唐恪临时改口。

    “昨天说过了,小笨蛋。”韩烟烟捏捏他的脸,“下次要考第一哟,姐姐只喜欢考第一的小笨蛋。”

    “我会加油的。”小男生赶紧抢回自己的脸蛋,耳根红红。

    希望烟烟姐不要总是把他当成小孩子对待啊,太不好意思了。

    小少年虽然喜欢天使一样的烟烟姐姐,但是也有了自己的小秘密。不知名的朋友的礼物总会在周一的晚上出现他的房间。他猜测,她一定是趁着早上他出门后登船前这段时间,悄悄进入他房间的。

    他故意在每周一都早走,给她留出足够的时间,傍晚时归来,总是充满期待。

    她一定是一个笨笨的小女生,他猜。她的饼干烤糊了三次,第四次才没有糊味。但他每次都吃掉了,吃得很开心。

    这一次吃了没有糊味的饼干,他忽然反应过来,她既然可以给他留礼物,他也可以给她留言啊。于是又一个周一早上,他留下了一张便签在书桌上,才离开房间。

    傍晚韩烟烟回来,便从亲信手里收到这张便签。

    “你是谁?告诉我好吗?”

    韩烟烟想到自己对这小孩好得让亲弟弟都羡慕嫉妒恨,他却对自己隐瞒这种小秘密。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从小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