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娇妻:陆少宠上瘾全部章节 217:求婚一波,甜蜜一波(福利活动)
作者:浮光锦的小说
    脊背抵在身后的铁栅栏墙上,陆渺低头瞧着脚尖。

    她刻意逃避徐梦辉,一月有余了。

    今天下午回家,两个人又在门口碰上,她连打招呼都不敢,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一溜烟地钻进了家门,再没出来。半小时前,徐梦辉发短信说:“门口来。”

    她其实没睡,谎称自己已经睡了。

    熟料这人更绝,说如果她不出来,那明天一早,他只好上门拜访了。

    两家比邻而居多年,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拜访

    拜访个鬼啊

    陆渺何尝不晓得他这个是威胁,却也没办法,就跟一只被命运扼住了脖颈的兔子似的,穿好衣服,偷偷摸摸地下了楼,就想看看这人到底要说什么,本来还挺有底气,结果,见到人又怂了。

    怪她,竟然酒后啃了窝边草。

    说起来都是因为萧仲和。

    自从他那个妹妹萧仲烟一出现,他们俩的情侣关系就岌岌可危,大吵了好几次之后,她实在忍无可忍,提出了分手。萧仲和试图挽留过,可她从小没在家里吃过苦,也没在外面吃过亏,面对萧仲和这男朋友,已经用光了所有的小女生柔情,压根没办法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一个对她明显有敌意的未来小姑子。

    长痛不如短痛,她是这么想的,所以提了分手就很决绝。

    萧仲和却难以接受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实习进了职场不顺心,暑假到了最后,竟然叫了他们都认识的好些朋友,主动地组了局,她被连蒙带骗地,领到了会所包厢。

    从来不知浪漫为何物的萧仲和准备了大束玫瑰,当着好些朋友的面道歉求和。那会儿,距离他们分手已经半年了,她基本从情伤里挣脱了出来,没怎么犹豫,就拒绝了。

    萧仲和苦闷至极,喝了不少酒,她也郁闷,喝了几杯。

    至今,她还不确定那些酒是不是有问题,总归在她喝了一会儿之后,整个人都有些兴奋了,萧仲和扶着她,去会所楼上的房间里休息,那个走廊上,他们碰见了徐梦辉。

    她也不晓得当时在想什么,挣开了萧仲和,要让徐梦辉带她走。

    徐梦辉当时并非一个人,似乎也刚应酬完,身上有酒气,扶住她之后,便让会所的经理将萧仲和送走了,而他,辞别了几个朋友,亲自将她送到了房间。

    接下来的一切,乱了套了。

    她只记得喝了酒的徐梦辉低头看她,眼眸深沉,喉结性感。她鬼使神差地拿手去摸,软乎乎地倒在他怀里,醉醺醺地喊了好几声“小财神。”

    徐梦辉睡了她。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人,就这一点自制力

    事后他拦住她解释过一次,说是那天喝了酒,一时冲动。

    冲动个鬼

    她撕了他的心都有了,却又因为自己主动撩拨,师出无名。气的牙痒痒,愣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所以这段时间,一直避他如洪水猛兽。

    “陆渺”

    男人出声唤她,嗓音低低的,磁性醇厚。

    “啊”

    陆渺只觉得脑阔疼,低垂着头,下巴快戳到颈窝里,“过去了就算了行不行啊你不说我不说,这世上也没有第三人知道。我这人很开放的,不会拿这个追着你求负责,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邻居。”

    “邻居”

    男人似乎是被她逗笑了,反问了一句。

    “对对对,邻居嘛。”

    猛地抬起头,陆渺一脸期许。

    徐梦辉就站在她身前,她这么一抬头,两张脸便凑的很近了。男人五官深刻,眸光深邃,黑色的衬衫更衬气质成熟,不言不语地望着人的时候,会让人油然而生一股子压力。

    苍天啊

    陆渺快被他逼疯了。

    明明该讨公道的那个人是她,为什么她要这么心虚。

    可能是这尊财神一贯太正经了。

    而立之年,连个绯闻女友都没有

    陆渺快哭了,又低下头,心绪烦乱地踢着脚尖:“那你想怎么样”

    “家里建议我相亲。”

    徐梦辉声音沉稳地说。

    陆渺:“”

    一瞬间,她不说话了。

    徐梦辉又道:“我比你大九岁,已然三十了。相亲的话,肯定是奔着结婚去的。如果结婚了,这件事大抵不了了之。我是想,如果你需要我负责的话,我可以娶你。”

