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108
作者:袖侧的小说
    那个人是被丁尧发现的。

    那些非法的倾倒飞船, 飞到合适的地方,就开闸一样倾泻垃圾。垃圾山越堆越高, 新的垃圾从山顶往下滚落, 新垃圾混着旧垃圾。韩烟烟想不做任何额外举动, 在如山的垃圾中找到一个人,真的很困难。

    但丁尧的成像仪是带远红外扫描的,他扫描到了垃圾山某处有活体生命,看形状像个人。他呼叫了韩烟烟并带着她走过去。

    他还不知道, 这个世界迎来了由韩烟烟设定的第二个穿越者。

    一如韩烟烟设计的那样, 从垃圾山上面滑落下来的是一个休眠舱一样的东西, 韩烟烟等了许久的那个男人就躺着里面。穿透透明的舱盖,甚至能看到他还穿着他平时最常穿的白衬衫。

    韩烟烟打开了舱盖, 望着年轻男人沉睡的面孔, 有隔世之感。

    一别经年,好久不见, ……亲爱的。

    丁尧把小烟带到了那个疑似是人的生命体旁边,他的成像仪勾勒出线条, 基本能看清是有个人躺在一个舱体内。看体型,应该是个男人。

    但小烟蹲下去打开舱盖, 许久都没有发出声音。丁尧微微蹙眉:“妈妈?”又过了许久,他听到这被他认作妈妈的女人发出一声长长的喟叹。

    她说:“他……长得真好看。”

    丁尧, 忽然生出极大的危机感。

    丁尧没能阻止韩烟烟把那个人带回去。她说:“那怎么行, 他还活着, 放在这里不管, 会死掉。”

    但他们以前遇到这种情况从来不会插手去管。有些时候,觉得那个人注定是活不了了,他们还会上去补刀,给对方一个痛快。

    丁尧隐隐明白正在发生的是什么情况——小烟作为一个女人,终究是遇到了一个触发她荷尔蒙的男人。

    穿越者乔成宇被一种刺耳的声音吵醒。

    那是粗粝的坚硬岩石和金属摩擦发出的声音。丁尧坐在地板的垫子上,用一颗用惯了的圆石,正在打磨家里的刀具。他的成像仪就搁在腿边。成像仪分量不轻,平时他在家里并不用戴着。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固定了位置,他即便看不见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眼瞳灰白的小少年握着圆石的手忽然停住,对小烟说:“他醒了。”

    创世者夺去了他的眼睛,但按照人体的自偿定律,他的听力和嗅觉都变得比从前灵敏多了。

    小烟忙放下手里裁了一半的再生布,几步跑过去。

    “你还好吗?”她俯身问。

    乔成宇有点茫然的看着这个头发像鸡窝一样乱蓬蓬,脸蛋却非常漂亮的女人,不知身在何处。

    “你等下。”小烟转身跑开,倒了水,又跑回来,“喝点水。”

    乔成宇撑起身体,小烟扶着他坐起来,他就着她的手喝了几口水,想试着开口说话,小烟却又说:“把这个也喝了。”

    丁尧就听见了营养液袋子被撕开的声音,他手下力道一歪,圆石从匕首的刀刃上滑开了去。

    却听那个男人似乎喝了两口之后,终于开口,声音有些嘶哑的说:“谢、谢……谢。不……用了。”

    营养液大多味道糟糕,能加些劣质香精的算不错的了。丁尧微微冷笑。

    乔成宇说完这两句,喉咙才清通了,终于能顺畅的说话。

    “这是哪儿?我怎么这里?”他问。

    “这颗星球没有名字,编码是南-科-29484。以前是颗富矿星,现在荒废了,已经变成垃圾星了。”

    小烟说完,房间里就陷入一片寂静。

    过了一会儿,乔成宇有些虚弱的下了床:“谢谢你,我想我该离开了。”

    “可是……”小烟为难的说。

    “嗯……”乔成宇停下说,“我是乔氏集团的CEO乔成宇,你救了我,我很感谢你,请你以后联系我,我一定会致谢的。”

    小烟拦不住他,眼看着他踉跄两步,越走越快,她追了上去:“喂!”

    让他走,丁尧想。他套上了成像仪,跟了出来。

    乔成宇走出房间就愣了。

    房间里虽然家具乱七八糟的,但还有个卧室的样子,他以为他是在什么建筑里。可一走出房间,进入走廊,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我这是……在船上吗?”他茫然的问。这不是建筑物,这肯定不是。

    “是船。”小烟失落的说,“我们住在这里。你……你也留下。”

    果然是船啊。

    他的确是……他正在海岛上的古堡里举行婚礼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山摇地动,古堡坍塌。

    烟烟……烟烟站在那里,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只有她站在那里,一脸淡然。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对不起,我必须得走。我未婚妻……我太太……我、我得去找她……”乔成宇身体上的虚弱感还没有完全消失,他扶着走廊的墙壁走了几步,转头问,“麻烦你,请带我出去好吗?”

