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高手》正文 第1024章 小爆炸
作者:皇小祥的小说
    “在这里!”

    黑袍神使的身形骤然消失。

    再次出现,他捏住了辛凌夏的脖子。

    “你不能杀我!”

    辛凌夏感受到那只手仿佛在抽走自己的生命力,随着手的用力,她越发的使不上劲儿来。

    别说操控天雷进行反击。

    就是调动身体里的雷元力对他进行攻击,给自己护身,都无法做到。

    “我为什么不能杀你?”

    黑袍神使将头上的黑袍一取,露出一个玩味儿的微笑。

    “因为……”

    辛凌夏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

    她,说不出来。

    如果这个人,不是冷飞厌的话。

    她,宁可去死。

    仙魂又如何?

    成仙又如何?

    长生不老,永远不死,又如何?

    如果不能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如果活的并不快乐。

    那么活着。

    又有什么意义。

    没有意义的活着,痛苦的活着。

    每一天,都是折磨。

    后面的话,为什么不能说出来。

    是因为,一旦说出来,便会彻底的刺激到黑袍神使。

    而她,并不想刺激黑袍神使。

    她还不想死。

    她还有生的希望。

    她还想活下去。

    与她的朋友,她的家人,她的那个麻烦制造者,让她曾经很是讨厌,现在却成了自己另外一半的人,一起活下去。

    既然选择站在他的那一边。

    为了他,踏上战斗的旅程。

    她,不是一个会轻易便服输的人。

    不想服输,不想认输。

    在她的人生字典里。

    也从来没有:“认输”

    这两个字。

    “滋滋”

    天雷滚动。

    她的身体全身,渐渐变得晶莹透亮,宛若一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着光的水晶一般,夺目,惹人心旷。

    “你竟为了她,甘愿自爆!”

    黑袍神使对辛凌夏并没有真正的杀意。

    他只是想吓一吓她。

    只是想让她恐惧。

    让她在恐惧中,重新作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显然。

    她并不能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人在恐惧的时候。

    更加不能理智。

    只会更加跟着心里的那个感觉走。

    而心里的那个感觉。

    便就是让她这样做。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她是仙子。

    是广寒宫里,唯一的仙子。

    她,不会为任何人的威胁,所屈服。

    以仙魂为引。

    引动自身以及外界的天雷元子。

    即使在她全身都受到束缚,无法自主的情况下,她也依旧可以做到如此。

    这就好比修仙者,引爆内丹,一个原理。

    那晶莹透亮的皮肤表面,可能是因为皮肤太薄的关系,黑袍神使竟觉着手麻。

    吓得他赶紧把手一甩,退了出去。

    “嫂子!”

    这个时候,浅野茜蹿了出来,将倒飞出去的辛凌夏给抱在了怀中,没让她再继续向外面砸去。

    在倒飞的过程中,辛凌夏身上的皮肤,再次恢复了普通的姿色。

    天上躁动的雷,也恢复了平静。

    乌云,很快散去。

    好似没有来过一样。

    “嫂子,你怎么那么傻?”

    浅野茜的眼泪都被急了出来,看着一脸憔悴的辛凌夏,无比心疼的说道,“你要是选择了那条路,我哥怎么办?你们的孩子,怎么办?”

    “傻丫头。”

    辛凌夏笑了,她依靠着浅野茜的身体,努力让自己不依靠别人,站起来,她道:“我哪里会选择绝路,你哥,根本就没有教过我走绝路的招数方法啊。我,又不是修炼天才,哪里还会自创啊?”

    这话,清楚的让黑袍神使给听见了。

    还在心里有所戒备,时刻准备往后撤退的他,顿时恼羞成怒,“竟敢耍我?”

    “耍你,又怎么样!”

    辛凌夏面朝黑袍神使。

    即使他与冷飞厌的脸,身形,一模一样。

    但她,却还是能够一眼便看出来,不远处的这个男人,绝对不是自己的男人。

    因为冷飞厌,是绝对不会敢拿这种表情,来对着自己的。

    他压根儿就不敢用这种表情,来看自己。

    轻蔑,傲慢,不重视。

    从来只会是从自己的身上发出去,由他来全盘接收。

    而他,向来对自己,凡事必应。

    她说东,他不敢说西。

    这,就是爱。

    他在看她的眼神中,是有爱的。

    而这一位,看她的眼神里,只有胜负欲,只有占有欲,只有想要超过冷飞厌,将冷飞厌从她的心里抹去,然后由他,来彻底取代冷飞厌的那种变态欲望。

    这种欲望,是不会被她喜欢,不会被她承认,更加不会被她给认可的。

    “找死!”

    黑袍神使脚在地上一蹬,欲发力向前,再度对辛凌夏发起一抹阴冷的攻击。

    在他心里。

    已经对辛凌夏动了杀意。

    既然他要不到活的。

    那就来死的也罢。

    身为阴罗殿的殿主,他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辛凌夏在死后,再复活,从此老老实实的跟在自己的身边。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乔星驰手里举着一把特质的麻醉枪,对着黑袍神使,不犹豫的打了出来。

    “就凭这,也能打中我?”

    黑袍神使本不打算管,想继续前进。

    动起来才发现。

    在他的双腿上,不知何时,爬满了藤蔓一样的植物。

    在这些植物上,还有着锋利的尖刺。

    尖刺,已经划破他的长袍,裤腿,划伤了他的脚。

    “嗖”

    子弹打在他的身上。

    “什么?”

    黑袍神使本来有所应对。

    即使是子弹打在自己身上,他也能够用自己身体周边的护体元力保护自己不受到这颗子弹所带来的伤害。

    可惜。

    子弹在触碰到他皮肉的时候。

    碰到他的护体元气。

    就好像是一块熔点极低的冰,进入到了火炉里。

    霎时间。

    化作一团气。

    黑袍神使揉了揉自己的被打处,认为自己高看乔星驰等人,就是一个笑话:“什么玩意儿?”讥讽了一句,觉着被打处除了痒痒外,没有别的不良反应。

    “砰”

    乔星驰又开了一枪。

    “哼,少看不起人了!”

    黑袍神使手掌一抖,一团金黄色的火焰球出现在手中,火球就像是一个固体。

    他抓着火球,向着那颗子弹,就欲扔过去。

    “轰!”

    金黄色的火焰的某点儿尾焰渣掉在了刚被打过的那处。

    就好像是一颗被点燃的炸弹。

    产生出一小团的爆炸。