    “娶我”

    陆渺差点咬掉了自己舌头,一手指着自己鼻子,给笑了,“你叫我小姨诶。”

    徐梦辉:“”

    两家是邻居,陆渺的大姐和他三叔从小一起长大,成年后组建了家庭。可说到底,他和陆渺,是压根没什么血缘关系的,平时称呼一声小姨,纯粹是出于礼貌。

    他大她九岁,相当于看着她长大的,至今还记着她两三岁那会儿正玩着觉得热,站在门外草坪上,一手将小裙子掀起来抱在怀里露出圆鼓鼓肚皮和光溜溜两条腿的样子,怎么可能将她当成长辈

    收敛思绪,他看着一脸笑意的陆渺,很郑重地再次开口:“你要愿意,其他事情我来处理。我承诺婚后珍重爱护你,尽量满足你一切需求”

    顿了一下,他补充:“感情的话,我们慢慢培养。”

    培养个毛线啊

    陆渺还是特别想笑。

    这种事,对女生来说好像是挺严重,可不知道是不是那晚她醉酒的关系,感觉并没有多大的痛楚屈辱,相反地,还特别飘,好像是两次,他循序渐进,牢牢地掌控着节奏

    冷不丁思绪飘飞,她脸颊给红了。

    徐梦辉一只手,突然摸了上去。

    一瞬间,陆渺傻了,就那么被他一手捧着脸,看了过去。

    他似乎有些无奈,再一次询问:“你意下如何”

    “我我我我想想。”

    脸颊落在他手心里,他手掌宽大温热,好像有细微电流传导,陆渺的脑子突然有点乱,忙不迭说了一句,一手推开他手腕,直接给跑了。

    站在原地,徐梦辉身子微侧,看着她跑进了家门。

    心里的情绪,也有些难以形容。

    就那么站了好一会儿,他转过身,预备回家,抬眼间,对上了树影下站着的陆川。

    四目相对,陆川的心情也十分微妙,看着人,他都不晓得,自己还能不能再叫一声“辉哥”了,按着刚才那样子,似乎称呼一声“小姑父”更合适

    犹豫起来,他就没能率先开口问候。

    徐梦辉怔了一下,脸上讶异的神色微微收敛,很寻常地开口问:“回来这么晚”

    “昂”

    “早点回吧。”

    “哦。”

    点点头,陆川迈步往家里走。

    陆渺正在客厅里喝水,被门口的动静吓了一跳。

    “谁呀”

    她端着玻璃杯,小心地看了过去。

    陆川有钥匙,自己开了门进来,站在玄关处换鞋,顺口回了一句:“我。”

    这人,老爷子跟老太太念叨了一下午,说是孙子大了,心里就剩女朋友了,回了安城第一时间不回家,只知道去找人家小姑娘,回来了肯定要好好说道说道结果咧,等到入睡,这少爷也没回来。

    喝口水压了压惊,陆渺放下水杯,问他:“怎么这么晚”

    陆川笑了一声,“你不也一样”

    陆渺:“”

    瞬间就知道,刚才这人指定看见什么了。

    她踩着拖鞋跑过去,仰头看陆川,一脸苦恼地问:“你觉得我这要怎么办啊”

    她是真的没什么主意了,和陆川也一贯有什么说什么,头大的不行,就想问问他的意见。陆川也勉强从那种震惊中回过神来,很中肯地说:“辉哥啊,肯定比你之前那个好了千百倍。”

    他是徐家这一辈的长孙,年轻有为,沉稳端正,从小各方面极为出挑,也无任何不良嗜好,很明显地,那就是徐家老爷子一手培养起来的一代掌权人

    冷不丁想到这,陆川上下打量了陆渺一眼,叹气说:“还是算了。”

    “什么”

    陆渺一脸懵逼。

    陆川一本正经地说:“仔细想想,你们不太配。”

    陆渺:“”

    她敏锐地感觉到,自己这侄儿,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不太中听。

    “徐家主母,你撑不起来。”

    陆渺:“”

    亲侄儿吗

    她直接踹了陆川一脚。

    陆川也不以为意,勾唇一笑,抬步上楼了。

    心情很好,还哼着小调

    他一个人住三楼,上去后,开了房间灯,便给江沅打电话。

    十二点多了,江沅刚睡下,宿舍里黑乎乎的,她仰躺着发呆,也没睡着,听到了枕头下的手机震动声。侧个身摸出手机,她很快接听了,压低声音问:“才到家呀”