    有那么一瞬,“小烟”成了韩烟烟。那一瞬她怔在那里,忘记了表演。

    但一瞬之后,她又成了小烟。她有些闷闷的说:“你才来到这星球,没有地方可以去的。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颗星球来的,肯定没有这里危险。我们这里,天天都在死人的。”

    乔成宇面无表情的转回头去,扶着墙继续往前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怎么会在一条轮船上?这个奇怪的女人说着满口奇怪的话,简直匪夷所思。乔成宇觉得他遇到了疯子。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或者至少找到一两个正常人,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又该到哪里去找他的妻子。

    他不理会女疯子在身后追着他絮叨让他留下,外面危险,他没有地方去等等,他一直朝前走。没多久,他感受到了风。

    他的体力渐渐恢复了,脚步渐渐快了,朝着风来的方向走去。他以为他能看见海。

    乔成宇的身后跟着小烟,小烟的身后跟着丁尧。后两个人都停下脚步,望着乔成宇的背影。

    乔成宇站在船身破碎处的地板边缘,目光穿过面前的大洞,并没有看到海,只看到山。

    别的星球运来的垃圾堆成了山,连绵起伏。某个角度来说,其实也很像海。天空则是灰色的,数颗巨大的星球悬在天空中,远近错落。

    星球的环境一再恶化,不说夏天,现在连春、秋都没有了,气温一直像冬天。气流乱翻,带起破衣服、轻塑料、乱七八糟的纸张,在空中旋转移动。

    乔成宇穿着薄薄的衬衫站在那里,站了很久,足够寒风将他吹透。

    和这飞船,和成山成海的垃圾,和这颓败的天空比,他的背影孤单萧瑟,在寒气乱流中格外渺小。

    直到肩头一沉,那个疯女人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他披上,乔成宇才缓缓转过身来。

    刘海在风中翻飞,他脸色被冻得发青,注视着这个刚才被他当做“疯子”,满口“胡言乱语”的女人,目光晦涩难明。

    许久,终于开口。

    “对不起,刚才你说的……我没听清。”他涩然的说,“麻烦你,请再给我讲一遍……”

    “所以,这里等于是远离了人类文明社会?”乔成宇喃喃的说。他已经回到了卧室,坐在床上,身上披着毯子,正在恢复体温。

    “是啊,这里也有聚居地,但是……比较危险,所以我们一直都躲在垃圾场里生活。”小烟在桌边背对着他,加热了刚才没喝完的营养液,端了过来,“把这个喝了,虽然味道很差,但的确是营养液。我听说,你们那些文明星上的营养液都香香甜甜的?是真的吗?”

    “我不知道。”乔成宇苦笑,“我不是从那种地方来的。”

    他没法解释他是从哪里来的,现在他能想得到的,只有“穿越”两个字。他穿越了,从现代社会穿越到了星际时代了。船的确是船,却是宇宙飞船。

    好在眼前的女人并没有追问他从哪里来,她只是说:“不管你从哪里来,到了这里,都得想办法活下去才行。把这个先喝了,恢复一下/体力。”

    丁尧端起杯子送到唇边,忍着糟糕的味道,认真把营养液喝了下去。

    丁尧摘了成像仪站在床边,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他失明之后,经常失眠。有时候半夜会惊醒,分不清白天黑夜,惊惧难眠。小烟从阿伯克的培养室里找到了一种特殊的药用果实,具有助眠功效。好长一段时间,他都必须在睡前喝下一杯搀着这果实粉末的营养液,才能睡得安稳。

    小烟给这男人的营养液里搀了这粉末。

    “明白了,离开这里唯一的方法就是坐远程飞船。但是票价昂贵,你们负担不了。”乔成宇一边梳理着这漂亮姑娘给他的大量信息,一边觉得眼皮开始发沉。他甩甩头,想把困意甩出去。

    “那么,请帮我想想,我在这里,能以什么谋生呢?”他问。

    小烟为难的说:“我们以前在矿洞里采矿。但听说现在已经不太行了。地温变化太剧烈,热浪一管涌,人一下子就熟了。好多挖矿人都不敢采矿了,都跑去垃圾场谋生。至于聚居地那里……我不知道你擅长什么……”

    乔成宇的头已经开始发昏,他用力挤了挤眼睛,感觉眼前的姑娘都模糊了。强撑着问:“这里就你们两个人?”

    “是啊。”小烟试探着问,“你要不要留下来和我们一起?”

    乔成宇头昏,眼皮沉得快抬不起来。

    “我……我暂时,至少需要在你这里……叨扰一段时间。”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声音已经发飘,“还……还没……请教你……怎、怎么称呼?”

    和小遥两个人相依为命,不需要名字。小遥都是叫她“妈妈”。到聚居地跟人交易,用的都是假名。小烟已经好多年没有提起过自己的真名了。

    “烟烟。”她有点的开心的说,“我叫韩烟烟。”

    她叫韩烟烟?她怎么可能叫韩烟烟?

    乔成宇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已经闭上了眼睛,歪倒在床上,睡着了。

    他闭着眼睛的睡颜也是那么英俊,高挺的鼻梁和薄薄的唇让人有想亲的冲动。小烟轻轻的摸着他的脸,怜悯叹息。

    “你不知道,他看起来像个贵公子。我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的男人。”她说,“他可能是来自二级文明星呢,也可能是一级也说不定。突然到了我们这样的地方,真是可怜。”

    她转头,说:“让他先睡一会,恢复一下。小遥,你来帮我给他收拾出一间舱房来。”

    过了两年,丁尧已经长到了八岁。他的身体发育得飞快,个头虽然不及小烟,力气却并不比小烟弱了。他的身体素质,明显超越了普通的孩子。要不是眼睛失明,他大概已经可以完全独立生存了。

    此时,小烟转过头来看着他,语气平缓,表情温柔,就和平时一样。

    小遥却瞪着灰白色的眼瞳,死死的盯着她。

    目光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