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第 111 章
作者:袖侧的小说
    丁尧估算起来, 韩烟烟大约得有二十五六岁了。

    她虽然有过一次不堪的经历,但女性在那种情况下显然不可能品味得到欢爱的美妙之处。丁尧自己从来不会被某个特定的女人困住, 但他也得承认,那些快感让人沉浸上瘾, 难以自拔。特别是在生存条件恶劣的情况下,更是格外让人沉迷。

    譬如末世, 譬如一颗被人类社会抛弃了的废矿星。

    人类最基本的生理欲望若是积累得太久得不到纾解,真的容易变态。丁尧很明白。

    但丁尧没大方到给小烟性启蒙教育,指点她去找乔成宇纾解的地步。他顶多是说了一句:“知道了, 我先不杀他。”

    小烟大大松了一口气。她抱着他,还忍不住喃喃的说:“他真的很好看,一举一动, 说话,甚至抬抬眉毛都特别好看……”

    丁尧闭着眼睛,一点也不想听。奈何小烟这会儿又恢复了她的絮叨,被灌了一耳朵乔成宇怎么怎么好看。

    最后, 小烟长长的感叹:“世界上怎么能有他这样的人?”

    丁尧无语。

    第二天韩烟烟问乔成宇:“你会用枪吗?”

    “会。”乔成宇顿了顿说,“我太太很喜欢搏击和射击,这两项我都稍有涉猎。”

    韩烟烟当然知道,那时候他常硬挤出时间来,陪大小姐韩烟烟去靶场。她喜欢的,他即便不懂也会花时间去了解一下。他那时候太在乎了她了, 是真的把大小姐韩烟烟当成公主一样捧在手心里。

    那么现在呢, 现在她是头发像鸡窝一样但却美貌超群的小烟, 他还会爱她吗?

    韩烟烟收敛心神,明知故问:“你擅长什么枪?弹/药/枪?还是激光枪?”

    乔成宇说:“弹/药。”

    “弹药枪械在我出生前就已经没用了,这里没有生产弹药的原料。现在大家用的武器都是激光枪。你得适应一下。”

    韩烟烟和丁尧在飞船外面用大件垃圾围了个射击练习场用于平时的练习。这里稍微遮挡了一下,风没那么大。乔成宇身上用保暖布裹了好几层,韩烟烟还拎个能移动的取暖器给他。

    环境恶劣到这程度,劫杀的情况比以前多得多。出门之前,必须得确保乔成宇有自保能力,否则真不能放他出去。

    三个人里射击命中率最好的是韩烟烟。她几乎百发百中。丁尧戴上成像仪,十发八中,对一个孩子,特别是一个眼睛不方便的孩子来说,也令人相当吃惊了。

    乔成宇对激光枪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开始打空了几枪。两个小时后已经可以做到十枪中能击中三四枪。一般的普通人,也就这水平了。

    韩烟烟觉得可以,就带他出门了。

    在风沙乱卷中,来自于繁华世界的乔成宇直面了韩烟烟和丁尧的生活。

    垃圾如山,什么都有。小到废纸,大到飞船。老鼠成群结队的穿梭。一拐弯,不看脚下的话,就被死人的骸骨绊倒。

    这是个什么世界。

    “还好吗?”小烟走过来,关切的问,“你脸色不太好。”

    乔成宇“嗯”了一声,拉了拉保暖布,把口鼻遮住,垂下了眼眸。

    “别动,我比比。”韩烟烟推着乔成宇转过身去,拿起一件从垃圾堆里刨出来的外套在他身上比划。

    “大小差不离,应该能穿。”她高兴的说。

    那衣服不仅恶臭,有许多污渍,还有大块的像血迹的东西。这就是他以后要穿的东西。

    乔成宇移开目光,说:“谢谢。”

    身材高挑,天生的衣服架子,即便是裹着大块的保暖布取暖,他看起来也跟这里的本土人士是那么不一样,贵公子的气质怎么都改变不了。

    小烟就怔了怔,刚才找到合身衣服的喜悦似乎就消散了。

    “哦……我再去找找别的。”她没精打采的说。

    这个女孩虽然顶着一头鸡窝似的头发,脸蛋却漂亮得堪比明星。她这样的女孩要生活在他的世界里,随便有人捧捧,分分钟都要走红的节奏。在这里,她却过着在垃圾堆里讨生活的日子。

    乔成宇有些不忍,接过她手里那件脏兮兮的衣服,说:“越多越好,真的很冷。”

    小烟一怔,脸上就绽出了大大的艳丽的笑容。

    丁尧摸着腰间的枪柄,警戒着四周,心想,也是个懂人心的。

    这一天收获不少。等晚上小烟把一大堆干净的衣服抱给乔成宇的时候,乔成宇也很吃惊:“这么干净?”