    “睡了”

    拿开手机看了眼时间,陆川低声问。

    “嗯,明天还军训呢。”

    “那早点睡吧,我就给你说一声,到家了。”

    “那我睡了”

    “晚安”

    江沅轻轻地抿起唇角,小声回:“晚安。”

    其他三个人其实也还没睡熟,耳听着她挂了电话,徐一朵便小声发问:“诶,江沅,你和你男朋友怎么好上的呀,感觉还挺好奇的”

    怎么好上的

    江沅收了手机,沉吟了两秒,觉得一两句说不明白,笑了下,“很晚了,赶紧睡吧。”

    因为陆川这一天出现,她说话的语调,似乎都比以往温柔许多。

    潘悦静静地听着,晓得这是因为好的爱情的影响力。感情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很直观的,江沅因为那个人变得柔和,恰恰说明了他对她疼宠有加。

    只想着,她心里都充斥着难言的嫉妒。

    翌日,中午。

    江沅一众人军训完,陆川、褚向东和姜源,又来了。

    放假就两天时间,他们昨天回来,今天又得赶回学校。姜源早饭后就开车过去接了两人,想着兄弟三个再聚一下,吃罢午饭,他送陆川和褚向东去机场。

    这一顿饭,叫了江钟毓,五个人一起吃的。

    也没走太远,就在学校附近,一起吃了炒菜米饭。

    吃完饭,下午一点多了。

    两点半又要继续军训,出了饭馆,大家就一起往学校方向走。褚向东、姜源和江钟毓三个人在前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江沅和陆川落在了后面,小声地说着话。

    这次去一周,之后便是国庆长假,因而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没有低沉凝重,一路说着话,走到宿舍楼下的时候,陆川突然让江沅闭上眼睛。

    “干嘛呀”

    江沅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闭上。”

    陆川大手抚上,帮着她闭了眼,还笑道:“没让你睁,别睁开哈。”

    江沅只好点了点头。

    陆川一手伸进裤兜,掏出了早上在抽屉里看见的小方盒,轻轻打开,指尖将里面的铂金项链挑了出来,微微侧着身,低着头,动作轻轻地帮江沅戴在了脖子上。

    江沅能感觉到他俯身凑近,那温热的呼吸喷在她脸颊上,她还以为他要吻他,没忍住,蓦地睁开了眼睛。

    “你呀”

    陆川无语地说了句,随手挑起项链,“本来想在去年圣诞节送你的。”

    四叶草吊坠的铂金项链,是他早就准备好的圣诞礼物,却因为那一桩意外,没能送出去。老爷子过生日,他回家后换了衣服,项链取出来放进了抽屉里,不知不觉便是多半年。

    低头看了眼挂在颈间的项链,江沅抿唇笑了下,“谢谢。”

    “那都不奖励一个”

    他说着话,又主动将身子俯低,脸颊凑到她跟前。

    大庭广众地,江沅不太好意思,偏了一下头。

    “啵”

    陆川亲了她一下。

    那个吻落在她唇角,温热,蜻蜓点水一般。

    江沅缩了下脖子,还是脸红了。

    这一番情态,实在太乖,陆川看得出神,一时半会儿都忘了说话。

    边上的三个男生偏头看过来的时候,便对上这样一幅画面,江钟毓微微怔了一下,淡笑着朝褚向东和姜源道:“那我就先走了,回去冲个澡。”

    “行,下回再聚。”

    目送他走,剩下的两个,又只能仰头望天。

    等那两人缠绵够了,三个人便一起,把江沅送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那我进去了。”

    挥别后,江沅低头上楼。

    陆川一手插兜,站在原地,目送她进去。

    江沅起先没回头,因为有点舍不得,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一手扶住扶手,没忍住回头看了眼,却发现陆川还站在原地,唇角勾起,冲她笑,见她停步,还抬手示意,让她上去。

    江沅看了他几秒,突然又跑出来,扑到了他怀里,抱住了他的腰。

    “哈哈”

    陆川一下子笑了,一手搂住她后脑勺,揉乱她头发,柔声哄说:“五天就回来了。”

    “路上小心。”

    “知道。”

    低头舒口气,江沅松开了手。

    一路走回宿舍,心口汹涌着酸酸涨涨的情绪,只想着这才是异地的开始,心情便会越发沉重,特别后悔,自己填志愿的那一刻,没有这么爱他。

    下午军训完,她和阮湘君去吃饭,顺路交了文学社的报名表。

    审核新成员需要几天时间,28号下午,出了结果。

    这一天下了场中雨,雨大风急,早上起床后,一众人便接到通知,暂停军训,检查内务。可这内务检查也花不了多长时间,所以整个下午,大家都在宿舍里休息。

    军训到了尾声,辅导员眼见下雨,便通知了各班,占用一下午时间,给各班开班会,选班干部。

    六班定下的时间在晚上八点,八点之前,大家忙里得闲。

    236,徐一朵在床上睡觉,阮湘君在床上看电脑,潘悦在阳台上打电话,江沅则坐在床上写小说,开学以后,她每天都是见缝插针地写文,万幸没断更。

    “嗡嗡嗡”

    手机里突然来了个短信。

    她点开一看,发现是校文学社人事部一个学姐发的,录了她当文编,并且通知了明天下午参加第一次社团活动的事,询问能否准时参加。

    “知道了,按时到。”

    江沅回了短信,阳台门突然砰一声,潘悦从外面进来了。

    她脸色很差,重重地坐到了椅子上。

    江沅垂眸看着她的背影,略沉吟了几秒,心里有些许猜测,却也不晓得能在这当口说些什么,便收了目光,只当不晓得她为什么生气。

    “怎么了,悦悦”

    白天里睡觉,自然不会特别踏实,徐一朵被她给吵醒了。

    潘悦仰头看了她一眼,没好气道:“我没选上。”

    “什么”

    “文学社啊,我没选上”

    她的怒气说来就来,声音很大,戴着耳机看电影,阮湘君都被惊动了,侧头瞥了江沅一眼。想了想,还发了个短信问:“你选上了吗”

    “嗯,刚知道的。”

    江沅给她回了一条。

    因为开学前就见过几面,她和阮湘君,关系一直很好。可阮湘君和她不一样,她没有报任何社团,也不喜欢在任何时刻冒头,明明生的模样秀丽,一天到晚却连话也说不了几句,就跟个影子似的,和她同出同进,努力地将自己的存在感缩到最低,生怕被任何人注意到似的。

    江沅觉得她好像个瓷娃娃,胆子小,一碰就会碎,平时和她相处,说话都不会大声,回了一句之后,还补充安慰:“没事儿,你别担心。”

    潘悦争强好胜,她能感觉到,可名额就那么几个,哪怕她不报名,她也不一定选上。

    论起来,事情和她无关。

    给阮湘君说了之后,江沅便继续写小说了。

    潘悦则在下面说:“真是服了,这是学校啊,都当这是什么地方,才大一好不好,就搞以权谋私裙带关系这种,为了一个社团职位,也至于”

    蛮横的语气,就剩指名道姓了。

    江沅还是没搭理

    潘悦明显话中有话,可她要搭理了,就等于对号入座了。

    没必要。

    从一开始,她也没准备和潘悦当什么推心置腹的朋友,舍友这种关系,处得来好好处,处不来远着点,井水不犯河水,就行了,她底线很低。

    自己在下面发火,宿舍里还有三个人,除了一开始徐一朵问了一句,竟是完全没人再搭理她了。潘悦简直能气死,也没有那个勇气和江沅挑明了杠,过了好几分钟,突然起身,开门出去了。

    “天呐”

    耳听宿舍门砰一声响,徐一朵觉得头大,嘀咕了一句,问江沅,“你是不是选上了呀”

    江沅“嗯”了一声,“也是刚才接到了通知。”

    徐一朵叹息,“潘悦她就是这样的,性子比较直,也比较好强。刚才那么说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可能就心里不舒服吧,你别太在意。”

    “嗯,没事儿。”

    随口回了一句,江沅继续写文了。

    她在忙,徐一朵也就不好说什么了,想到潘悦,心里有点发愁。

    她在高中当惯了风云人物,是众人口中才貌双全的代表,被捧得时间长了,难免心高气傲。可有句话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要不肯接受这现实,后面可怎么办才好

    忧心了一会儿,她还担心潘悦跑出去哭,从床上下了,追了出去。

    没追上人,只得作罢了。

    只让她意外的是:因为她在宿舍里没有帮潘悦说话,到了下午开班会,潘悦一直都没有回来,只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她,自己直接去开班会的教室,不和她一起了。