    那些衣服上在乔成宇看来应该是洗都洗不掉的污渍全没了。衣服虽然旧些,褪了些色,但的确是干净得令人惊奇。

    小烟忙说:“我做的超声波清洁仪肯定没问题,不会留有污渍的。而且是紫外杀菌的,你放心的穿。”

    原来是这样,高科技的世界时这样运作的。乔成宇意识到自己应该改变思路来适应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

    乔成宇于是成了这个家里的第三个成员。从此出行是三人,餐具是三份,营养液的消耗量自然也要增加成三人的量。

    一开始乔成宇只能跟着帮着干点体力活。后来每次需要什么零件,小烟会用智脑调出图来告诉他那零件大概是什么样,大约会在哪些东西上可能会有。乔成宇渐渐可以帮更多的忙。

    小烟也总是故意叫他来帮忙,这样她就能有更多和他相处的时间。

    小烟很小就离群索居,内心里没有那么伛弯弯绕绕。她对乔成宇既不委婉也不曲折,她对他的喜欢表达得赤/裸直白。

    这一天他们在外面搜寻物资。丁尧的视力不方便在大堆的杂物里分辨精细的东西,在那两个人忙碌的时候,他去捕捉老鼠。

    这个星球上的老鼠大概是唯一不受气候变化影响的生物了,他们甚至比从前更加肥硕。小烟小时候曾经从父亲那里听说过,据说在人类降临到这星球上开采能量矿之前,这种生物直立起来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反而是人类的到来压缩了他们的生存空间,影响了他们的食谱,他们的体积才越来越小。

    那些老鼠很灵敏,但他们是活物,有热量。在丁尧的成像仪里就显示成一团一团的红色。

    丁尧身材矮小,却背着一个大包,包口敞开。每射死一只老鼠,就拎着尾巴甩进背包里。家里的肉食来源现在基本靠他,他则靠这个不断的提高自己的枪法。

    等到背包装得差不多了,他拉紧包口往回走。等到走到地方,他抬头四望寻找那两个人。成像仪在日常中不是很方便,用来寻人却非常好用。即便是有什么东西遮挡了视线,他依然可以轻易的找到两个泛着红色的人形。

    他紧了紧背包带,朝那两个人走去,突然停住了脚步。

    视界里某个高处,个子矮点的那个人形扑到了个子高的人形身上。两个人形贴在了一起。

    丁尧往旁边挪了几步,找个避风的地方,把背包扔在地上,背靠着什么坐了下来。这种时候,适合来根烟,可惜这里没有。

    再抬头,那两个人形已经分开了,像正在说话。

    “为什么?”小烟望着推开她的乔成宇。

    “对不起。”乔成宇抹着嘴唇说,“我不能……”

    小烟更加不解。

    “我很漂亮的,真的。”她说,“见到我的男人都想抓住我。他们有的想把我卖掉,有的想对我做那种事。你为什么不愿意?”

    小烟这直通通的情感表达方式让乔成宇有些无奈。人果然是不能太脱离社会的。

    “是,你很漂亮。”他说。“但我结婚了,我有妻子。”

    小烟不服:“但是你见不到她了啊。她在你们的星球上,你甚至都不能离开这里!你一辈子见不到她了你明白吗?”

    乔成宇怎么会不明白呢。从他第一次抬头看见灰色的天空中悬挂着的大大小小的星球那一刻起,他就知道此生……大约与爱人永不能相见了。

    别说离不开这颗星球,即便是离开这颗星球,宇宙辽阔,他……都不知道自己原来的星球在哪里。

    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乔成宇没有发怒。他只是嘴唇紧抿的看了这个漂亮姑娘一会儿。

    他知道,她并非恶意伤人心。她大约有二十多岁了,有极强的生存技能和战斗能力,但在感情这方面……完全是小学生水准。她漂亮的眼睛里跳动着蓬勃的欲望,简单的把这当成了喜欢。

    “天快黑了。”他轻声说,“我们早点回去。”

    他先跳了下去。小烟身手比他好得多,无需他帮助。但他往前走了几步,没听到她跟上来,便转回身去看。

    小烟还站在上面,鸡窝似的头发被风卷得狂乱。夕阳的光中,这姑娘的眼中有泪光闪动。

    乔成宇分明的看到了。但他依然转过身去,朝着飞车走去了。

    他没看到,夕阳中,那个姑娘流着泪,却笑了。

    眼睛不便利的丁尧比别人更敏感。一路上异常的沉默的气氛让他明白,他家的白菜去拱猪,没拱成。

    上辈子明明很会勾引,这辈子蠢到了连个男人都睡不到的地步。丁尧一路磨了几次牙。

    晚上他问小烟:“之前阿伯克那里的致幻果还有吗?”

    小烟立刻警惕的说:“没了,都做成致幻剂卖掉了。你想干嘛?”

    阿伯克的作物培养室被他们据为己有。只是其中一些需要精心养护的植物死掉了。其中有一种植物死了之后,果实却还挂在枝头。小烟找出了阿伯克的智脑查了查,发现那种果实具有致幻效力。她按照阿伯克的配方把他们都制作成了致幻剂。

    这种东西,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有市场。那些致幻剂果然卖了个好价钱。

    但小烟从一开始就严厉的警告丁尧,决不许碰那种东西。这种事丁尧比她还懂,当然不会作死去碰那种东西。但他想拿去给乔成宇用。

    那种东西,致幻、催情。

    没有了就算了。

    丁尧躺了一会儿,说:“你可以把他捆起来。”

    小烟莫名:“嗯?”

    “你不是想对他做那种事吗?”丁尧淡淡的说,“你可以把他捆起来。”

    男人对女人做的事,女人其实也可以对男人做。男人不管心理上怎么抗拒,身体最禁不起撩拨。小烟武力值远高于乔成宇,她要真想,就可以做到。

    小烟吃惊:“你从哪里学来的?以后去镇上,你不许和我分开了!”

    丁尧说:“我认真的。”

    小烟翻过身背对着他:“不行。”

    过了一会儿,她闷闷的说:“那样不开心。他不开心,我也不开心。我那时候……就很难过。”

    “那你就耐心等。”丁尧说,“他不会熬多久的。”

    没有什么抵得住时间和寂寞。

    他翻过身,抱住小烟,轻轻的拍她。就如他还是一个婴儿时,她对他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