    无可奈何,徐一朵只能和江沅、阮湘君一起去教室。

    三个人到指定教室的时候,六班大部分学生已经到了,潘悦和其他宿舍几个女生坐在一起,低声说话,看见徐一朵,也装作没看见,后者错愕后委屈起来,坐到了阮湘君边上。

    后排,有女生抬眸看了眼三个人的背影,小声安慰潘悦:“哎,你也别难过了。”

    “我不是稀罕那位置,我是觉得她真的太过分了。”

    盯了江沅一眼,潘悦抿唇道。

    “就是呀,全校才招三个文编,她就因为认识学姐,随随便便就占了一个职位,太不公平了。你说这辅导员也真是的,选个班长还看脸,我觉得她长得也就那样吧。”

    “辅导员按成绩选的吧”

    有个女生听到这儿,小声嘀咕,“江沅是我们班第一名。”

    军训一个多月,江沅当了班长后,一直挺负责,无论辅导员让通知什么,都特别及时,也从来没耽误过任何人任何事,对一般学生来讲,还是挺服气她的。

    “没说她成绩不好,我是就事论事。”

    潘悦又将话题拉回来,忧心忡忡的语气,“你说她为了一个社团职位都这么不择手段,大学四年呢,班上评优都有好多次,她能给大家公平吗”

    此言一出,周围几个女生都安静了。

    “一会是无记名投票吗”

    有人开口问。

    潘悦这才松了一口气,点头道:“应该是的,不记名投票。”

    不记名的话,大家随便填写,不会得罪人。

    顿时,几个女生心中都有主意了,担心自己力量不够,甚至还有两个女生从位子上起身,悄无声息地坐到了其他地方去,和旁人闲聊。

    八点刚过,辅导员韩涛拿着个文件夹进了教室。

    站在讲台上,他抬眸扫视了一圈,开口道:“江沅,点一下人。”

    闻言,江沅站起身,对照花名册,点了一下人数,很快,朝辅导员说:“都到齐了。”

    “坐下吧。”

    辅导员清清嗓子,看向一众人,“那就直入主题吧。我们这第一个班会主要是为了选一下班团干部,先说班长,大家对两位班长有什么意见没没意见的话我们就不做变动了。”

    一开始每个班选班长,他都是选了全班第一,尔后再给搭配一个异性。观察下来,六班这两个班长极为合适,本身关系处的好,平时上传下达很及时,他随叫随到,用起来很顺手。

    教室里静了一瞬,有人迟疑着问:“不是不记名投票吗”

    辅导员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对啊,不记名投票,可这班长就不用了吧难不成大家对我们班这两位班长有什么意见有的话说来听听”

    “”

    全班鸦雀无声。

    辅导员目光巡视一周,看见没人说话,正预备揭过这个话题,潘悦突然站了起来。

    “老师,我觉得江沅是没资格当班长的。”

    她一手按着桌面,郑重其事地说。

    ------题外话------

    19年7月16,浮光锦五岁啦。

    深夜写完这一章,窗外几乎漆黑,家里也一片静悄悄。好像从这个文开始,这种节奏成了我的常态,好多次想放弃,真的,突然看到一个心塞评论,卡文不想写,订阅突然掉,留言变少,很多时候,都在想,要不就这样算了吧。

    其实这五年,这个念头无数次出现过,一直陪着我的亲都知道,我是一个特别纠结不自信的人。

    可是我还在,撑过了第五个年头,将近两千个日夜,你们陪着我,订婚了结婚了怀孕了生宝宝了,现在,阿锦家小猫都马上要上幼儿园啦。

    这个从小的梦想,恒久的爱好,让我走到了今天,浮光锦存活的每一天,都有你们每个人的支撑在里面,我期望这份支撑久一点,时间它慢一点,期望我还在写文的每一天,都能带给你们被陪伴的踏实感,也期望,无论世事怎么变,我们都能一样,进步、充实、平安、快乐、健康。

    特别爱你们

    今天,xx留言的每个正版亲,送上100币,这是个很圆满的数字,然后,轮空道具楼层之后,踩中52、66、88、99、100、166、188、199、266、299这十个楼层的正版亲,赠送带有阿锦q版头像的定制手机壳,么么哒。祝大家好运。

    一更字数近七千,今天没二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